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川:普通艺术史研究呈现的四个层面

2014-02-03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一川教授发言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一川教授:我们都知道,有美术史,我们同时也知道有艺术史,艺术史和美术史翻译成英文是一个词,如果要有变化就是加一个s,加了s跟不加s有没有不一样?在英文里,美术跟艺术是一个词,到中文艺术跟美术还是有区别的,艺术指各种艺术门类,美术是指具体的艺术。我们应该首先冷静地理解,我们今天的人文学科所处的特定的全球学术语境。

  第一,传统的本质主义及形而上学思维早已解体,很难为宏大的、包罗万象的有机整体般的学术研究找到统一的学术资源。

  第二,跨学科已成为当前学术研究的一种常态现象。

  第三,跨界和跨媒体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创作的通常情况。

  第四,基于国际互联网这一媒介网络的学术探讨,已经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趋势,这些情况会对艺术学研究构成这样那样的深远影响,置身在这样新的学术语境中,我们无处可逃,我们别无选择,但也可以对各自学校学科点及学者自己的具体的普通艺术史工作方式有所自觉,有所选择。

  我在这里想指出几个以下方面或者层面,就是在艺术学理论下从事普通艺术学思考,可以有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基于普通艺术学视野下的单一类型的艺术史研究,这可以说是一种最低限度、最低层次的普通艺术史的概念,它要求从普通艺术学的跨类型视野出发,去关照单一的艺术类型的历史演变。比如在艺术学理论的框架中思考中国美术史、中国电影史、中国音乐史等单一的艺术类型的历史,要把它放到宽厚的普通艺术史的视野中去综合的审视,甚至做跨学科的审视,尽量体现普通艺术史对于类型艺术史的渗透。

  第二个层次,多种类型艺术史观念和思想的打通研究,就是从跨类型的艺术史现象中,提炼出一种或者多种共通的艺术史观念,由此展开通畅式的研究,这可能有更高的要求。

  第三,两种类型的艺术史的比较研究。比如把中国音乐史和中国戏曲史结合起来比较,把中国文学史和中国电影史结合起来比较,因为电影有很多是来自文学作品的改编,展开这两种艺术史的比较。或者把某种宗教音乐史和它的绘画史结合起来比较研究等等。这样的两种类型艺术史比较研究,应当有可能成为普通艺术史研究的一种路径。

  第四,假如出现一种跨越多种艺术类型的艺术史的整合研究,我们可能不应当奇怪。从理论上讲,这样的容纳广泛的跨类型普通艺术史研究是可以的和可以期待的。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可能性很小。一个人的能力有限,精力有限,专注度也有限,要把所有的艺术史都通吃,谈何容易。所以从现实来说,可能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今天我们失去了本质主义、形而上学宏大的支撑以后,这样的可能是凤毛麟角。但是尽管是凤毛麟角,我认为从理论上还是可以期待的,也许有一天会出现这样天才式的人物,他可以把所有的艺术类型的历史都可以通串起来,加以研究,今天不行,但是有了我们艺术学理论这个体制,有了学科体制以后,人的创造力可能就往这边凝聚过来,也许有一天它是可以期待的。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普通艺术史研究逐渐会呈现出四个层面的可能性:第一,普遍性视野中的单类型艺术史研究;第二,多种类型艺术史观念比较研究;第三,两种类型艺术史比较研究;第四,跨类型艺术史的整合研究。

    

  责任编辑:颜兵


文档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