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logo

您的当前位置:代表委员

葛剑雄:解决教育问题不能只盯高考改革

2014-03-07  

来源: 人民网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高校办学自主权,鼓励发展民办学校。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每一届政府对教育问题的关注程度都很高,也出台了不少措施,尤其这几年,高考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我认为,教育不仅仅是指高考,但整个社会把高考看得太重,“一考定终身”的观念深入人心。
  当前社会之所以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大家的观念普遍认为“大学是唯一出路”。
  为了孩子的高考,准备工作已经从高中延伸到初中、小升初、进小学,甚至到选择幼儿园、学前班,都在竞争。这种现象不仅中国历史上没有,就连世界历史上也罕见,包括亚洲各国比如日本、韩国等也非常重视教育,但都没有这样的状况。
  根据国家的规划,我们面对的现实是,到2020年大学毛录取率达到40%。也就是同龄人之间,理论上讲,十个学生只有四个是可以读大学的。
  那其他60%的人干什么呢?如果能让其他60%的人愉快地从农、做工、经商或者从事其他职业,那么大学的高考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这样就可以比较从容地来改革高考。
  另一个思路是,既然4个名额太少,那么扩大招生。但是综观整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也不是人人都读大学,虽然有的国家毛录取率比中国高,但中间淘汰、中途辍学的也不少,最后真正大学毕业的也就百分之四五十。那为什么其他国家压力就没有这么大呢?了解后可知,他们的年轻人在升学过程中都逐步分流了。比如德国,很多年轻人的志向就是选择做技工,所以不需要上全日制的大学,美国也是如此。还有一部分会选择先工作,然后再去接受成人教育,乃至读研究生。在高考前,大家目标就已经很明确,不会人人去考大学,从而合理分流。
  目前我国政府要考虑的是如何办好义务制教育,在义务教育阶段结束后引导青年向不同的方向发展,同时需要提高普通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
  如果他们跟大学毕业生、白领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社会的分流阻力也就变小,社会就会更加和谐,年轻人才能够健康地成长发展。人尽其才,才尽其用,我们国家需要各行各业的各种人才,并不仅限于大学生。
  如果只是盲目地通过扩招、增加大学的毛入学率来解决,那还是会出现不少问题
  第一,钱从哪里来?第二,这些大学生将来怎么消化?这容易造成人才的浪费,因为有些岗位是不需要大学毕业就可以做的。比如说前段时间复旦大学图书馆要招一名古籍修补的员工,我的要求就是有兴趣、愿意干,手要巧、动手能力强,因为工作性质相对枯燥,我当时提出中专生都可以,但相关部门说不行,后来我也做了妥协,招了个大专生。我考虑到,这项工作的很多技艺,包括古籍知识都可以在工作中再学,类似这种现象的很多,这实际上是人才的浪费。
  针对招生考试本身,也需要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找到问题的症结。看到现在公布出来的新考试办法,我认为还是没有很坚实的调查数据表明现行的办法不好。现行的考试方法,实际上是多年改革的结果,比如考试的科目,也是经过不断的试验定下来的,现在要匆匆忙忙地改并不可取。比如有人提出高考取消外语,或者降低外语的权重,其实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即使要改,也应该首先调整外语教学大纲里面规定的课程、学习程度之类,不能说外语学得不好,就要减轻权重,那不就是鼓励大家不好好学习吗?
  如果说考试的方式不适宜学生正常发挥,那么应该调查数据显示占的百分比有多少,不能以几个个案来涵盖一切,个案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采取特殊的政策,制度本身不应该轻易被否定。现有的办法都是经过多年的修改得出来的,应该慎重对待。
  还有人建议多元录取,有一定道理,但要看到中国的现状,一旦实行多元录取,各种状况就出现了,比如伪造奥数、三好学生等证书,跑步作弊等等。当然深入改革是对的,但要慎重,要找到一个好的切入口。综合以上各种原因,我对现在提到的这些方案并不满意。
  很流行的一个说法叫“一考定终身”。一个人考完一次之后,难道不允许再考一次吗?即使考不上大学,怎么就定终身了呢?考不上完全可以去工作的,所以“一考定终身”这种话随意说出口,其实是鼓励学生去只走考大学这条路。
  高考改革要注意适应中国的国情,比如多次考试,这一方面有利于让学生的水平得到发挥,但另一方面也加重了家长和社会的负担,考试是需要成本的,多考几次当然就花得多。
  大学不是义务制教育,需要投入很多钱,最后可能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简单地增加录取名额,而是在于学生的分流。教育改革应该是全社会的事,应该全面改革,而不应仅仅是盯住高校,局限于招生、考试、录取这些环节。

 

责编:赵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