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流动过程影响婚姻稳定性研究
2017年08月08日 10:59 来源:《人口研究》 作者:马忠东 石智雷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文章先从流动人口的流动方式、流动时间和流动空间3个维度来构建流动人口婚姻稳定性的分析框架,再基于全国106个城市157535个流动人口家庭调查数据来检视流动人口离婚风险的影响机理。5.2婚前婚后流动对婚姻稳定性的影响从前文的回归分析来看,单独流动会显著提高离婚风险,但是近些年流动人口逐渐呈现家庭化迁移趋势,在我们的调查样本中夫妻一起流动的比重已经达到90%,为什么流动人口依然有较高的离婚率?理论分析显示,流动很可能会影响婚姻匹配。6结论与启示本研究基于婚姻质量理论、婚姻匹配理论和婚姻搜寻成本理论,从流动人口的流动方式、流动时间和流动空间3个维度,来构建流动人口婚姻稳定性的分析框架,基于全国106个城市157535个流动人口家庭调查数据来检视流动对离婚风险的影响机理,主要发现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关键词:流动人口;影响;婚姻稳定性;离婚风险;户籍;研究;外出务工;夫妻;样本;人口流动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文章先从流动人口的流动方式、流动时间和流动空间3个维度来构建流动人口婚姻稳定性的分析框架,再基于全国106个城市157535个流动人口家庭调查数据来检视流动人口离婚风险的影响机理。研究发现:城镇户籍流动人口离婚率高于农村户籍,并随年龄增加和教育程度的提高而升高。此外,同省流入和流出人口在离婚率上非常近似,反映了区域性婚姻文化效应。流动过程中婚姻质量的降低,替代资源可接触性的增多,再婚搜寻成本的降低,都增加了流动人口的离婚风险。回归结果显示:丈夫独自外出务工,流动时间长、距离短,与当地文化差异少,离婚风险高。

  关键词:流动人口 离婚率 婚姻匹配 婚姻质量 

  作者简介:马忠东,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石智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管学院/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副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得到香港研究基金会项目(642212)支持。

  1 问题的提出

  在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过程中,大量富余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务工、经商。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①。同时国家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离婚率也在加速上升,在1985~2013年的27年时间中,粗离婚率从0.55‰上升到2.57‰;离婚人数也从1985年的45.79万对上升到2013年的350万对,升高了7.6倍。

  已有研究认为,外出就业已经成为影响婚姻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汪国华(2007)利用个案分析发现,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来自熟人社会的流动人口,进入到一个陌生人社会中,社会约束力明显减弱,离婚概率有所增大。杜凤莲(2010)基于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数据发现,农村居民一般离婚率(后文不特别说明,缩写为离婚率)为1.96%,城乡间劳动力流动使得农村居民离婚率提高了63.75%。高梦滔(2011)利用基于中国2003~2009年的村级微观面板数据分析发现,样本村的平均粗离婚率为1.017‰,外出人口比例越大的村庄离婚率越高。莫玮俏和史晋川(2015)基于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6个调查时点的农村微观截面数据,进一步研究发现,非流动农村家庭离婚率为0.5%,夫妻单方流动家庭离婚率为1.8%,夫妻共同流动家庭离婚率为1.4%②,夫妻共同或单方流动都显著提高了离婚概率。已有研究主要利用流出地调查数据,集中分析外出务工对农村婚姻稳定性的影响,得出结论流出群体比未流出者有更高的离婚率。但是目前没有文献对流动人口群体的整体离婚率进行描述,也就是不知道流动人口群体离婚率到底有多高;计量模型中也没有剥离出那些夫妻感情本来就不好甚至是为了逃离不幸婚姻而选择外出务工的群体,没有解释人口流动为什么会导致更高的离婚风险,实证研究中也未刻画出外出务工过程影响婚姻稳定的机制。

  国外相关研究也认为无论是跨国还是国内迁移都会导致离婚风险的上升(Boyle P.J.et al.,2008;Andersson G.and Scott K.,2010)。已有研究利用的数据有基于流出地调查数据,这样可以比较流出人口的离婚率和没有流动经历人口的差异(Clark L.、Glick E.、Bures M.,2009;Glick E.,2010),但是更多的研究利用流入地调查数据,以获得更多外出流动和流动期间婚姻状况的信息(Frank R.and Wildsmith E.,2005;Hill E.,2004;Twum-Baah K.,2005)。但在这些研究中存在一个明显问题,所选择的流入地的离婚率都要高于流出地,这就很难解释是流动本身,还是流入地的文化影响了新流入者的婚姻稳定性。关于人口流动影响婚姻稳定性的内在机制,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解释:一是压力假说,认为迁移者面临很大的生活压力和精神压力,这种压力会导致夫妻感情的紧张,很容易导致婚姻破裂(Boyle P.J.et al.,2008;Frank R.and Wildsmith E.,2005);二是夫妻分离假说,近些年移民政策越来越严,夫妻共同迁移变得更为困难,很多移民家庭因此夫妻两地分居,影响夫妻感情降低婚姻质量导致离婚(Caarls K.and Mazzucato V.,2015)。这两种机制在本研究都将进行检验。国内外已有研究主要利用流出地的农户调查数据来分析外出务工对婚姻稳定性的影响,由于针对流动人口的大规模调查数据的缺乏,以及没有剔除离婚后外出流动的样本,所以已有文献并没有对人口流动过程影响婚姻稳定性的内在机制给出理论和经验解释。与以往研究不同的是,本文结合国内移民的类型特征、时间特征和空间特征,提出夫妻分离、搜寻成本和婚姻匹配3个假说,然后利用全国110个城市、13万样本的流动人口调查数据,对流动人口的离婚率特征进行描述,在剔除没有孩子和离婚后外出个案的基础上利用计量模型分析人口流动过程影响婚姻稳定性的内在机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