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身在天涯不知远,情系史论尤为近

2014-02-03


  

2002届张健 2012年

  【简介】张健,江苏徐州人,1998年至2002年就读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研究方向为漆工艺理论、工艺美术历史及理论,担任《中国工艺美术全集·福建卷》省卷主编。

  问:您当初是如何了解到史论系这一专业并报考的呢?

  答:在我就读的高中有位学兄1996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史论系,到北京读书,就引起我的关注。后来我尝试去了解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史论系的考试方式以及其他院校史论专业的一些信息。1998年,因南京艺术学院不招史论专业,于是我先去沈阳参加了鲁迅美术学院史论专业的考试,后又去南京参加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史论专业的考试。在两个院校专业考试都通过的情况下,我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史论系放在第一志愿,当时是抱着拼的心态去准备高考的。当年史论系在江苏省只招收一名学生,幸运的是我被录取了。  

  问:能和我们分享你们师生或者朋友间的趣事吗?

  答:我觉得在系里读书的时候有很多关系不错的同学,除了史论系以外,与学院其他系的关系融洽的同学也不少。当然,系里的老师们对我们都很关心,不仅仅是学习上,包括生活上也给予了不少的照顾,毕竟我们同学来自天南海北,生活差异很大。

  因为我们班和老师们的关系还不错,所以趣事不少。但我想说件难忘的事,是与尚刚老师有关的。2000年,尚老师和邹文老师带系里一支小分队外出考察,路线是自大同南下,穿山西,再从三门峡向东,横河南,最后从安阳北上,越河北回京。行至邯郸,参观完南北响堂山石窟,晚上因房间不够,尚老师叫我到他房间住。晚上休息前,看到尚老师拿出一个笔记本,埋头写东西,我凑过去看,原来尚老师在整理当日参观后的心得及资料。笔记本上已经写满了前面的行程考察心得。其实尚老师对南北朝工艺史料掌握已无出其右,却仍有谦虚学习的心态,这事对我触动很大。尤其是尚老师讲到,实地考察要和典籍史料相互印证,这样做学问才踏实。这话让我受用终生。  

  问:您如今是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院艺术史论系的系主任了,在史论系的学习对您的工作有哪些影响?

  答:首先要感谢系里的培养,至少让我懂得了史论专业知识架构所应该具备的课程体系,因此我在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史论系设置课程的时候,多源自我接受的教育。当然,因生源的不同,在培养体系方面还是要依据福建的实际情况,最重要的一点是打牢学生的理论基础,为他们今后的就业或深造提供保证。

  另外在系里最大的收获是严谨的学术态度和谦虚不满的求知欲望,这对我现在的工作和学习有很大的帮助。明年我开始招收工艺美术理论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或许我能给予他或教给他的东西不多,但我想我会把在史论系里学习和收获的对待专业的心态传给他,让他懂得怎么做研究。  

  问:您工作期间又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呢?

  答:我工作的时间不算久,十年左右,经验方面与老师及学兄们相比差距甚远。一些事情也不知算不算难忘的经历,福建省是工艺美术大省,工艺门类繁多,技艺精湛,但理论研究欠缺,而且省内一直以来也很少有院校重视工艺美术理论的研究。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早有计划成立理论教研室,却因阻力重重作罢。后来在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林院长的支持下成立了艺术史论系,这给我们做理论研究的提供了一个平台,紧接着在2011年下半年,福建省将《中国工艺美术全集·福建卷》的编撰任务交予学院,具体由史论系操作,我们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也深感机会难得,应尽最大努力去完成这项任务。  

  问:您认为艺术史论专业给您带来了些什么,相较于您就读时或之前,您如今对这一专业的看法有何改变?

  答:我觉得艺术史论专业给了我一个学术发展的方向,参加工作后仍有幸致力于工艺美术理论的研究。且鉴于福建的情况,我是先从漆工艺理论研究入手,再逐步搭建工艺美术理论研究的平台。当然,在这个学术发展方向的基础上,我们筹建了福建省第一个艺术理论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承担《中国工艺美术全集·福建卷》这个系统展示福建工艺美术全貌的任务,这都是学习史论专业所带来的。

  我对史论专业,特别是工艺美术理论专业的热情从没改变。读书前是盲目热爱,读书时是真心的热爱,工作后则是理性的热爱。从1997年教育部取消工艺美术专业到2012年重新恢复,实质也证明工艺美术在当前文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我觉得我坚持工艺美术理论研究是值得的。衷心希望工艺美术理论研究长盛不衰。  

  问:在学习和就业(工作)方面,您有什么好的经验或建议给学弟学妹们?

  答:学习方面我没有好的经验,毕竟现在的学习学妹们都很会学习,我只是提个建议,系里的老师们大多有几十年的理论研究经验,他们也是真心爱护学生,所以,在专业上多听听老师们的意见,是大有裨益的。

  在就业和工作方面我有些心得,可以与学弟学妹们分享。理论研究的领域是广阔的,不仅仅体现在研究范畴方面,也体现在不同地域。北京是个人才扎堆的地方,纵使几十年的历练也不一定能做出成果来。相反,京外的空间更加广阔,而且理论的真正发展是全国各地的共同发展。同时,在地方做研究也比较容易出成果。至于工作后,我个人觉得首先要确定个人的研究方向,这会对今后的发展有持续重要的影响,毕竟理论研究是要不断积累的。当然,对于个人研究方向的确定,我建议一是要真心喜欢;二是能切合当地实际;三是要有恒心,能耐得住寂寞。  

  问:说说您对咱们史论系未来的期待和展望吧。

  答:期望咱们史论系能充分发挥学科优势,特别是在工艺美术理论研究方面,能汇集全国各地工艺美术理论的研究成果,能凝聚工艺美术理论研究的学者,共同实现工艺美术理论学科的新发展;在做强工艺美术理论研究的同时,进一步树立咱们系的学术权威性。

  我期待咱们史论系在未来能大放异彩,成为国际艺术理论界的旗帜。特别是在工艺美术理论研究方面,真正成为国际工艺美术理论研究的重镇。  

  下面是张健写给系庆的一段话:

  身在天涯不知远,情系史论尤为近;

  她是承载我们激扬青春的地方,

  她是我们学术研究方向的司南,

  她饱含我们师辈温情的谆谆教诲,

  她提供我们自由学术精神的源泉;

  她就是赋予我们学识和力量的艺术史论系;

  愿您青春永驻,芬芳馥郁!

  

  (采访:郦宁宁)


文档来源: 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