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场域-惯习”视野下劳动参与的性别化机制   ——基于一名80后流动女性的个案分析
2017年08月07日 14:52 来源:邱幼云 作者:《中国青年研究》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本文引入布迪厄的“场域-惯习”理论框架,对一名80后流动女性M女士的劳动参与历程进行分析与解读,探讨性别角色差异如何形塑农村女性进城后的劳动参与机会和空间,以及流动女性如何在场域生成的结构中学习并运用能动的策略并赋予劳动新意义。关于女性移民与劳动参与的研究,学界流行的观点主要有三种:一是自由主义式的“机会”“空间”话语,认为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女性提供了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和空间,提高女性福利[1]。基于此,本文引入布迪厄的“场域-惯习”理论框架对一名80后流动女性的劳动参与历程进行解读,主要探讨以下问题:社会性别如何型塑流动女性劳动参与的机会和空间?二、流动女性劳动参与中的性别化机制。

关键词:流动女性;女士;劳动参与;场域;农村;行动;劳动力市场;职业;角色;象征资本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引入布迪厄的“场域-惯习”理论框架,对一名80后流动女性M女士的劳动参与历程进行分析与解读,探讨性别角色差异如何形塑农村女性进城后的劳动参与机会和空间,以及流动女性如何在场域生成的结构中学习并运用能动的策略并赋予劳动新意义。在“场域”从农村共同体到城市的劳动力市场过程中,行动者作为主体发生了一系列的转变:从观念到身体,到具体的行动策略,并最终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可以自我认同的社会位置,通过资本积累和自我再生产进而形成了新的惯习。因此本文呈现出与自由主义话语和批判论不同的理论视角,即通过“场域-惯习”来展现出社会行动者自身的意义世界、行动策略以及与此相关的社会结构的再生产。

  关键词:场域 惯习 劳动参与 社会性别

   作者简介:邱幼云,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讲师,社会学博士。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6年度杭州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基地项目(2016JD33)、杭州市优秀青年人才培育计划专项课题(2016RCZX26)的研究成果

  一、问题提出

  中国的经济改革促进了新的性别化劳动参与实践,大量的农村女性离家进城,参与到城市劳动市场中。大多数流动女性在劳动参与中从事底层工作,被普遍视为“弱势群体”,这点与男性没有本质的区别;但由于性别、婚姻、年龄等的限制,流动女性在城市劳动参与上的体会与男性有所不同,有其独特之处。

  关于女性移民与劳动参与的研究,学界流行的观点主要有三种:一是自由主义式的“机会”“空间”话语,认为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女性提供了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和空间,提高女性福利[1];二是采用批判论的“剥削”“压迫”“不平等”等话语,强调女性在经济发展和全球化中是廉价劳动力的主要来源,受到剥削[2][3];三是上述两者的折中,认为城市化让女性在经济上有获益,但在社会中仍处于被孤立和被边缘化的境地[4][5]。对中国流动女性的研究更多地带有批判色彩,即看到市场化给女性带来的负面影响,强调她们在城市化和工业化发展进程中的边缘化与弱势境地、在城市劳动力市场上遭遇的不平等[6][7]。上述观点为本文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但这些研究忽略了流动女性个体的主观感受及其在制度限制下发展出来的能动性。被忽略,非常缺乏在韦伯“理解社会学”的意义上对社会行动者自身的意义世界及行动策略进行解释,并据此透视社会行动者与社会环境的互动。基于此,本文引入布迪厄的“场域-惯习”理论框架对一名80后流动女性的劳动参与历程进行解读,主要探讨以下问题:社会性别如何型塑流动女性劳动参与的机会和空间?流动女性采用何种策略来应对,如何解读自身劳动参与经历并赋予其意义?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本文采用个案研究方法收集资料并进行剖析。笔者尊重受访者的回忆,按照受访者M女士的生命故事与背景加以调整与修订,试图在访谈互动中理解M女士如何建构自己的劳动参与经历并赋予其新的意义。个案的基本情况如下:M女士生于1982年,浙江衢州人;1997年初中毕业后,在家待两年;1999年到杭州打工,期间频繁换工作,10年间做过8份工;2008年与丈夫一起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经营至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