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社会包容状况存在明显的二元分化倾向

2013-06-06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宗敏)近年来,随着国内社会矛盾增多、群体性事件频发,社会包容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建设与社会管理政策设计的重要指针。2012年12月3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发布了《中国社会包容与社会保护状况研究报告(2012)》,该报告设计了专门的量表并有效测量了当前我国城市社会包容的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我国总体社会包容指数值达到65.6,基本状态稳定。

  

  报告依据“中国社会态度和社会发展问卷调查(2012)”数据撰写完成。报告提供的分析显示,我国的社会包容由政府包容、社会保护、交换自由、社区参与、机会公平5个方面因素构成。

  

  在社会包容的5个方面因素中,社会保护指数值最高,达到89.1,接近优秀;社区参与指数和政府包容指数值分别达到了65.4和64.8,得到了城市居民的基本认可。但在机会公平与交易自由方面,现实状况尚不能有效满足广大公民的基本愿望,指数值分别只有58.1和50.6,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另外,东部地区的社会包容指数值低于中部地区,而西部地区最高,反映出东部地区快速发展过程中社会矛盾在积聚。

  

  报告指出,我国的社会包容状况存在明显的二元分化倾向。汉族、党员群体、不信教群体、非农户口人群、高收入家庭、国有单位员工、中层及以上管理者等认为社会更加包容;相反,少数民族、非党员群体、信教群体、农业户口人群、中低收入家庭、非国有单位员工、单位普通职工等则认为社会包容较差。

  

  汉族认为社会包容状况更佳,指数值达到66.4分,高出少数民族5.4分;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对社会包容评价分值达到67.4,比小学及以下者人群高出3分。党员群体感到其生活、工作环境更加包容,评价分值达到70.8,比非党员群体的65.6高出5分;信教群体社会包容指数显著低于不信教群体,说明该群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融入主流社会而信教。

  

  非农户口人群的评价显著高于农业户口,城市户口居民认为社会更加包容,而本地人和外地人的评价没有显著差异;月收入5000元以上人群比月收入1000元以下人群社会包容指数得分高出5.4分,高收入家庭认为社会更加包容;国有单位员工认为社会包容水平更高,非国有部门受排斥成为一种亟待消除的定势。单位中、高层领导的评价显著高于一般职工,反映出我国目前干群两类群体的主观评价差异和隔阂。

  

  针对我国社会包容状况和存在的问题,研究报告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认为要进一步深化经济、社会和政治体制改革,为公众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继续强化教育、健康医疗、职业培训等社会服务体系建设;促进社区和社会参与,加快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继续强化构建社会安全网;进一步加强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化建设,为广大公民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护。

 

 

 

责任编辑: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