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致辞

2014-02-03


    

  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致辞   记者 张哲/摄

  

  谢维和(清华大学副校长):尊敬的奚先生和各位老先生,尊敬的各个学校的代表,各位校友,美院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早上好!我首先代表学校对清华美院艺术史论系的三十周岁生日表示祝贺,对艺术学理论高端论坛的召开表示祝贺,对美术学院已经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刚才我们看见,奚先生清晰地描述了史论系从成立到发展的种种喜悦与坎坷,一方面反映了她对史论系的牵挂和关心,史论系的发展始终在以奚静之老先生为代表的先生心里。另一方面,他们这么自豪地谈起系里的发展,也充分说明这个系是成功的,办这个系的决策是正确的。我建议大家为老先生,包括各位领导、校内校外的专家、校友,鼓掌表示感谢。

  因为我不是学艺术的,不大懂艺术,只能从别人那儿知道一些关于艺术的说法。比如我曾经看书看到王瑶——过去我们清华老中文系的教授,后来到北大中文系当系主任了——他早在三十年代就说过,艺术史的课程在一个大学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程,而且艺术史课程的开设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学校课程开课的水平。我当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重要性,后来和我们美院的同志、院里系里的领导、国外大学的校长都谈论过艺术史课程开设的问题,我越来越感觉到艺术史论学科的重要性。所以我才能理解奚先生谈到史论系成立时的那种溢于言表的自豪与骄傲,真是用正确的方式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一个大学,包括学院,绝对不能忽视艺术史论学科的建设,从我作为学校的工作人员来讲,加强整个课程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对美院的学生有好处,对整个清华的学生都是有好处的,有益于全面人才的培养。学校也会继续将这门学科很好地办下去。

  “三十而立”,题目取得很好,确实立起来。像奚先生刚才如数家珍的毕业生们,包括他们的成果和在学术界的影响,这是一个学科办得成功与否的最重要的标志,我都觉得既骄傲又兴奋。但是我又在想,为什么清华的这个学科能办得这么成功呢?为什么能培养和吸收这么多的人才呢?当然有很多原因包括老先生的努力,中央工艺美院的传统,对这个学科价值重要性的认识,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我个人揣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艺术史论学科确实和工艺美院原来的设计艺术学科紧密地结合起来了,有非常强的依托和扎实的基础。这是整体实力的体现。我也希望在这方面能做更多的工作。

  在取得辉煌成果的同时,我们也面临着挑战。学院、艺术界和社会,对史论系的要求和期待会更高,评价标准会更高,能做更多事情的期待也更高了。怎样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向前开拓发展,尤其是处在艺术发展非常繁荣的时代?非常清晰地记得两三年前——不能像奚先生一样记得那样清楚——北京有一家奥加博物馆,工艺系的老师在那里搞了一次工艺方面——包括金属、玻璃、陶瓷等在内的艺术展览。展览当然很精彩,还有更精彩是展览的题目,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和争议性的题目——“正在改变的传统”。我清晰地记得在当时的会场上,老先生和年轻人们发表了很多看法:我们艺术设计包括整个工艺美术的传统在改变吗?在改变的过程中怎样既继承传统又融入时代的元素呢?这些讨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以后的不同场合以不同形式讨论过这次展览,特别是讨论这个标题,非常有意思。这也是给设计艺术史提出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整个艺术设计史正在发生变化,是延续、是革命、还是转型?为什么这个标题一提出就引起争论呢?我不是要在这里给大家出题目,只是想把一点感受借机会表达出来。当然还有更多的话题值得去研究,但是在奥加博物馆的这个话题的分量已经够重了。前些时候工艺美术系在南通的系列展,题目中也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当代工艺美术”。我当时也不很明白,就问旁边一个学者,工艺美术分当代和非当代吗?他说过去讲工艺美术似乎都是传统的东西。我问这是不是个新概念呢?他说是的。

  我是外行我不懂,如此种种吧。这些事足以说明史论系的发展在三十而立的基础上有一个非常好的势头,但同样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和领域,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探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坚信我们的史论系会发展得更好,特别是面对时代问题上,会做出具有标杆性质的回答。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做得到,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颜兵


文档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