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发展
探寻“大城市病”的疏通之道
2017年10月18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胡于凝 字号
2017年10月18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胡于凝
关键词:卫星城镇;人口;基础设施;城市功能;产业;户籍;交通;长远规划;要素;郊区

内容摘要: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阶段, 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7.35%。完善基础设施制定长远规划建设卫星城镇治理大城市顽疾,既是国际经验的中国运用,也是中国语境的应然选择。卫星城镇的选址首先要考虑适宜大城市非核心功能疏散以及城市人才、资本、技术等要素转移的城乡结合部区域,为城市功能和要素向卫星城镇流动创造便利空间。这既是卫星城镇容量、品质的基础,也是卫星城镇承担城市功能、吸纳城市人口的保证。发展卫星城镇不能完全依赖人为打造,只有在既有的基础条件和历史传统基础之上,结合需求、因势利导,实施精准化的政策供给,才能充分发挥卫星城镇的功能和效用,缓解城市困境。

关键词:卫星城镇;人口;基础设施;城市功能;产业;户籍;交通;长远规划;要素;郊区

作者简介:

  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阶段,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7.35%。随之而来的人口、交通、住房、环境等一系列问题也日益凸显,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表现得更为显著。根据《上海统计年鉴(2016)》数据显示,占全市面积1/10的外环以内区域占据了上海大部分的资源、要素和职能,高人口密度导致了住房、交通等一系列“大城市病”。这种现象并非中国特有,而是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伦敦、纽约、东京都曾面临相似的问题。

  适度集中优质资源和城市功能

  所谓“大城市病”是结构性慢性疾病累积到一定程度的质变表现,从表征来看有显性和隐性两种。显性的“大城市病”主要表现为产业集中及资源集中导致的人口大量涌入,这会直接导致交通拥堵,对公共交通造成巨大的挑战;也会引起住房紧张,并导致房价畸高;同时,人口高度集聚会超过城市环境的承载力,陷入环境污染的恶性循环;由之带来的水电煤等各类资源高额消耗对大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提出了严峻挑战。隐形的“大城市病”则表现为城市户籍与农村户籍、本市户籍与非本市户籍在住房、养老、医疗等领域的冲突,不仅是城市和农村的户籍差异,也是地区间的区域差异。这既不利于公民基本权益的平等,也不利于稳定高质产业工人的培育,更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大城市病”是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不是城市化的必然结果,德国便是最好的例证。德国作为欧洲人口最密集的国家之一,城市化率高达90%,但没有“大城市病”。这得益于德国在城市化进程中遵循本原、循序渐进地形成不同规模、各具特色的城市风格,如文化、工业中心——柏林,港口城市、贸易中心——汉堡,博览会之都、啤酒城——慕尼黑,汽车城——斯图加特,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德国城市之间的基础设施、工作机会、社会保障、医疗条件、学校资源几乎没有太大差异,数量众多、分布均匀的城市圈从根本上避免了德国“大城市”规模的形成,自然也就避免了“大城市病”的发生。

  城市化是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工业持续发展会使产业人口集中,从而间接导致城市规模扩展。城市所能承载的人口、产业必须与当地资源环境相适应,优质资源和城市功能要适度集中,否则城市规模不断扩大,人口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矛盾会随之不断加剧,“大城市病”不可避免。中国城市化起步虽晚,但发展迅速,一些具备资源优势的城市在产业、人口、资源、功能等方面快速融合,成长为大城市、特大城市甚至超大城市。城市化过程缩短了,问题却集中凸显了。

作者简介

姓名:胡于凝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