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社会学的想象与想象的社会学 ——帕森斯、米尔斯社会学研究进路比较论要
2017年07月07日 09:54 来源:《社会》 作者:赵立玮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帕森斯的社会理论和米尔斯的社会研究是“二战”后美国社会学的两条重要且独特的研究路径。一、帕森斯与米尔斯:20世纪50年代的相互批评20世纪50年代,帕森斯和米尔斯最重要的一些著作纷纷面世。二、理论与想象《社会行动的结构》(出版于1937年)和《社会学想象》(出版于1959年)是理解帕森斯和米尔斯各自社会学研究进路的关键文本。三)帕森斯vs.米尔斯:美国社会与现代性问题帕森斯与米尔斯对美国社会迥然不同的判断不仅与他们各自的研究取向及研究范式相关,而且在更深层次上体现出他们对待现代性问题的不同态度和立场,尤其是美国社会展现出来的现代性问题,而这又和他们的政治立场联系在一起。

关键词:米尔斯;帕森斯;研究;政治;美国社会;权力;社会学想象;批评;学术;批判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帕森斯的社会理论和米尔斯的社会研究是“二战”后美国社会学的两条重要且独特的研究路径。帕森斯倡导社会科学中的一般理论研究,核心在于理论和经验的互惠发展的动力学,意在促进社会科学的积累性发展,但确立统一的社会科学无异于建立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学术巴别塔”。米尔斯强调的基于社会学想象的社会研究纲领,实质上是一种政治导向的社会研究,最终难免落入学术和政治的双重“想象”困境。研究范式的差异,导致他们对其身处的美国社会作出了判然有别的研究论断。进而言之,这种差异的背后隐含着研究者对现代性问题的不同态度以及政治立场上的深刻分歧。

  关键词:帕森斯 米尔斯 社会学想象 经验—理论体系 美国社会 

  作者简介:赵立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在美国社会学尤其是芝加哥社会学的历史研究中,常有论者提及“1935年造反”(the 1935 Rebellion)(例如Odum,1951;Faris,1967;Kuklick,1973;Martindale,1976;Lengermann,1979;库隆,2000)。①表面上看,这个事件体现的是一种司空见惯的学界内部斗争:“芝加哥社会学”长期占据“专业中心地位”、掌控学界核心资源——如美国社会学学会(ASS)、《美国社会学杂志》(AJS)——的状况,招致部分研究者的不满和反抗;反对者们最终在美国社会学学会1935年的年会上取得一些成果,包括将AJS与ASS分离开来并创立《美国社会学评论》(ASR)作为后者的官方刊物。②

  不啻于此,“1935年造反”之所以能够成为美国社会学史上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更主要的原因显然在于:它标志着早期芝加哥社会学所代表的研究范式的式微。伦格曼(Lengermann,1979:188)指出,这种反抗运动涉及一个重要论题:“什么构成了社会学中合理的科学研究,如何确定这种科学研究的标准以及这个问题与研究资金流入(社会学)专业之间的关系”。“科学问题”是早期美国社会学研究中经常涉及的问题;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美国社会学的发展就是逐渐摆脱和消除其早期大多数研究中所具有的浓厚的主观价值判断色彩,趋向一种更为科学、客观的研究。③芝加哥社会学倡导的以定性研究为主的社会调查研究,一度成为美国社会学的主导性研究范式。另一方面,借助统计调查方法的定量研究也不断发展,一个主要由年轻学者组成的“定量研究者”(quantifier)群体——马丁代尔(Martindale,1976)称之为“年轻的突厥人”(Yong Turks)——在社会学(包括芝加哥社会学)内部兴起。④到20世纪30年代,“年轻的突厥人成为一个理论群体,一种热烈地信奉激进实证主义(radical positivism)和将定量化作为实现这种实证主义的手段的运动”(Lengermann,1979:191)。研究范式的争议也表明美国社会学在20世纪30年代遭遇了“学科危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