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李汉林院长在《中国社会发展年度报告(2012)》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2013-06-07


 

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李汉林院长在《中国社会发展年度报告(2012)》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高全立院长,

  尊敬的赵剑英社长,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

  各位同事,

  大家下午好!

  首先,衷心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参加新闻发布会。在去年12月,我们社发院正式成立。今天,我们用成果发布和做学问的方式来纪念我们建院一周年,我想具有特殊的意义。

 

  大家知道,如何准确把握中国社会发展的形势,如何从人们日常生活一些具体的主观感受中观察我们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总体状况,如何分析和看待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对于人们做出正确的判断以及对于我们国家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经过多年的理论与方法准备,我们在2012年上半年开展了一项关于“中国社会态度与社会发展状况”的调查。我们希望通过观察人们的主观感受和社会态度,能够深入分析我们国家社会发展的状况。这样做的一个基本假定是,在一般的情况下,人们的主观感受能够反映出一个社会的客观现实;人们主观感受到的客观现实能够反映出一个国家社会治理的水平和社会发展的程度。

 

  这次调查推论的总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城市居民,通过多层随机抽样,我们从31个省市自治区即1223个市县区旗中抽出了60个市县区旗和540个社区委员会和居委会。然后,通过督导,组织各地的调查员完成由社区和居委会到住户的抽样和入户访谈。在这次调查的数据基础上,我们对中国社会发展的状况进行了分析。我们从社会发展的基本理念入手,具体分析了社会景气与社会信心、城市居民生活质量、城市基本公共服务状况、社会管理绩效、政府社会责任、公众参与以及社会包容七个方面的状况。

 

  关于政府社会责任,报告中我们主要试图从发展责任和治理责任两个角度切入,从经济绩效、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和政府管理四个方面来测量公众对政府社会责任现状的满意程度和未来的预期。结果显示,受访者对政府经济发展责任满意度最高(满意比例51%),依次是对环境保护责任(满意比例33%)和治理责任(满意比例29%)。对未来中国发展中政府责任的预期,受访者对经济发展责任(变好比率66%)和社会发展责任(变好比例64.1%)都表现出良好的预期。

 

  关于社会管理绩效评估,我们主要试图从基础秩序的维护、公共物品的供给、社会关系的协调以及公众参与的促进四个维度切入,来评估中国社会管理的绩效。结果显示,受访者对我们国家社会管理绩效的总体评分为62.03分;在社会管理绩效的四个方面上,受访者对基础秩序维护方面的评价最高,得分为62.64分,对社会关系协调方面的评价最低,得分为60.90分,而对公共物品供给方面的评价与对公众参与促进方面的评价居中,得分分别为62.30分和61.14分。

 

  关于中国社会包容与社会保护,我们主要从政府包容、社会保护、交换自主、社区参与以及机会公平五个方面入手来分析中国的社会包容与社会保护状况、存在的主要问题以及关键影响因素。结果显示,当前,受访者所评价的总体社会包容分值为65.6,表示基本状态稳定。在社会包容的5个方面构成中,社会保护指数最高,达到89.1,接近优秀;社区参与指数和政府包容指数分别达到了65.4和64.8,得到了中国城市居民的基本认可。

 

  关于中国城市居民生活质量,报告以人们对生活的总体满意程度、人们对未来生活的信心程度为测量指标,以“物质需求”、“社会情感需求”、“自我成就需求”和“社会环境需求”四个方面为主要考察领域。结果显示,以5分为满分,受访者对生活总体现状基本满意,得分为3.18分。从微观层次以个人基本需求为内容的生活条件来看,生活满意度得分为3.24分。从宏观层次即以社会制度为核心的社会质量来看,生活满意度得分为3.04分。

 

  关于公共服务与公众参与在上次的新闻发布会上,我的两位同事分别详细做了介绍,这里我就不重复。我的其他同事接下来将分别介绍其他各个专题报告的内容。我在这里,着重介绍一下社会景气与社会信心专题研究报告的主要内容。

 

  在中国社会景气与社会信心专题报告中,我们试图从满意度、相对剥夺感和对政府的信任度三个维度制作中国社会景气量表,来测量社会景气状况。我们希望,通过对这种主观感受的分析,可以使我们从宏观与微观两个方面来把握,国家的一些制度安排在哪些方面取得成绩,在哪些方面存在问题,从而使我们的研究者能够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使我们政策的制定者也能够相应地调整制度安排,使人民更满意,社会更景气。

 

  我们对社会景气与社会信心的数据分析结果归纳起来主要有下面六个方面:

 

  1. 目前中国社会景气指数为63,社会信心指数为75,人们对未来的发展预期较好。其中,宏观层面的社会信心指数为72,微观层面的社会信心指数为78,均处于较好水平,人们对未来的预期明显好于对现状的评判。这些数据的结果从一个侧面说明,尽管人们对目前社会方方面面的状况有诸多的不满意,但是,人们对我们这个国家未来的改革与发展仍然充满了期待和希望,这可能是我们进一步改革与发展的重要社会条件与基础。

 

  2.如果把社会景气指数的三个子量表展开来分析,我们发现,

 

  -- 人们在个体层次上的满意度(均值为63)要高于在社会总体层次上的满意度(均值为58)。在社会总体层次上的满意度中,人们最为满意的三项依次是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48%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社会的治安状况(39%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和教育事业的发展水平(39%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人们最不满意的三项依次是物价水平(65%认为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食品安全状况(53%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和环境质量状况(37%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在微观层次上的满意度中,人们最为满意的三项依次是家庭关系(75%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人际关系(60%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和健康状况(60%认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人们最不满意的三项依次是社会压力(36%认为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个人收入水平(31%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和住房状况(25%很不满意和较不满意)。

 

  -- 在相对剥夺感子量表中,人们在与社会上的其他人相比时对自己的评价要远低于与单位中相比时对自己的评价,人们在现状上的相对剥夺感要强于对未来预期的相对剥夺感,从现状出发,人们在经济地位(82%的受访者)和社会地位上(78%的受访者)的相对剥夺感更多具有“地位一致性”特征,在对经济收入与社会地位的现实满意度与未来预期比较上,更多的人们认为未来会变得更好(在经济收入上,57%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会变好,只有3%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会变差;在社会地位上,39%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会变好,只有5%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会变差);

 

  -- 在对政府的信任度子量表中,人们对政府总体层面的信任度(均值为67.4)高于对政府职能部门的信任度(均值为66.3),人们对政府总体层面最为信任的是政府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的能力(56%的受访者认为很信任和较信任);对政府职能部门最为信任的是法院(56%的受访者认为很信任和较信任)。

 

  3.受访者对社会微观层面的信心普遍好于对社会宏观层面的信心。其中对社会宏观层面各事项信心最为充足的是基础设施状况的改善(包括学校、医院、银行、商店、通信等)(65%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信心相比不足的是社会公平公正状况的改善(42%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对社会微观层面各事项信心最为充足的是家庭关系状况的改善(65%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信心相比不足的是社会地位状况的改善(39%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这些数据的结果再一次说明,人们对国家未来发展的希望远大于对目前社会方方面面状况诸多的失望,这可能是我们进一步改革与发展的重要社会条件与基础。

 

  4.受访者对未来三年的社会总体信心明显好于人们对现状的评价,说明受访者对社会状况的改善有着良好的期望。比如,人们认为基础设施建设(63%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教育水平(59%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社会保障水平(59%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治安状况(57%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医疗服务(56%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好)等方面在未来三年都会得到较大的改善。与这些方面相比,人们对环境质量(21%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差)、物价水平(31%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差)和食品安全(20%的受访者认为会变差)的改善信心不足。这需要政府在调整相应的社会政策的时候,充分注意大家在这方面的主观感受。

 

  5.社会关系的和谐状况影响受访者对社会景气状况的认知与评价,那些认为社会总体关系、不同群体间关系更为和谐的受访者对当下的社会景气状况也更为满意。多数受访者对当下的总体社会关系状况比较满意,但同时认为,贫富关系(认为穷人与富人关系和谐的比例为14%,不和谐的比例为45%)和干群关系(认为干部与群众关系和谐的比例为20%,不和谐的比例为28%)仍趋于紧张。这些状况的存在,在很大的程度上恶化了社会环境,影响了人们对国家社会景气状况的评判。

 

  6.我们观察到,对社会景气的总体评价,经常在网上论坛、博客、微博等发表评论或转发消息的受访者比不经常上网者要低,两者之间相差约1个数值。我们同时发现,与主要以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方式获取信息的受访者相比,那些主要以网络、手机信息等现代媒介为主要信息获得方式的受访者对社会景气的评价明显要低,两者之间相差约2个数值。这些都说明,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对人们行为与主观感受的影响是不一样的,中国目前确实存在着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两个舆论场,一方面,网络使人们找到了一个参与以及发表意见的渠道,在事实上起到了实践社会参与,通过“网络民主”吸纳和整合不同群体诉求与利益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网络的开放性,同时也使得人们找到一个宣泄与放大极端情绪的虚拟空间与舆论平台,引导得当,就会起到“安全阀”的积极作用;引导不当,就会使极端的声音更容易放大与传播,形成一种可怕的“网络暴力”,进而威胁一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这就要求我们同时要注意两个舆论场的作用,如果我们只关注一个而忽略另一个,并以此作为我们研究与实施制度安排的依据,都会使我们的行为造成偏颇和失误。

 

  总之,我们报告中的数据反复说明,目前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欣欣向荣”与“严峻挑战”并存的中国。人们主观感受到的“欣欣向荣”主要还是我们国家宏观的经济发展与增长,人们主观感受到的“严峻挑战”主要来自社会发展滞后所带来结构性紧张。如何理性地面对严峻挑战,按照变迁与发展的自身的逻辑与规律,来处理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如何冷静和实事求是地评估我们的成绩,在发展中凝聚共识,并进一步地推进我们的社会发展,这不仅是国家与政府的责任,同时也是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群体与个体的责任。我们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

 

 

责任编辑:朱妍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