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哲学
从“现实的运动”看共产主义的三重性质
2017年01月17日 15: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作辉 字号

内容摘要:以现实的运动把握共产主义,不但表明马克思拒绝将共产主义视为意识形态领域的抽象范畴和哲学词句,反对将共产主义视为彼岸理想,而且还深刻揭示了共产主义的合规律性、实践性和开放性。共产主义是对现实状况的不断超越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不断“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实践本性。正是由于实践观点的确立,马克思才达到了对共产主义当下际遇和未来形上境界的会通,揭示了共产主义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从而避免了仅仅囿于现实的关于共产主义的粗陋理解,也避免了一味将共产主义推向未来的乌托邦主义。共产主义是世界历史意义上的存在共产主义作为“现实的运动”,是社会的进步和人类自身的发展,而共产主义所要求的这种进步和发展是在世界历史的形成和不断推进中实现的。

关键词:马克思;共产主义是;发展;生产关系;超越;异化;人类社会;意识形态;实践;社会历史

作者简介:

  在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中,共产主义既是关于未来人类社会的理想形态,也是完备的制度形式,同时还是一种现实的运动。以现实的运动把握共产主义,不但表明马克思拒绝将共产主义视为意识形态领域的抽象范畴和哲学词句,反对将共产主义视为彼岸理想,而且还深刻揭示了共产主义的合规律性、实践性和开放性。

  共产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共产主义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理想,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这种必然性体现为人类社会历史和人自身历史发展的双重逻辑。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逻辑来看,共产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人类历史并不是思想、理性发展的历史,而是物质生产发展的历史,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人类社会必然遵循的客观规律。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要求新的生产关系与其相适应,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必然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而无法与之相适应,而适应生产力高度发展的消灭了分工与阶级对立的共产主义必然来临。资本主义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蕴含着摧毁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本身的物质力量,创造着解决二者之间对抗的物质条件,资本主义最终将为共产主义所取代。从人自身历史发展逻辑来看,人的发展受历史条件制约,有什么样的社会历史条件就有什么样的人,任何人都无法超越自己所处的时代,这是唯物史观的重要内涵。马克思正是结合人类的物质生产方式的发展,发现了人自身是一个从不自由到自由且不断向人的本质属性回归的发展过程。这一过程表明,人自身的发展同样是一个辩证的、螺旋上升的逻辑运动。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分工的限制,人处于对“物”的依赖这种异化状态。马克思认为克服异化不能带有任何思辨和人本主义的色彩。相反,只有基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才能恰当说明消灭异化的现实路径。异化扬弃的根本途径是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必然使异化成为革命的对象,自发的强制性的分工必然会被扬弃,在这一过程中,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兴趣倾情参与社会,因而成为个性自由的人。

  共产主义是对现实状况的不断超越

  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不断“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实践本性。正是由于实践观点的确立,马克思才达到了对共产主义当下际遇和未来形上境界的会通,揭示了共产主义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从而避免了仅仅囿于现实的关于共产主义的粗陋理解,也避免了一味将共产主义推向未来的乌托邦主义。共产主义的实践本性表明,共产主义即内存于现实之中,同时又是对现实状况的不断超越,是现实性和超越性的辩证统一。首先,共产主义内存于现实之中。早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就特别强调了不能将共产主义仅仅视为纯粹的发展目标和社会形式,否则共产主义就只能沦为凌驾于现实之上的虚无缥缈的价值悬设,其结果必然遮蔽共产主义作为实际斗争的本真意义。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则发挥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所提出的实践观点,强调共产主义是现实的人改变“此岸世界”的实践活动。在此,马克思意在表明,只要依据于唯物主义的社会政治伦理原则,那么当下的一切斗争和活动不但未脱离共产主义,而且还恰恰是共产主义的实际体现。其次,共产主义是对现实的不断超越。共产主义内存于现实之中,现实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现有前提。但是现有的前提又决不限于马克思所生活的时代,不只限于资本主义,而是指我们时时刻刻生存于其中的每一个当下。共产主义永远以现有的人类创造和积累的成果为前提,在实现了对现有前提的超越以后,又将以超越后来的现有前提为起点,共产主义就是一直进行着的永不停息的超越运动,是持续进行的具有批判性的人类实践。 

  共产主义是世界历史意义上的存在

  共产主义作为“现实的运动”,是社会的进步和人类自身的发展,而共产主义所要求的这种进步和发展是在世界历史的形成和不断推进中实现的。因此,共产主义“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实现”。这突出地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开放性质。与之相反,地域性的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存在的。马克思基于唯物史观系统地考察了近代以来民族的、地域的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的基本规律,批驳了地域性共产主义的荒谬性。他指出,在资本主义以前,人类历史是各个民族国家孤立发展的历史,资本主义制度确立以后,资本为了实现增殖在全世界拓展市场,世界市场的不断发展不但形成了世界性的物质生产,而且也形成了世界性的精神生产,历史开始向世界历史转变。马克思强调,世界历史的发展和交往的扩大不仅会消灭地域性的共产主义,而且“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立即’同时发生的行动才可能是经验的”。一方面,只有通过世界历史的发展才能导致世界性无产阶级的形成和劳资关系的进一步对立,使得共产主义革命成为必然要求;另一方面,只有通过世界历史才能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马克思指出:人只有在世界历史的广阔时空关联中才能成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的人,“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可见,无论是社会还是个人只有在世界历史的意义上才能达到共产主义的要求,这是共产主义开放性的集中体现。

 

  (作者单位:中共辽宁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