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从贬抑到追捧:非洲艺术华丽转身的背后
2013年12月26日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蒋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非洲艺术曾经历过漫长的“黑色”岁月,大多时间沉寂在历史的重重迷雾中,为外界所遗忘,即便这片大陆“被发现”后的数百年间也依然如此,直到20世纪初期始获得一席之地。这一进程与欧洲国家在非洲的殖民活动以及霸权的建构相伴生。

  欧洲人对非洲艺术的贬抑 

  欧洲殖民者入侵非洲后,开展奴隶贸易,掠夺非洲资源,视非洲为原始落后之地,普遍形成了对非洲文明的偏见,对非洲艺术的认识也始于贬抑。受此影响,许多大学者如休谟、黑格尔、格罗塞都持这样的态度和观点。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内容:“在柏林的人种学博物院的宝藏中,有着两扇木制的门,那是豪萨地方的黑人用雕刻装饰过的。我们不能再怀疑这种代表着苏丹人生活的著名浮雕是以装饰为目的的。但雕刻者想在这些画像中表示的是哪一种特殊的审美情感呢?那粗拙的形象和歪扯的颜面,只容许一种答复,就是这位豪萨艺术家是想造成一种滑稽的局面。事实上,不仅这两扇门,就是黑人们的其他工作,也大半是会叫多数的欧洲人作这种断语的。”格罗塞探讨的是艺术的起源问题,在他看来,艺术的进化是一种由低级形式到高级形式的演进,越是粗拙,越是接近艺术的源头,为欧洲人嘲弄的豪萨木门因其丑陋和幼稚,无疑就是见证艺术起源的活化石。格罗塞代表性的观点大致反映了当时欧洲人对于非洲艺术看法的一个侧面,非洲艺术成为他们追溯自身遥远过去的似是而非的意象。

  欧洲人对非洲艺术的贬抑,是欧洲中心主义的产物,符合萨义德《东方学》关于“文化霸权”的观点,即欧洲从文本上构建非欧洲世界的形象,从而达到歪曲利用甚至侵略颠覆的目的。从理论上说,欧洲中心主义是一种将欧洲人与非欧洲人区分开来的观念,其文化的核心是要使这一文化在欧洲内和欧洲外都获得霸权地位——认为欧洲民族和文化优越于所有非欧洲的民族和文化。非洲艺术也被欧洲建构为“他者”来表述和评价,在建构的过程中,欧洲人基于自身的艺术观和艺术标准,通过运用一套复杂的语言与修辞策略设置了一系列二元对立,如文明与野蛮、理性与非理性、先进与落后、科学与迷信等,映衬着非洲的“荒蛮大地”。在欧洲中心主义的导引下,人们充满着偏见,或忽视非洲艺术的存在,或否定非洲艺术的价值和意义。更重要的是,这种认识交织在相当复杂的历史语境中,树立了欧洲的文化霸权地位,为欧洲(中心)—非洲(边缘)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如今来看所谓“艺术”,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概念,比如人类学家格尔兹、艺术人类学家罗伯特·莱顿都认为艺术“难以定义”。实际上,这样的“难以定义”,其根源来自于欧洲对“艺术”界定的垄断,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欧洲艺术概念的局限性。自地理大发现以来,欧洲的艺术观念席卷全球,占据着思想上的“霸权”地位,世界上所有艺术形式都在其表述与被表述的范围之内,特别是像非洲这样的殖民地,不仅政治、经济处于被支配的边缘境地,其文化、艺术也被建构为欧洲话语体系的从属部分。作为人类行为的特殊领域,有关艺术的学理观念来自欧洲学术界悠久的知识脉络,在对非欧洲艺术界定时却常忽略了认知对象所具有的特殊性,加上欧洲中心主义的偏见,从而导致一系列的问题,这也是近代以来非洲艺术不可回避的历史遭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