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论系系友代表杨先艺、张健致辞

2014-02-03


  

  

  史论系系友代表杨先艺致辞   记者 张哲/摄

   

  杨先艺(史论系系友):谢谢今天在座的各位领导、嘉宾、校友、老师同学们。我是1985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史论系的,现在看到我们的老师非常激动。当时是怀着很伟大的人生梦想考入学校的。一进校门,记得迎新的是曲欣老师,我们的班主任是张夫也老师。当时墙面上有四个大字“衣食住行”,那个时候我不明白,我明明考的是美院。我后来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要我们搞好最基本的东西。清华美院艺术史论系在中央工艺美院史论系的基础上,把这种传统不断地延伸下去,它就是中国最早的,第一个搞设计学的院校。所以当时就感觉非常兴奋,能够考入这样一个学校。

  我1989年毕业后到了武汉理工大学。多年以来,我一直延续着母校的传统。武汉理工大学现在有两个一级学科的博士点,艺术学理论,设计学。每年都会招一届本科生,每一届大概二十人左右。直到现在我们还在传承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优良传统,我们要把这个根守住。看到奚静之先生,记得她教我们俄罗斯巡回画派,就讲了一张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当时就觉得奚静之先生是我们史论系最好的讲课风景;我还记得王家树先生给我们讲工艺美学,讲到白毛女的红头绳,一个简单的红头绳,代表中国的传统美学,我深受感动。直到今天,我在武汉理工大学也把这个事例教给我的学生,我的硕士和博士,让他们把这种传统的史论系的人文涵养,一直传承下去。吴达志先生,记得上课时放幻灯片,用幻灯机一张张地投影,偶然卡壳了,他就从头再来,让我感受到一种踏实的学风;还记得叶喆民先生,教我们陶瓷史和书法史,我们感受到叶先生人格的高贵;还记得尚爱松先生,他教我们古书画欣赏,他的每一句诗都引起我们对人文对历史的一种遐想;尚刚老师,他给我们讲元代的工艺美术,他的教学风范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和影响;张夫也老师上课非常认真幽默,包括他编写的外国工艺美术史,都是我们武汉理工大学考博的专用教材。所有这些教授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今天,我们如何把这种传统发扬下去,把这种文化底蕴、办学特点和办学传统延续下去?刚才83级的师兄们都很优秀,我们85级的同学也在朝他们那个方向努力。从1999年,我就在武汉理工大学当系主任,但到了这几年,设计史论系已经摇摇欲坠了。确实因为武汉理工大学的设计史论人才也比较少,有领导就跟我说就不要办了。我今天参加了系庆活动,很受鼓舞,我一定要把工艺美术学、工艺美术史论、设计史论的根守住,我们武汉理工大学的史论专业,我一定要把它继续办下去,而且要办好。这是我的一个承诺。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设计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盲目崇洋,把传统的工艺美术给丢失了。我如果也将此丢失,那么,身为一个校友对不起老先生。

  最后,祝在座的所有朋友、校友们身体健康,幸福美满!谢谢大家!

   

  

  

  史论系系友代表张健致辞  记者 张哲/摄

   

  张健(史论系系友):尊敬的来宾,各位老师,各位学长,学弟学妹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相聚在清华美院,共同庆祝史论系三十周年华诞。说实话,我作为一个后辈,让我上台讲话,我感到非常惶恐。毕竟很多学长和学弟们在学术上远胜于我,我仍然需要继续努力。但是为了献上对三十周年系庆的美好祝愿,我义不容辞地站在了这里。

  如果说我们在工艺美术理论研究,史论教育传统方面有可取之处的话,这是和系里的培养支持分不开的。15年前,我从徐州来北京求学,怀揣的是工艺美术研究的理想。4年后我毕业,到福建的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任职,从事工艺美术理论的教学工作。8年的时间,也就是在3年前,在我们系里的支持下,福州大学成立了福建省第一个艺术史论系,也算是将我们系的艺术理论教育和史论研究带到了福建去。也希望多年以后我们系理论研究的优良传统能够真正在福建生根发芽。所以,我想代表我们年轻一代的系友,对系里的支持和培养表示感谢。

  三十年来,我们系的名称几经改变,从工艺美术史系到工艺美术学系,再到艺术设计学系,最后变成艺术史论系,但我们系传承老先生的克己求真的教学理念没有改变过。三十年以来,我们系的理论研究领域不断扩展,从工艺美术研究领域到设计理论研究领域再拓展到美术理论研究领域,但是我们系独立自由的研究精神,也没有发生改变。三十年以来,我们系的师资几经更迭,老先生们已经退居二线,中年的老师支撑大梁,年轻的老师也不断补充进来。但无论师资如何更迭,系里老师们对学生的爱护之情从来没有改变。即便我们身处京外,也不断受到老先生们的关心和教诲,系里对学生的培养真厚重,我们只有以努力工作做报答。最后,我祝愿咱们史论系三十周年庆祝大会圆满成功,祝愿我们系未来再展宏图,祝愿在座的诸位万事顺遂,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颜兵


文档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