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刘亚秋:记忆二重性和社会本体论  ——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的社会理论传统
2017年08月04日 09:14 来源:《社会学研究》 作者:刘亚秋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有关神圣—世俗的记忆二重性是理解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理论的一条重要线索。作为涂尔干学派的传人,哈布瓦赫真正区别和超越涂尔干—莫斯传统之处在于他提出了集体记忆概念,以群体概念具体化了涂尔干的大写的抽象社会概念,并以集体记忆的方式回应了涂尔干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提出的基本问题,丰富了对复杂社会智识和道德问题的思考。四、哈布瓦赫与涂尔干—莫斯传统的关联通读涂尔干的《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莫斯的《礼物》以及哈布瓦赫关于集体记忆的著述,可以发现,哈布瓦赫继承涂尔干—莫斯传统的地方,主要表现在他对社会本体论的一贯关注。学者们也很容易从哈布瓦赫的社会框架论对涂尔干的继承中得出“哈布瓦赫的集体记忆理论是社会决定论的”这一较具批评意味的评价。

关键词:哈布瓦赫;涂尔干;集体记忆;研究;二重性;讨论;生活;礼物;社会框架;群体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有关神圣—世俗的记忆二重性是理解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理论的一条重要线索。哈布瓦赫将记忆神圣性置于世俗性之上,并因此提出社会框架论,呼应了涂尔干的社会神圣性概念,表达了其社会本体论关怀。作为涂尔干学派的传人,哈布瓦赫真正区别和超越涂尔干—莫斯传统之处在于他提出了集体记忆概念,以群体概念具体化了涂尔干的大写的抽象社会概念,并以集体记忆的方式回应了涂尔干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提出的基本问题,丰富了对复杂社会智识和道德问题的思考。这一研究同时是对集体欢腾和礼物交换概念的进一步发展和充实。而记忆二重性的概念不仅是理解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理论的重要线索,也是理解既有记忆研究的基础概念之一。

  关键词:哈布瓦赫 集体记忆 记忆二重性 社会本体论

  作者简介:刘亚秋,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有关社会记忆研究,真正的起点始自哈布瓦赫,1925年他提出集体记忆概念,首次将记忆社会学化,认为社会框架决定了记忆的形式。这意味着记忆研究的认识论转向,即如何看待人类普遍的思维现象——记忆问题。对于如何做社会记忆研究,他给出了基本概念、纲领,亦展示了社会记忆之实证研究的可能性,如他对宗教记忆——福音书中有关圣地的记忆研究。

  哈布瓦赫的学术传承主要来自涂尔干,他同时与法国史学的年鉴学派交往甚密,早年还曾受业于柏格森。一方面是社会学的影响,一方面是哲学及心理学的根基,使得他的集体记忆理论不仅主题丰富,而且充满张力。对于哈布瓦赫的集体记忆理论,既有研究存在两种倾向:一种着力于讨论其理论中的时间关系问题,尤其是“现在”相比于“过去”在建构记忆过程中的优先作用;另一种则聚焦于其“社会框架论”。

  前一种倾向将哈布瓦赫集体记忆归纳为“现在中心观”,认为其核心观点是:过去的呈现是一种社会建构,且这种建构主要是由现在的关注所形塑的。施瓦茨和科瑟对此都有过批评(Schwartz,1991;科瑟,2002:49)。他们认为这一讨论忽视了社会连续性问题,即自涂尔干以降的社会本体论在这里被弱化了。如涂尔干强调定期的纪念、大众节日的重要性及其对于历史连续性的作用。科瑟尤其认为,哈布瓦赫在“现在中心观”这一视野下忽视了历史连续性以及社会的品质问题。在这种认识下,他甚至认为哈布瓦赫对于福音书中圣地的地形学的研究,如同一本相册中的不同相片——不同历史时期占领耶路撒冷的波斯人、罗马人、犹太人以及十字军基督徒各自描绘的耶路撒冷地形相异,背后缺乏衔接,体现不出历史连续性。在这一取向下,甚至有学者将哈布瓦赫的理论简单理解为利益论,即不同社会群体为了现实的各自利益而采取了对过去的不同诉说,从而将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理论简化为一种记忆政治学视角下的利益之争学说(参见萧阿勤,1997)。

  后一种倾向则是从对哈布瓦赫“社会框架论”的批评中引申出来的,认为其集体记忆理论具有“社会决定论”问题,即强调人们的社会记忆受制于现有的社会制度和规范,因而忽视了个体记忆的感受。在很大程度上,哈布瓦赫确有此种倾向,但学者们的误识是,由于受到现在中心观的影响,很多人对于哈布瓦赫的“社会框架论”的理解较为单调,对哈布瓦赫这一概念中的“社会”缺乏深入理解,甚至认为这一社会就是“现在”与“过去”的时间关系中的“现在”的社会,误认为哈布瓦赫忽视了社会的“过去”。

  事实上,上述两种倾向分别揭示了哈布瓦赫的非涂尔干化(“现在中心观”)和涂尔干化(“社会决定论”),彼此之间其实具有一定的张力。但很少有学者能耐心梳理哈布瓦赫与传统社会理论之间的关系,从而搁置了哈布瓦赫理论中两个重要观点之间的内在勾连,这也使得哈布瓦赫集体记忆概念的内在理论意涵无法得到真正的理解。

  笔者以为,“现在中心观”和“社会框架论”确实是哈布瓦赫集体记忆理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二者均没有触及其核心命题,即记忆二重性问题。有关记忆二重性问题,哈布瓦赫曾在有关福音书的记忆研究中明确提出过。所谓“二重性”,表现为具体地点的记忆和抽象为象征符号的记忆。这一二重性问题可作为深入理解哈布瓦赫“社会框架论”及“记忆建构论”的基本线索,从而或可拓展社会记忆研究的理论关怀。而这一基本关怀直接来自涂尔干—莫斯脉络的社会本体论传统。本文要处理的问题就是,哈布瓦赫提出的记忆二重性与涂尔干—莫斯传统的社会本体论之间的内在关联是什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