首页 >> 社会学
王平:婴幼儿抚育精细化推高父职参与门槛
2018年05月30日 10: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十余年来,中国家庭尤其是城市家庭对于0—3岁婴幼儿抚育的精细化程度日趋提高。不仅婴幼儿相关产品与服务支出不断增加,而且日常照料与发展训练等科学育儿知识也广为传播,社会大众的育儿观念正逐渐从粗放式养育向精细化培育转变。深究其原因,固然受生活水平提升和育儿数量减少的影响,但婴幼儿产品与服务广告宣传深入人心,以及20世纪80年代后小托班等集体化托管服务式微同样造成当前家庭承担着较以往更为专业、亦更为沉重的婴幼儿抚育压力。通过对正在抚育婴幼儿城市家庭的民族志研究发现,家庭在实施精细化抚育的同时,家庭中父母双方的性别角色分工也更加明显,父亲参与婴幼儿抚育活动的“门槛”正在被推高。

  精细化育儿中的父职角色:照料、陪伴、辅助

  在以往研究中,父职参与通常被概念化为包括认知、情感、行为、能力等多维度因素的集合。如果仅以可被观察的行为划分,婴幼儿抚育中的父职参与既包括喂奶、喂饭、洗澡、哄睡觉、穿衣服、换尿布等照料行为,也包括游戏、说话、读书、外出等陪伴行为,还包括打扫清理、购买物品、协商决策、提供收入等辅助行为。除了母乳喂养之外,几乎所有抚育行为均不存在因生理造成的性别差异,但通过家庭访谈与观察发现,大多数父亲认为照料行为需要更多的知识与技能,而且女性由于“细心和专业”,因而更适合从事此类照料活动。换言之,即便父亲能够在婴幼儿抚育上投入时间,也会倾向于从事陪伴与辅助活动,而将照料任务交给家庭中的女性成员。

  婴幼儿抚育精细化从两方面强化原已存在的性别分工。一方面,科学育儿知识通常是以母亲为传播对象,而育儿嫂等准专业人士的介入进一步巩固了家庭分工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婴幼儿照料行为的性别属性和专业化门槛得到加强。另一方面,婴幼儿抚育产品不断推陈出新,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辅助行为的劳动强度,进一步凸显抚育行为中的性别不平等。正如张亮和徐安琪的研究发现,在婴幼儿抚育传统性别分工中,作为父亲在照料行为中不及母亲的补偿或家务劳动交换,洗尿布等辅助活动通常是父亲的职责。但当一次性尿不湿等更为便利的产品普及后,辅助活动更容易被技术和外包服务所替代,进而减少父亲承担抚育活动的总量。在家庭访谈中,许多女性家庭成员认为自己承担了最为辛苦的照料工作,而男性通常只是“陪孩子玩”或“跑腿儿”。这说明仅以投入育儿相关活动的时间来衡量父职参与的程度存在较大缺陷,必须同时考量育儿活动的内容与效果,才能真实反映出家庭婴幼儿抚育中的性别分工与性别差异。

  婴幼儿抚育压力下家庭系统中的父职位置

  为了应对精细化抚育带来的家务劳动压力,家庭系统能够通过自我组织和调整,形成一套具有自我维持功能的结构化内部关系,进而明确每一位成员承担哪些育儿活动。因此,父亲与婴幼儿的次级系统需要被放置在更宏观的家庭动力系统中加以研究。其中,资源、认同与经历共同影响着家庭中父职参与的内容与效果。

  以资源而论,精细化抚育模式固然普遍提高了对家庭各种类型资源的需求,但不同家庭拥有的人力资源、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本均有较大差异,家庭的承受能力和应对方式也各有不同。在城市中等收入个案家庭中,有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参与婴幼儿照料的家庭比例相对更高。即便夫妻双方家长无法提供隔代抚育,这些家庭也有较为雄厚的经济资本延聘育儿保姆。这对父职参与形成显著替代效应,降低了父亲参与育儿的动机与意愿。而城市中低收入家庭或家庭结构存在缺陷的家庭受制于有限的家庭资源,难以游刃有余地应对精细化抚育带来的压力,家庭中的父亲有更大可能被充分动员参与各种抚育活动。

  以认同而论,精细化抚育所推崇的科学育儿观念中,父亲的陪伴活动被认为对婴幼儿的早期智力发育有比较重要的作用,因此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父亲会更有意识地实施玩耍、情感交流、教育规训等陪伴行为。但在父亲实施照料行为中,母亲以及家庭中承担婴幼儿抚育主要责任的家庭成员或保姆扮演的“守门人”角色有更重要影响。许多情况下,即便父亲有意愿参与照料行为,女性照料者们的性别刻板印象也会打消父职参与的热情。此外,社会对于男性更多地将精力投入工作事业的角色期待,容易导致父亲产生更明显的工作—家庭平衡压力。父职角色认同、事业发展规划,以及与家庭其他成员关系等多重条件的组合,最终影响男性做出工作—家庭平衡的策略选择。

  以经历而论,父亲要跨越精细化照料的“门槛”往往需要一些特殊契机。对于初为人父的男性,婴幼儿抚育中存在许多未曾接触的“神秘”领域。只有充分鼓励父亲迈出婴幼儿照料的第一步,才能完成对这些神秘领域的祛魅过程。在家庭访谈中,有些父亲即便已有二孩,对某些婴幼儿照料活动仍缺乏参与经验。而另一些父亲则因妻子外出、保姆离职、孩子生病等特殊契机逐渐尝试并学会婴幼儿照料技能,并将技能更多运用在与婴幼儿的亲密关系之中,从而彻底迈过门槛。在婴幼儿的成长历程中,父亲越早完成这种跨越就越容易促成父母共同参与婴幼儿照料的家庭内部格局。

  提升科学育儿与社会化抚育中的父职参与

  在许多情况下,家庭系统应对育儿压力的抗逆力可能是以牺牲部分家庭成员权益、积累家庭内部矛盾为代价而形成的脆弱平衡。在多种力量共同塑造的精细化育儿“社会脚本”中,父职的形象时常是缺位的。无论是科学育儿的书籍知识,还是婴幼儿产品广告,乃至相关社会政策,很大程度上都在复制和维系着由女性作为主要照料者的性别分工模式。在众多女性将自己修炼为精细化育儿“虎妈”的时候,“爸爸去哪儿”的问题不仅考验着家庭育儿的质量,更追问着社会贯彻性别平等理念的真实效果。

  面对这一问题,首先应当将父职参与作为科学育儿的重要内容,改变婴幼儿抚育中的传统性别分工,强调父亲和母亲的平等责任,鼓励父亲更多实施直接照料行为。对母亲、奶奶、外婆等充当“守门人”角色的家庭成员实施教育,充分鼓励父亲增强参与婴幼儿抚育的意识,提升父亲照料婴幼儿的技能与经验,避免家庭女性成员单方面承担育儿压力。其次,在大力发展面向0—3岁婴幼儿社会化照料的同时,有意识地引入父职参与的培训课程,增加男性育儿师在工作人员中的比例,扭转单方面由女性承担婴幼儿照料责任的性别刻板印象,避免社会化照料对家庭中必要的父职参与形成挤出效应,从而帮助女性获得更为公平的工作—家庭平衡。

  (作者单位: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王平 工作单位: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