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当代西方消费社会学的主要命题
2017年08月03日 14:23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郑震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以消费转向、无意识、再生产、反抗、区分、符号与幻象等若干理论命题为线索,系统分析了当代西方消费社会学研究的主导思路和历史局限,以期为当代中国消费社会学研究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以下将围绕消费转向、无意识、再生产与反抗、区分、符号与幻象等若干理论命题展开讨论,以期由此揭示当代西方消费社会学研究的主导话语及其所存在的局限,从而为研究当代中国社会的消费问题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这一区分的逻辑在布希亚的消费社会研究中获得了强烈的共鸣,如果布希亚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研究可以归结为对符号的研究,如果整个消费社会在布希亚的眼中就是一个符号统治的社会,那么区分或差异的逻辑就获得了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关键词:消费;统治;研究;区分;再生产;布希亚;文化;大众;异化;布迪厄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伴随着20世纪五六十年代消费社会在西方的兴起,消费社会学已经成为当代西方社会学理论的一个重要来源。本文以消费转向、无意识、再生产、反抗、区分、符号与幻象等若干理论命题为线索,系统分析了当代西方消费社会学研究的主导思路和历史局限,以期为当代中国消费社会学研究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消费文化 西方消费社会学 消费命题

    作者简介:郑震,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大众消费行为的符号化倾向研究”(13CSH058)

  尽管西方社会学对于消费现象的研究由来已久,但是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社会消费主义的兴起和消费社会的转型,消费社会学才日益成为西方社会学话语体系的核心要件之一。这就使得消费社会学成为当代西方社会学思想的一个重要来源,而消费社会学所孕育出的一些主要命题也就成为当代西方社会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是因此,系统梳理这些命题不仅对于理解和批判西方消费社会学理论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理解和反思当代西方社会学思想及其所思考的当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同样具有重要价值。

  以下将围绕消费转向、无意识、再生产与反抗、区分、符号与幻象等若干理论命题展开讨论,以期由此揭示当代西方消费社会学研究的主导话语及其所存在的局限,从而为研究当代中国社会的消费问题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

  一、消费转向

  传统理论往往倾向于主张生产的支配作用,从而将消费视为一个从属或派生的现象。例如法兰克福学派有关大众消费的批判理论就是一种典型的生产支配型理论,霍克海默和阿道尔诺索性将“大众文化”重新界定为“文化工业”,以此来表明大众所热衷的消费文化并不是大众的文化,大众不是此种文化的主体,不是此种文化的创造者和主人,因为“文化工业的地位越巩固,就越会统而化之地应付、生产和控制消费者的需求,甚至会将娱乐全部剥夺掉:这样一种文化进程势不可挡。”①因此大众文化在实质上不过是文化工业或者说资本主义工业系统所操纵的产物,大众的消费仅仅是一个由工业生产所支配的表象,因为消费并不能够支配生产,生产的主导性所体现的是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而消费充其量不过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和资本主义的生产系统所进行的一种意识形态奴役。②这一立场在马尔库塞有关发达工业社会是单向度社会的论断中得到了充分的诠释和响应,在那里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完全同化于社会的需求,③大众的消费除了是生产系统所灌输的一种意识形态欺骗之外什么也不是。

  然而,伴随着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向消费社会的转型,商品的极大丰富反而使得消费者的偏好对生产的导向作用更加显著,生产商之间的激烈竞争使得消费选择的重要性空前高涨。这一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新现象迅速引发了社会学家们的理论反思,以往占据主导地位的生产支配模型被消费支配模型所取代,这也就是所谓的消费转向。在列斐伏尔看来,与生产主导的旧资本主义社会不同的是,新资本主义社会将其统治的重点转向了消费,④消费领域被视为是能够生产出统治力量的领域,而这个支配性的角色原本是传统理论赋予生产领域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列斐伏尔将他所谓的新资本主义社会称为是消费被控制的官僚社会(Bureaucratic Society of Controlled Consumption),新资本主义社会统治的关键是控制大众的消费,马克思主义的物质生产决定论被一种消费文化决定论所取代。但这丝毫也不意味着大众成为了消费的真正主人,消费者依然是被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所统治的异化战略的走卒,⑤与法兰克福学派的那些批判理论家不同的是,列斐伏尔不再认为资产阶级仅仅通过控制生产就可以实现对大众的统治,新资本主义社会必须有能力通过诸如媒介、广告和出版社这些符号的生产者和操纵者来控制消费的文化,这不再是一个生产系统可以主导一切的时代,因为正是消费的文化为生产提供了方向和动力。

  正是沿着列斐伏尔的道路,布希亚也从其早期以生产为主导的思路转向了以消费为主导的命题,⑥对布希亚而言,这意味着建构个体需要的符号秩序摆脱了生产秩序的支配,从而成为统治一切的超级现实主义(hyperrealism)的编码系统。这是获得完全自主性的消费符号的统治,所谓的超级现实就是排除了一切事实参照的纯粹的文化建构,它不再遵循再现的逻辑,它是没有原本的复本,并且总已经是复本。⑦对布希亚而言,消费社会的现实正是由消费的符号所编码的超级现实,今天“现实本身是超级现实主义的”。⑧这同样不是作为消费者的大众获得了自主的支配地位,而是一种消费的文化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运转的主导力量,它终结了生产的支配地位,揭示了消费并不是生产系统可以轻松驾驭的从属领域。

  不难看出消费转向在纠正生产主导的片面性的同时的确走得太远,这种简化式的思维方式显然忽视了问题的复杂性。不仅如此,无论是生产主导还是消费转向都赋予了消费者以消极的角色,这应当归咎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理论家们对现代资本主义消费文化的定位,在他们看来这一文化所体现的恰恰是资产阶级的统治利益。尽管存在着立场的分歧,但是我们所提及的这些作者们却不约而同地认为,超越这一异化文化的希望不存在于消费者的角色中,似乎这个角色注定了只能沉沦于异化的阴影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