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

2013-05-20


  

    中文名称:三清山国家公园

  英文名称: Mount Sanqingshan National Park

  三清山国家公园2008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地理位置

  三清山位于江西省上饶市东部门户玉山、德兴两县(市)交界处,东邻浙江省,它的地理位置是北纬28°54’、东经118°03’,紧靠浙赣铁路干线和沪瑞高速公路。古为饶、信、衢三州之会。主峰玉京峰海拔1819.9米,因山有三大最高峰,名为玉京、玉虚、玉华,如三清(即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神)列坐其巅,故名。三清山南北狭长,景区总面积229平方公里,由于长期地质地貌变化,形成了三清山别具一格的奇峰怪石、急流飞瀑、峡谷幽云等雄伟景观。

  三清山具体详尽的位置是,位于上饶市玉山县紫湖镇、怀玉乡、南山乡和德兴市昄大乡范围内。三清山金沙索道位于玉山县紫湖镇以北三清山金沙村,三清山南山索道位于玉山县南山乡东坳村。三清山东距浙江衢州90公里,南距福建武夷山市115公里,西距上饶市78公里,北距安徽黄山市263公里。景区总面积229平方公里,中心景区71平方公里。

  地质演变

  三清山山体南北长12.2公里,东西宽6.3公里,平面呈荷叶形,由东南向西北倾斜。由于处在造山运动频繁而剧烈的地带,因此三清山断层密布,节理发育,山体不断抬升,又经长期风化侵蚀和重力的崩解作用,形成奇峰矗天,幽谷千刃的山岳绝景奇观。三清山东险、西奇、北秀、南绝,美在古朴自然,奇在形神兼备,仙灵众相,维妙维肖,邀游于清虚之境,出没于云雾之中,古为道家福地洞天。山上奇峰怪石不可胜数,云雾宝光叹为观止,珍树仙葩世所罕见,灵泉飞瀑与丹井玉液媲美,幽谷溶洞为腾蛟起凤卧虎藏龙之所。历代宫观建筑与雄险奇秀的自然景观融为一体,异彩纷呈,钟灵毓秀,故有“天下第一仙峰,世上无双福地”之誉。

  三清山神奇壮丽的景观是与适宜的地质、气候分不开的,是地壳运动对地质作用长期变迁的产物。三清山在地质史上经历了14亿年的沧桑巨变,曾有三次大海侵和多次地质构造运动。

  第一次大海浸发生于14亿年前的中元古界。那时三清山地区的地壳运动正处于“地槽”沉降阶段,海水浸没达4亿年之久,沉积数千米厚的双桥山群的复理式海相碎屑岩,并夹杂有海底火山喷发物。在“晋宁运动”后,才结束了地槽式沉降历史,地壳开始逐渐回返上升,出水为陆,三清山地区进入相对稳定的“地台”阶段。此后地壳仍有升降,只是沉降速度和缓,范围广阔。

  在距今6亿年前的震旦末期,发生第二次大海浸,海水浸没达1.6亿年之久,一直延续到奥陶纪末期,沉积4000多米厚的浅海相砂页岩和碳酸盐岩类,并含有三叶虫、笔石和海绵等海相古生物化石。以上两次大海浸,曾使三清山本部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后经奥陶纪末期的“加里东第一幕”造山运动,三清山从此完全脱离海水环境,不再接受沉积。

  在距今4.4亿年前的志留纪早期,虽发生第三次大海浸,但海水仅到达三清山东南角的边缘部分。直到1.8亿年前,侏罗纪晚期与白垩纪,三清山区域内发生异常强烈的造山运动,即燕山期运动,并伴随有大规模的酸性岩浆浸入活动,从而奠定三清山构景的地质基础。

  在距今二三千万年前的年代里,相继发生喜马拉雅期的造山运动,即新构造运动,山岳大幅抬升,伴随水力侵蚀作用的强烈下切,使地势高低差悬殊。由于三清山的地质环境正处于造山运动既频繁又剧烈的地段,所以断层密布,节理发育,尤其是垂向的断层和节理特别发育。山体不断抬升,长期风化侵蚀,加上重力崩解作用,形成了峰插云天,谷陷深渊的奇特地貌。三清山风景区的形成,可说是天工造物,大自然的杰作。

  基本介绍

  三清山历来是道教胜地。相传明建文帝称赞它为“高凌云汉江南第一仙峰,清绝尘嚣天下无双福地”。据史书记载,东晋升平年间(357-361年),医药学家、炼丹术士葛洪到三清山结庐炼丹,至今山上遗有葛洪所掘的丹井和炼丹炉的遗迹。于是,葛洪便成了三清山的“开山始祖”,三清山道教的第一位传播者。

  三清山为历代道家修炼场所和隐士的世外桃源。自晋朝葛洪开山以后,便为信奉道学的名家所向往而渐成为道家的洞天福地。“唐建老子宫观,称三清福地”。僖宗时(873-888年)信州守备王鉴奉旨抚民,到达三清山北麓,见此山风光秀丽,景色清幽,卸任后即携家归隐在此。宋乾道六年(1170),王霖捐资重建三清观殿宇,供奉三清尊神,后因世乱,观废址毁。明景泰、天顺年间(1450-1464年),江浙行省凤阳府滁州詹碧云亲自规划设计,并假手王霖后裔王祐出面协助其事,对三清山道教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三清福地中心区域按照“伏羲先天八卦图式”、陵宫总体范围按照“文王后天八卦图式”、核心部分按照“北斗星空图式”交相契合,隐秘布局,东从金沙龙泉桥,西从汾水步云桥,至风门天人合一,到天门三清福地,终玉京峰顶,辍点命景,浮雕石刻,共兴建宫观、亭台、石雕、石刻、山门、桥梁、泉池等260余处,使道教建筑遍布全山,其规模与气势,可与武当山、青城山、龙虎山媲美。因此,三清山有“露天道教博物馆”之称。

  三清山风景名胜区内资源丰富,景点众多,景观“东险、西奇、北秀、南绝”。中国著名散文家秦牧赞之为“云雾的家乡,松石的画廊”,中国国家风景名胜专家清华大学教授朱畅中游三清山后题“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看罢三清和黄岳,三清定将胜黄岳”。诗人陈运和以《神奇的三清山》佳句“峥嵘的,都是活着的史话竞秀的,都是长存的经典”点亮名山。历代名臣名家王安石、朱熹、苏东坡等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

  道教文化

  起始

  三清山的兴衰沉浮,始终与道教的兴衰有密切的关系。三清山道教文化开始于晋代葛洪,葛洪在三清山拥有特殊地位。

  据史书记载,东晋升平年间(357-361)年,炼丹术士、著名医学家葛洪与李尚书上三清山结庐炼丹,著书立说,宣扬道教教义,至今山上还留有葛洪所掘的丹井和炼丹炉的遗迹。尤其是那口丹井,历时一千余载,依然终年不涸,其水汪洌味甘,被后人称之为“仙井”。于是葛洪便成了三清山的“开山始祖”,三清山道教的第一位传播者。

  唐朝

  道教被朝廷奉为国教,道士穿行往返于大江南北,三清山的道教也随之兴盛起来,香火不断,朝山香客络绎不绝。唐(周)证圣元年(695年),朝廷为了加强统治,割衢州须江(今称为江山市)之南乡、常山之西乡和饶州弋阳之东乡,设玉山县,遂将三清山划为玉山县所辖。其后,方士将化缘所得,在葛洪结庐炼丹之处营建了三清山上第一座道教建筑--老子宫观(此观被称为“三清福地”),进一步巩固了三清山在道教史上的重要地位。

  北宋

  宋真宗笃信道教,奉老子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此时,在三清山一带开始出现成批的道教建筑。方士们为了纪念葛洪开山之功,在山上建起了葛仙观,内中供奉葛仙翁和李尚书石像;同时建起的还有福庆观、灵济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方士们在天门峰的悬崖之上,用天然花岗岩雕干砌成一座六层五面的风雷塔,此塔历尽千年风雨,至今巍然不动,被誉为三清山上道教建筑中的一颗灿烂明珠。

  元朝

  朝廷把道教当作控制汉民族的思想武器,道教进一步受到重视。此时三清观内出现了 信奉全真派的方士(出家),他们专门从事道教活动,多时达几十人;更多的方士则信奉正一派(不出家),他们受道教经典戒规约束,谙熟各种醮祷仪式,在民间从事道教活动:一为从事阴事,超度亡灵, 如做功德、关殓等;一为从事阳事,如打醮等。据元人鲁起元在《游三清山记》中说,此时三清山正在大兴土木,扩建三清观。观内供奉石刻石仙君、葛仙翁、李尚书、金童、玉女、潘元帅神像;山上景物、地点也以道教称谓命名,如仙人桥、雷公石、判官石等等。

  明朝

  明太祖朱元璋特别推崇道教,张天师为全国教主,贵溪龙虎山遂成为全国道教活动中心。三清山距龙虎山仅300里,近在咫尺,传教、化缘的方士来往频繁,联系也极为密切,三清山的教务活动几乎直接在张天师控制之下进行的,此时山上朝拜之风极兴盛,散居于赣、浙、皖、闽的方士和信徒,每年的八九月份,都要组织香会“一年朝三清,一年朝少华”。他们结队而行,以三清神像和旌旗开道,点燃香烛,抬着猪牛羊各种祭品,并鸣三眼铳助威,配以鼓乐,吹吹打打,浩浩荡荡向三清山进发,每日多则上万人,少则几千人。

  明朝景泰年间为三清山道教活动的鼎盛时期。滁州詹碧云上山担任三清宫住持后,山上的道教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大量出现。景泰至天顺年间,山上陆续建起了玉零观、龙虎殿、纠察府、演教殿、九天应元府、詹碧云藏竹之所、天门华表、天门门坊、“众妙千步门”、“冲虚百步门”、潘公殿等建筑,并重新选址在九龙山口的龟背石上改三清观建为三清宫,并在宫前建了座三清宫牌坊。

明代三清宫的建置规格一反常态,十分独特,充满玄虚神奇色彩:朝向由原三清观的坐北朝南改为现在的坐南朝北;形制由三清观的单进改为现在的前后两进,前殿后阁;建材为山上的花岗岩雕凿干砌而成,整个殿内梁、柱、墙、池、门均以花岗岩琢磨、铺造,镶嵌得严丝密缝。宫内神像道、佛兼容,和谐同居一堂。前殿为三清殿,供奉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天尊,后阁为观音堂,中间供奉观音塑像,两旁供奉佛教十八罗汉塑像。前殿顶梁石柱石刻楹联:“三天无极存道气于玉清上清太清,一统大明祝皇祚于百世千世万世。”相传为明建文帝藏隐于三清山任三清宫住持时亲笔题撰。从联语中可以看出,建文帝虽遁入清静空虚之门,但仍然难以完全断绝红尘世俗之念,寄希望于三清尊神保佑大明皇位传承千秋万世。而宫殿正门楹联“殿开白昼风来扫,门到黄昏云自封”,与朱元璋龙兴之地凤阳龙兴寺内的一幅对联:“庙内无僧风扫地,寺中少灯月照明”有异联同义,相承继袭之妙,为祖孙两人一个前,一个后同入佛、道空灵清静之门的无奈经历留下了意味深长的注解和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