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翠翠:史论系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2014-02-03


  

   【简介】臧翠翠,2003年至2007年就读于史论系本科,2007年至2009年攻读硕士学位,师从尚刚老师。现就职于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问:您算是咱们系里比较年轻的系友了。您当时为什么会选择报考艺术史论系呢?

  答:我是2003年就到艺术史论系读本科了。应该说当时对艺术史论的认知是非常浅薄的。误打误撞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挺喜欢这个专业,而且系里的老师治学都非常严谨,为人平和,更加深了我对史论专业的热爱。后来,因为我对工艺美术史更有兴趣,而且仰慕尚刚先生深厚的学养和对学术的热忱,所以2007年本科毕业后我就拜在尚刚先生门下,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  

  问:您能讲讲您求学中难忘的回忆或者收获吗?

  答:我就谈谈史论系的老师吧。系里每个老师的个性都非常鲜明,教学方式又各有特点,至今回想起他们那些很经典的形象和瞬间仍忍俊不禁。

  尚刚老师性格像老小孩,不过他又不太老,大概应该叫大小孩。同学们都爱跟他亲近。虽然尚老师讲课的时候一丝不苟,但间歇的时候又特别喜欢讲笑话。不过偷偷的说,他的笑话通常都很冷,很难找到笑点。当然,在学术方面,尚刚老师深厚的学养和严谨的态度都是我所景仰的。张夫也老师可谓是才华横溢。他既是西方设计史研究领域的翘楚,又擅长纤维设计、绘画创作。张老师胖胖的,人很和蔼。他的设计史课一般安排在上午半天,每次讲完课,都会说,祝大家胃口好。这样亲切的话语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张敢老师年轻帅气又风趣,深受女孩子欢迎。他讲课注重细节,深入浅出,容易让人记忆深刻。同样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邱才桢老师,上课总是带一个特别大的保温杯。他授课完毕后会让我们逐个选题做报告。开始的时候大家不是很适应,但是后来发觉,这种教学方式更能培养我们梳理贯通知识的能力。李静杰老师曾留学日本,为人彬彬有礼。他对学生态度十分客气,但要求又很严格。大二暑假,他曾带我们去四川考察佛教美术。攀高山、入深林,行程安排特别紧凑,而且不许叫苦叫累。每至一处,李老师都能详细介绍作品的年代、背景、内容等,对佛教题材、故事如数家珍,信手拈来。

  系里老师众多,不能一一回忆。但他们的学识和人格的影响至今仍使我受益匪浅。当然我的收获还有那些基本而且必要的专业知识以及学习方法和能力。我想,这些大概就是我在艺术史论系求学过程中难忘的回忆和收获了吧。  

  问:您现在在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工作。艺术市场的工作似乎有越来越吸引人的趋势。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工作,以及您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吗?

  答:我进入诚轩拍卖有限公司最初的机缘是一个师姐找我去公司实习。经过大概半年多的了解,我觉得诚轩拍卖公司的整体氛围和工作内容都比较适合我,于是我就正式留下工作。到现在,已经有近5年时间了。

  如今我工作所在的部门是中国书画部,主要负责拍品征集和图录编写。虽然每天接触的都是绘画作品,但是拍卖并不是听起来那么时髦的工作。每季大致要经过拍品的征集、鉴定筛选、编写图录、展览拍卖等几个环节,由于时间紧张,难免辛苦。不过能为自己喜爱的作品找到珍重的藏家,这份成就感和满足感是任何言辞都无法比拟的。  

  问:您觉得艺术史论这一专业对您有怎样的影响呢?

  答:专业的选择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隆重些讲,艺术史论专业应该是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吧。如果没有进入史论系,今天我所处的应该是一个跟艺术完全不相干的环境,对艺术品的欣赏也不会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对包括工作、生活、审美等多方面的影响。我很自豪于这种人生的变化。  

  问:最后,您有什么想对艺术史论系或者学弟学妹们说的话吗?

  答:艺术史论的研究仍然有很广阔的空间,但同时又是很寂寞的。希望学弟学妹们共同努力,在相关领域提升清华美院史论系的影响力。也祝艺术史论系越办越好!

  (采访:李宏洁)

  

  

  


文档来源: 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