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艺术史论助我“有的放矢”

2014-02-03


  【简介】夏雷,清华大学艺术史论系(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99届本科毕业生,曾任上造影视文化美术设计工作,毕业后从事室内设计、环艺设计、CG美术等艺术设计类工作长达13年。

  问:您当初为何选择了艺术史论系这一专业呢?

  答:我以前非常喜欢绘画,不过当时我上的也是普通高中,在专业方面不是很突出。跟许多长期学习专业美术的同学比较,还是有一定差距。毕竟他们在艺术高校,有时候一天八小时都在画画,而我们却一天八小时都在学习文化课程。但是那时我的文化成绩比较好,而又因为我本身非常喜欢画画,综合这两点考虑,我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进入了清华大学的艺术史论系。

  问:您觉得在艺术史论系里经历过哪些难忘的事情呢?

  答:说起来大学期间我出去过两次,都让我挺难忘的,这两次经历即可以说是考察,也可以说是采风吧。一次是我们去陕西西安,然后是天水,看到了许多经典的文物古迹,见到了很多以前只能在书里面看到的壁画、工艺美术品等等;还有一次去了上海,景德镇,宜兴一带。之前我作为学生,平时的日常活动都是在学校或者家中进行的,也没怎么出去过,后来在大一大二期间系里都组织了外出考察活动。当时除了我们同一届的以外还有其他届的同学,以及带领我们的李砚祖老师和尚刚老师。大家一起出行挺好的,每次考察都有十天左右,增长了不少见识。又因为我是北京本地的学生,平时日常生活都在北京附近,难得能够有独立出行的时候,因此这两次外出考察的经历对我来说就显得非常珍贵了。

  问:您觉得在学习期间,本系哪些老师给您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答:艺术史论系的老师给我的印象都挺深的,首先就是奚静之老师,因为她特别和蔼,当时给我们讲俄罗斯时期的美术。我记得她年岁挺高的,95年左右已经快退休了。还有就是尚刚老师,我记得他字写得特别好,还有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上课的时候挺严厉,而且尚老师说的每句话都有根有据,都是有文献支持的,不过他说话其实也很幽默的。张夫也老师也很好,当初他刚留日回来。张老师的见识非常广,看的东西也很多,当时上课就给我们放幻灯片,为我们补充了许多课外的知识,也让我们了解到很多书外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我上课还是挺认真的,所以真的不只一两位老师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举个例子,比如赵萌老师,当时的副系主任。赵老师并不教授理论相关的内容,他主要就是教一些绘画技巧,动手实践方面的事情,当时教我们素描等等,我自己又很喜欢画画相关的活动,就觉得挺有意思的。

  问:根据我们之前同学的联系,您现在是在做艺术设计方面的相关工作,那么您觉得在艺术史论系的学习对您现在的工作带来了哪些影响呢?

  答:像我之前做的室内设计、环艺方面的工作,还有现在做的CG方面的设计工作,这一类艺术设计方面的工作,也并不是凭空就能做的,而是需要大量的学习和借鉴,因此必须通过尽可能多地增长见识、获取素材才能够满足设计的需求。而学习史论的优势就在这里,上学期间你学习和见识了各式各样的艺术风格,了解了很多不同风格的艺术作品,所以在你做设计的时候才能设计得丰富而又合情合理。比如说你做装修工作,需要做一个欧式风格的设计,而你在学习期间已经了解到巴洛克、洛可可等风格,你就能明白欧式风格是怎么回事,因此相较一些完全只掌握技法,整天只是在画画而没读书的设计者,你就能做出更加优秀合理的设计作品。总之在史论系通过长期的阅读和学习,掌握的信息量会比较大,做相应的设计工作时就能从相应的“知识库”里调集知识,找到参考对象与素材,也更能够做到“有的放矢”,更有针对性。比如你对某一方面的内容并不特别了解,但是凭借你对艺术历史的整体把握,你也就能较快地找到准确的信息来源。设计也能符合历史和文化,从而避免现在经常出现的一些所谓的“混搭”现象。

  问:您对我们艺术史论系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期望?

  答:其实我认为我们当初的那种教学模式就挺不错的,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参与实践,进行一些实际动手的活动,不光是素描色彩,还有剪纸、陶瓷、摄影等等。然后在大三大四的学习中再增加理论的成份,学习一些艺术概论和工艺美术等知识,先实践后理论,将二者结合起来。我觉得艺术史论系在未来也应该继承和发扬这种教学模式,以理论为主,但是也保证实践的教学,让史论系的学生涉猎到各种艺术方面的知识。另外,史论系的同学应该要树立一种对艺术的良好心态,实际上我认为艺术并没有一个标准,应该呈现一种百花齐放,多元化的发展方式。并不是说哪种画就一定比其它画好,实际上没有好坏之分,多数是风格上的差异,只是说大家是否能欣赏,这一点是需要大家在学习与积累的过程中逐渐理解的。

  问:您对我们艺术史论系三十周年的系庆有些什么期待吗?

  答:我其实比较希望史论系能够做一些老师们的教学成果展出,史论系毕竟已经建系三十周年了,老师以及他们的学生们应该也在各方面做出了突出的成就。我挺期待在系庆上能够看到这些老师的研究展示,我觉得大多数往届生可能也会比较期待这些项目的相关信息。

  (采访:黎子然)


文档来源: 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