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龙:关于中国古代治边政策的几点思考 ——以“羁縻”为中心

2013-11-21


  对中国古代治边政策的研究,学界一直较为关注,出版了诸多系统性专著,而且对某一朝代治边政策,或对某一地区具体治策的研究日益具体而深入似乎已经成为趋势。综观已有的研究,虽然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有了较大发展,但是在一些基本问题的研究方面依然还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比如,古人和今人多习惯用“羁縻”来概述历代王朝边疆治策的特点,但“羁縻”的具体含义如何?“羁縻”一词是否可以概括历代王朝治边的特点?如果可以那么历代王朝的羁縻治策是否有差别?这些基础性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对于“羁縻”的研究,事关对历代王朝治边政策的认识,是最基础的问题之一。遗憾的是学界对“羁縻”的含义少有关注,认知程度还停留在唐代人理解的水平上,甚至将“羁縻”和“笼络”划等号,似乎意味着历代王朝对羁縻地区放任自流,完全忽略其中“管理”的要义,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们对于历代治边政策性质的深入了解和精髓的把握。

  可以认为“羁縻”之要义是控制。依据对古籍的检索和分析,司马迁是第一个用“羁縻”一词用于概括中央王朝治边政策的正史作者,而唐人司马贞、颜师古则最早对司马迁所用的“羁縻”一词的含义做了有益探讨,并形成了迄今为止仅有的两种解释,对今人构成了严重影响。中华书局本《史记》上述记载下引有唐人司马贞《索隐》案:“羁,马络头也。縻,牛缰也。汉官仪‘马云羁,牛云縻’。言制四夷如牛马之受羁縻也。”此为司马贞对“羁縻”一词的解释。唐人颜师古对“羁縻”的认定则是针对《汉书》卷25下《郊祀志》所载“方士之候神入海求蓬莱者终无验,公孙卿犹以大人之迹为解。天子犹羁縻不绝,冀遇其真”做的注释:“羁縻,系联之意。马络头曰羁也。牛靷曰縻。”此为对“羁縻”一词的第二种解释。

  今人虽然很少关注“羁縻”,但却习惯用“羁縻政策”来概述历代治边政策,基本沿用了唐人对“羁縻”含义的解释,少有学者对其要义做进一步分析,甚至明确以“羁縻政策”为名的专门性著作的出版也出现的很晚,已经是21世纪初。

  但综合分析已经有的各种解释,不可否认的是:所谓“马络头”、“牛缰”应该是“羁縻”的本义,而之所以称马络头为“羁”、牛缰为“縻”,是因为这是针对两种不同对象而采取的不同的控制方式,虽然反映着“羁縻”具有一定的差异和灵活性,但其要义却是指用不同形式对不同对象进行“控制”。作为控制牛的牛靷虽然多被称为“縻”但在不同地区为达到不同目的其形式也有差异,只是其性质是相同的,即对牛施以某种“控制”。至于唐人颜师古“羁縻,系联之意”的解释,“系联”实际上表达的也是一种“控制”,只是“控制”的程度仅仅维持联系而已。

  基于上述分析并结合古籍对“羁縻”的使用情况,认为“羁縻”一词的要义就是“控制”,只是因为“控制”的程度因实施羁縻的主体和客体之间实力对比的不同而有很大差别,所以古人将“羁縻”一词用于指称历代王朝的治边政策时往往在使用上表现出十分宽泛和灵活,仅仅保持名义上的“朝贡”联系可以称为“羁縻”,但设置机构进行非直接或直接管理也可以称为“羁縻”,差别甚大,不可一概视之,更不可等同于“笼络”。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核心观点内容根据与会学者发言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王村村


文档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