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涂尔干的道德统计学:源流、发展及困境
2017年10月13日 08:37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陈涛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早期涂尔干不仅借助道德统计学来分析社会潮流,而且借此来定义社会的正常类型。《自杀论》之后,涂尔干从风俗和社会潮流转向对道德理想的研究。为什么是道德统计学在实证主义传统对道德统计学持有尖锐批评的情况下,为什么涂尔干还要选择使用道德统计学来分析社会现象?道德科学的研究对象:从风俗到道德理想《自杀论》中暴露出来的道德统计学,乃至道德病理学的困难,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入把握涂尔干前后期思想转变的契机。有关道德科学研究思路上的这种调整,在涂尔干为他最后一部著作《论道德》所作的导言中有非常清楚的表述:我们目前赋予这门科学的名字是风俗科学或风俗物理学(de science ou physique des moeurs)。

关键词:涂尔干;研究;分析;道德统计学;风俗;集体;表象;社会事实;借助;道德理想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涂尔干不仅借助道德统计学来分析社会潮流,而且借此来定义社会的正常类型。不过,在将统计分析应用到对自杀问题的研究过程中,他逐渐意识到统计学所得到的只是个人事实,而非社会事实。因此,它也无法解释社会事实。道德统计学与他从孔德那里继承而来的社会实在论,特别是他本人的集体表象理论之间存在着尖锐的冲突。《自杀论》之后,涂尔干从风俗和社会潮流转向对道德理想的研究。

  关键词:道德统计学 实证主义 风俗 社会潮流 道德

   作者简介:陈涛(1986- ),社会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社会理论传统的重构及其对当代中国的现实意义研究”(项目号:15CSH004)的阶段性成果。

  引言:涂尔干社会学中不同研究传统的并存

  今天,对涂尔干的社会学进行重新理解的要求,发生在晚近社会学乃至社会科学反思和校调自身这一语境之下。如果将视野进一步放宽,就会注意到社会科学的这种自我认识,不过是20世纪下半叶以来现代思想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这一思潮的一个缩影。

  就社会学的自我认识而言,对我们这些借用西方学科体系,引介西方思想和方法,构建现代大学中的知识门类的后继者来说,它还具有额外的、更为重要的意义。倘若我们不想只是作为一个“常规科学”阶段上亦步亦趋的尾随者,不想只是通过引介各种理论、概念、方法和命题,依据本土经验对它们加以检验、修正和拓展来实现知识积累,那么就必须深入到社会学这门学科的基本预设、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的层面,通过反思、继承和批判它,更自觉地对其加以革新和规定。

  站在当下社会学学科的现状回头看涂尔干的社会学时,会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今天彼此有别甚至相互对立的各种研究传统,同时出现在他的思想中。《社会分工论》(以下简称《分工论》)呈现的是,对风俗、法律和道德所做的历史文献分析以及社会形态学解释;《自杀论》呈现的是,以自杀为例,对社会潮流所做的统计分析和社会病理学研究;《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以下简称《基本形式》)呈现的则是,借助民族志资料对原始宗教所做的人类学研究。甚至,在其学术生涯早期,上述不同研究取向在某一时刻曾同时并行在他的社会学中。早在1887年评议冯特的伦理学时,他就设想借助考察原始宗教来理解道德的特征、演化和未来。①对宗教的兴趣,以及从历史分析的角度切入它的设想,或者继承自他的老师,也即创作《古代城邦》的古朗治,或者是来自于把历史分析作为社会学这门学科特有的方法的孔德,或者是当时正在成形的人类学。这不仅预示了《分工论》中通过考察宗教来把握集体意识的理论设想,甚至还预示了《基本形式》中通过分析宗教生活来把握社会生活的“基本形式”的思路。次年,也就是1888年的《自杀率与生育率》则提供了一个借助“道德统计学”来分析当代社会现象的实例。②这一研究取向最终在《自杀论》中得到更为充分的展现。涂尔干本人也在1888年开设的“社会学公开课”的首讲(后以《家庭社会学导论》为题发表)中,列举上述研究取向,把它们作为社会学这门新生学科的研究主题和方法。③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年之后,也就是从1898年发表《乱伦禁忌及其起源》开始,直至去世,涂尔干的研究重心都放在对原始宗教所作的民族志或人类学研究上。正是这一研究取向,被后来的涂尔干学派,特别是莫斯的人类学研究所继承和发展。与此同时,无论是涂尔干,还是其弟子都很少再提及此前借助道德统计学来分析当代社会病理现象的研究思路。④相比之下,从涂尔干对法国中等教育思想演进的考察中,以及涂尔干学派成员对法律和道德的历史研究中可以看到,《分工论》,特别是第一部分从功能分析的角度对宗教、法律和道德进行历史性考察的思路仍被保留了下来。不过,该书第二部分使用的社会形态学方法,则在后期集体表象理论的视野下被重新定位,乃至被边缘化。⑤

  不同研究传统或研究取向混杂并列、模糊不清的局面恰好提供了某种契机,使我们得以据此来重估不同研究传统的优势和局限。本文的讨论将聚焦于涂尔干的道德统计学研究。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首先需要弄明白,涂尔干引入道德统计学来分析社会现象的最初动机是什么?借助道德统计学来分析社会现象又有何优势及局限?在着手考察涂尔干的研究之前,有必要对“道德统计学”传统有所了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