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王树生 李松花:梭罗的美好生活探索及其当代价值 缓解自然、个体与社会张力的生活实践
2018年02月28日 16:26 来源:《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树生 李松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美国超验主义思想家梭罗对美好生活的思考及实践在当代语境下具有启发意义。必须突破以无止境物质消费为核心的加法式生活方式对个体的奴役,推行简约化生活,走出人与自然的对立。美好生活需要反思人的自然存在进而完成精神重塑,更离不开以生活技能为依托的人与自然的实践关系。此外,使美好生活得以可能的社会安排必须以自然秩序为参照。梭罗对美好生活的思考与实践也存在不足。他的思想带有美化自然的价值判断色彩,其自然中心主义意涵未能充分重视人类发展的可完善性及欲求合理性,他对美好生活的思考与实践具有个人精英主义色彩,他倡导的消极抵抗策略在推动政治与社会变革方面效力有限。

  关键词: 梭罗;美好生活;自然;个体;社会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构型社会学的理论研究及启示”(12BSH002)

  作者简介:王树生(1973—),男,吉林磐石人,副教授,博士,从事社会理论、文化社会学研究;李松花(1971—),女,黑龙江哈尔滨人,讲师,博士,从事社会理论、社会保障研究。

  不同的社会形态预设着人类与自然相处的特定方式。工业革命以来,将征服、驯化自然视为实现美好生活的前提在人类的思想及实践中越来越占据优势地位。美国超验主义思想家梭罗质疑这种预设的非反思性。对主要生活在19世纪上半叶的梭罗而言,湖畔索居、践行简约化生活、倡导非暴力抗争等精神历练与生活实践,都围绕“自然”这一“美好生活”的旨归展开。梭罗强化了西方个人主义文化及社会思想的自然维度,为纾解现代性进程中不断加剧的自然、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张力,提供了一种生活方式选择的可能性,其思想遗产及人生实践在当代社会语境下仍具有启发意义。

  一、梭罗的时代议题:自然与追寻美好生活

  梭罗1817年7月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康科德镇,1862年5月去世。梭罗生活在独立战争结束至南北战争爆发的间隙期,那是美国社会急剧变迁的时代:西进运动将人们由文明世界引向荒野,现代工厂建立,铁路修筑打破乡村生活的封闭性,大城市成为新生活方式的温床。摆脱英国统治获得独立使美国社会弥散着自信、自立的氛围,而在加速推进的现代化及工业革命进程中,征服与利用自然、拓展人类生存空间成为迫切的现实问题。美国正处在生活方式变革的十字路口。因追求宗教信仰自由来到新大陆的那批移民的后裔面临着如何追寻美好生活的新抉择。

  梭罗比爱默生年轻14岁,同为哈佛大学毕业,二人都长期住在康科德,1841年、1847年梭罗曾两次为爱默生担任管家,在思想上也深受爱默生启发。作为美国超验主义运动的旗手,爱默生相信宇宙规律隐含在一切事物中,坚信个体能超越感官与理性、凭借直觉与意志领悟自然及社会的真谛。爱默生认为,大自然在不停暗示神的绝对旨意,人类的道德法则存在于大自然的核心中[1]32;人类本性的特权和尊严是把自己同永恒事物——自然联结在一起的坚忍不拔精神,超验主义者代表人类文明发展到较高阶段时应该采取的与自然相处的生活方式[1]226。

  除展示出赞美自然、探索自然真谛的超验主义主题外,作为个人主义的倡导者,爱默生的思想还体现出社会进取精神与精英意识。在1837年8月发表的《美国学者》演讲中,爱默生呼吁青年人接受自然的启示做精神上的贵族,他宣称,真正的学者和正人君子追求的是成为所有新思想、所有未加证实的观点、所有未经实验的设想的收容所和监护人[1]186。在爱默生看来,追求美好生活除遵循自然教诲外,还必须怀有严肃的社会责任感,创立事业、做自由有用并造福大家的人[1]149。尽管爱默生批判人性堕落、欲望肆虐、金钱崇拜等社会现象,但他仍然是现代文明的乐观前瞻者,他着力塑造崇尚独立与社会进取的个体形象,坚信利用自然创造美好生活的正当性。

  1834年,当梭罗还在哈佛大学读二年级时,爱默生在日记中写道:“如果我的生命能够维持长久,我必将完成一本有关自然的书。我将每隔一个月更换营地,并将接触过的所有树木的自然史均记载下来。书中更涵盖了星象学、植物学、生理学、天文学、绘画及诗歌”[2]19。1838年,当爱默生放弃这个念头时,已经大学毕业的梭罗开始在日记中记录康科德乡野的各种动植物。爱默生很高兴看到自己的思想在梭罗身上得到延续与呈现,他将乐游山川湖林、在自然中探索真理的梭罗视为从事伟大事业的自然史学者。然而,梭罗具备成为铅笔制造商、土地测量员、农场主的才智,但放弃了在事业上谋取成功。梭罗与自然相契但背离积极进取的时代精神,爱默生为梭罗没有壮志而感到惋惜:梭罗精力旺盛,又有实际的能力,天生应当创造大事业;但他不为整个的美国设计一切,而是甘心做采浆果远足队的首领[3]。

  梭罗与爱默生的著作及讲演都充满对自然的思考,但与爱默生积极进取的思想基调形成对照的是,梭罗更是现代文明批判的早慧者,表现出对现代性进程中趋于加剧的人类与自然的矛盾的警醒。爱默生着力塑造的是充满个人主义奋斗精神的群体,而梭罗代表的是矗立在时代变迁洪流中进行社会批判的英雄主义的个人。通过最单纯地回归自然,梭罗开启了美好生活的另类可能:重思生活的意义,摆脱世俗事务奴役,做简约的物质主义者及富足的哲人,不做孱弱的自然崇拜者,而是成为拥有精熟生活技能的自然朋友。梭罗游走在自然与社会之间,批判美国社会中的不公、不义,他知道,保障美好生活的社会安排必须遵循自然秩序。

作者简介

姓名:王树生 李松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