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家国互构:社会史视角下的明代“大礼议” ——以霍韬为切入点
2017年04月05日 11:21 来源:《社会学评论》 作者:储卉娟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尝试从社会史的角度切入这个问题,以影响近世思想至深的明代“大礼议”为背景,以明代霍韬的双重身份——“礼臣”与“乡宦”为线索,以其双重身份下的社会行为为主轴,重做作行动者的观念分析,试探庙堂礼制建构与宗族重建之间的思想关联。一、霍韬生平:礼臣与乡宦霍韬于成化二十三年生于广东省南海县石头乡,年幼时跟随家人在家务农。二、霍韬的礼法世界霍韬关于“家”和“国”的观念究竟是怎样的?虽然几乎完全是由于霍韬的建构,才产生了“霍氏家族”,家族的基石是霍韬的政治身份和功业,但考察宗祠建构的始末,可知霍韬在很大程度上认为开基祖才是宗族合法性的来源。三、家与国:霍韬的内在困境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霍韬对“家”与“国”的观念在若干个层面都显现出趋同。

关键词:霍韬;皇帝;明世宗;行动;观念;家族;礼仪;杨廷和;天下;身份

作者简介:储卉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社会学、知识社会学与城市社会学。

  内容提要:中国基层社会秩序的讨论一直受到国家-社会框架的深刻影响,并逐渐从探究国家与地方之间关系的结构性机制溯源其上,重新开始关注传统家-国关系构造的历史渊源。本文尝试从社会史的角度切入这个问题,以影响近世思想至深的明代“大礼议”为背景,以明代霍韬的双重身份——“礼臣”与“乡宦”为线索,以其双重身份下的社会行为为主轴,重做作行动者的观念分析,试探庙堂礼制建构与宗族重建之间的思想关联,以“互构”的视角尝试关照国家与社会的历史形成过程。

  关键词:大礼仪 霍韬 家国 行动者 观念分析

  明嘉靖一朝,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件,史称“大礼议”。简略地说,就是世宗皇帝朱厚熜以藩王之子继承大统,一变而成为皇帝,之后极力为生父母争取礼制上的正统地位,因而与官僚们进行的一场持续近二十年的斗争(白寿彝,1995;孟森,2002;南炳文,1985;牟复礼,1992;傅衣凌,1993)。在此过程中,家-国,嗣-统,成为皇帝与士大夫争论的焦点。对于后人而言,这一斗争也因此成为旨在重新界定家-国观念体系的重要思想史事件。

  孟森先生从士大夫的角度入手,认为“大礼议”事件是“嘉靖一朝士大夫气节之表示”,将之定位于嘉靖皇帝欲崇敬本生父母的“私心自用”与士大夫阶层“始终以祀事为害政之枢纽,崇奉所生”的公心之对抗(孟森,2002:185)。此说影响甚广,但将一场关于礼制的二十年廷议简化为公私权力的争夺,无异于将关注点完全限制于斗争的根本目标,而忽略了论辩中言辞、话语的内在意义。

  针对于此,学界从不同角度有所推进。根据尤淑君(2005)的整理,有三种具代表性的思路:承继孟森并有所发展的皇权-道统说;思想史层面的朱学-王学对立说;以及近年来较为活跃的革新-守旧斗争说。简而言之,“皇权-道统”对立的分析框架,将恣意王为的皇帝和秉持公心的士大夫的斗争,转化为皇权与道统两种正当性来源的较量,以此来透视明代中期合法性的争夺,解释其后道统衰落的缘由(张治安,1972;Carney Fisher,1977;朱鸿,1978),但此种议论未能区分士大夫内部的分化:何以杨廷和一方就代表了“道统”的全部,而站在杨廷和对面的张骢等人则应当被驱逐在“道统”、“儒生”之外?又何以张骢等人既然代表皇权,又何以在“大礼议”后期站到了皇帝的对立面?此间转化何以可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