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权威缺失:精准扶贫实践困境的一个社会学解释 ——基于我国中部地区花村的调查
2017年08月11日 09:30 来源:《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万江红 孙枭雄 字号

内容摘要:精准扶贫是我国扶贫政策继县域扶贫、村域扶贫之后的又一新举措,是我国反贫困进入攻坚阶段的新机制,目前学界关于精准扶贫的研究主要沿着三条路径展开。二、精准扶贫中的权威缺失表现精准扶贫是国家转移财政支付、提高人民福祉、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目标的重要举措,其直接承接者是基层政府②,基层政府行为受到整个治理体制、实践场域、治理主体的情境选择等多方面制约。三、精准扶贫中的权威缺失后果公共权威的缺失成为型塑村治实践形态的新变量,这个变量产生于国家权力向村庄蔓延而忽略村治主体公共权威建立的过程中,也产生于国家直面农村社会的努力中,但却带来了制度预期之外的后果,不仅精准扶贫面临困境,也将村庄治理引入窘境。

关键词:扶贫;村民;村庄;权力;治理;困境;代理人;基层;研究;实践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结合对我国中部地区花村的田野调查,对精准扶贫实践过程进行研究发现,村治主体公共权威的缺失是导致精准扶贫基层实践困境的重要原因。税费改革后,基层政府悬浮,吸纳式治理将村治主体引入既无体制支持又与村民关系松散的尴尬境地,使其公共权威无法确立,同时村治主体还需承担政策变动的消极后果,及扶贫建档立卡制给村治主体所带来的“三角压力”;驻村干部对村治主体权力的短暂替代及村民对该种权力的“工具性”认同、利用,致使村治主体公共权威在精准扶贫实践中进一步缺失,以致出现贫民争贫闹访、村民怨气横生,农村基层治理困境进一步凸现。提出在国家政权下沉的现代体制建设中,注重建立和维护村治主体的公共权威,实现国家和社会的有效衔接,是精准扶贫高效实践的有效方式,也是实现农村基层治理良好运作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精准扶贫 权威缺失 争贫闹访 基层治理

    作者简介:万江红,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孙枭雄,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方向:农村社会学、组织社会学。

  基金项目:湖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中国调查”项目(ZGDC 201528)。

  精准扶贫是我国扶贫政策继县域扶贫、村域扶贫之后的又一新举措,是我国反贫困进入攻坚阶段的新机制,目前学界关于精准扶贫的研究主要沿着三条路径展开。第一,从中国30多年的反贫困历史入手,论证精准扶贫理念的历史生成逻辑及其在反贫困体制中的地位和意义[1-3]。第二,从国家制度设计层面考量精准扶贫的内涵、重点难点和完善路径,认为精准扶贫是通过精细化的制度设计来实现“大而全”向“小而精”的转变[4],但面临着识别、考核的困难,应建立和完善相应的受益机制[5],实现社会的精准治理[6]。第三,从精准扶贫的基层实践出发,呈现和解释精准扶贫的实践困境。本研究在汲取前两条路径的学术资源的基础之上,沿着第三条路径展开分析。

  在精准扶贫的基层实践层面,既有研究主要从我国现行行政体制、村庄精英、村庄主体文化、村庄治理结构四个层面探讨了其实践困境。首先,在我国现行行政体制层面,研究者认为压力型体制下的“扶贫军令状”使地方政府采取诸如书面脱贫、民意替代等策略行为,催生了“扶贫锦标赛”,进而陷入追求速度和数量的怪圈,背离精准扶贫的初衷,贫困治理陷入困境[7]。其次,在村庄精英的探讨中,研究者认为精英俘获成为制约脱贫的重要因素,村庄精英对扶贫资源的资本化占有和运营排斥了贫困群体,致使其无法获得扶贫资源[8],这不仅使财政扶贫项目目标偏离[9],而且也增加了贫困区脱贫负担,更导致了贫困的代际传递,陷入贫困恶性循环[8]。再次,在村庄文化研究中,研究者分别从村民价值观和村庄主体层面进行了分析,一方面认为村民的自利性、平均主义文化观、市场冲击下的价值观货币取向导致了资源争夺,使精准扶贫陷入困境;另一方面,现代性冲击下的村庄主体性消解,原有的传统互助文化消失[10]、村庄“文化自组织”功能弱化[11],使村庄文化约束机制被破坏,一旦资源介入,村民就肆意追逐利益,导致了精准扶贫的实践困境。最后,在村庄治理结构层面,研究者认为村庄中委托代理、权力差序格局等基层治理结构中的权限等造成村庄“最后一公里”瞄准偏离[12],同时,村庄自治能力不足也是其遭遇困境的主要原因之一[13]。

  通过对文献的梳理发现,关于精准扶贫的探讨集中在宏观(历史、制度等)和微观(村治、精英、文化等)两方面,都认为是制度和村级组织本身的问题导致了困境,换言之,认为精准扶贫制度设计欠佳、村级组织操作不当、村庄精英俘获扶贫资源、村民自治能力不强等导致了精准扶贫的困境,但是忽略了在国家权力向村庄蔓延的过程中,村治主体公共权威建设的问题,所以笔者在充分汲取已有研究资源和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引入权威视角,对精准扶贫的困境进行社会学阐释。需要说明的是,本研究所指的权威是村治主体的公共权威。2016年3月至4月,笔者所在的研究团队在我国中部地区花村①进行了半个多月的田野调研,通过个案访谈、参与观察获得田野材料。花村是当地镇政府所确定的九大贫困村之一,由三个自然村组成,共计213户,614人。2014年开始精准扶贫,上级下派驻村工作队,2014年确定50户贫困户,共计98人,占全村23%(按户计算比例),其中五保6户,低保17户,一般贫困27户。花村围绕精准扶贫上演了一幕幕争贫闹访剧,据统计,争贫闹访达20户之多。这为本研究分析不同参与主体的行为逻辑和学理概括提升提供了鲜活的材料,本文将据此分析精准扶贫在权威缺失的村庄中将会遭遇怎样的困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