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民族社会
庞涛:影像民族志本土化研究的两种路径
2019年02月01日 14:06 来源:《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庞涛 字号
关键词:文化;研究;生活世界;影像民族志;批评;本土化;影像志;叙事;哲学;影视人类学

内容摘要:摘要:影像民族志作为人类学阐释和描述文化的一种实践手段,传统上面对的是“其他”民族和“国外”社会文化,是跨文化表述他者文化的影像化手段。提出学术性影像志方法(主要指影像民族志和影像民俗志)本土化研究的两条路径:一条是人类学的文化批评路径。在探讨影像民族志本土化演进各种可能性之前,我们首先要把影像民族志做一个界定式的表述,虽然从学术取向上可以大而化之地以民族志来套述影像民族志,但民族志本身也是被不同的知识倾向的话语概括着的。朝向事实本身——影像民族志面向“日常生活”的方法与策略面向日常生活的人类学影像民族志或民俗学影像民俗志方法,应当考虑影像志自身特点来发展方法,影像志与文本民族志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影像化叙事方式,而这种叙事方式兼有直观呈现社会事实和超文本化建构意义的作用。

关键词:文化;研究;生活世界;影像民族志;批评;本土化;影像志;叙事;哲学;影视人类学

作者简介:

  摘要:影像民族志作为人类学阐释和描述文化的一种实践手段,传统上面对的是“其他”民族和“国外”社会文化,是跨文化表述他者文化的影像化手段。在当今中国学术研究本土化的情景下,影像民族志面临着研究方法和范式的转向。提出学术性影像志方法(主要指影像民族志和影像民俗志)本土化研究的两条路径:一条是人类学的文化批评路径;另一条是以具体人的生活经验为研究对象的本土化路径,即哲学学理的“生活世界”观念下的日常化与生活化的研究面向。分析两种路径的学理基础,以及在具体实践中影像志的方法与策略。

  

  影视人类学的叙事传统、危机与转向

  影视人类学作为嵌合在文化人类学之中的,具有相同知识系统的学科,以影像方式作为拓展并倾向于独立于文本方式的研究方法,共同致力于理解“人的整体”,目的是让我们更透彻地了解我们人类自己,探讨“人之为人”的逻辑和意味的一个学科。在这样的定义下,影视人类学就不应是一个人类学与影视学或视觉文化学的交叉学科,也不像一个分支学科,“它包括人类学的各个方面,但中心是人类学影片的摄制”,[1]它企图能够独立面对人类学的所有论题,但可以反证的是,假设取消掉影视人类学,在人类学中影像民族志或人类学影片依然是作为重要方法存在着的,影视人类学作为独立学科的身份有时让人怀疑,它更像是以影像为手段进行研究的人类学家们自我划出的共同体空间,还未建立起独立的理论知识体系。

  影像民族志就成为我们直接讨论的对象。对影像民族志的概说也呈现着一种从人类学经验和实证的本质化认识论到以人的自知为目的的人性本体论的转变。[2]庄孔韶概括影视人类学“是以影像与影视手段表现人类学原理,记录、展示和诠释一个族群的文化或尝试建立跨文化比较的学问”。[3](P113)沃尔特·戈德施米特提出的定义是:“民族志影片是向属于一种文化的人们解释属于另一种文化的人们的行为的行为。”[4]这些定义明确指出跨文化“解释”行为是关键所在。类似的是,大卫·麦克杜格也曾表示,民族志电影可以宽泛地定义为“向一个社会揭示另外一个社会文化的任何电影”。[5](P2)这些观点体现出从他者的角度对异文化进行描述到呈现社会整体中某些层面的微小转变。我们也可以这样描述“影像民族志”的主要特征:它是以影像手段对人以及人的文化进行详细的、情景化描述的一种方法,探究的是一个文化的整体性生活、态度和行为模式等,方法是基于参与观察的深入田野工作。“是扎进社区里搜寻社会事实,然后用叙述体加以呈现的精致方法和文体。”[6]影像民族志既是一种研究方法,也是一种文化展示的过程与文体。这里可以看出,影像民族志与人类学民族志在学术意义上并无不同,差异在于叙事逻辑不同带来的通向人类整体性认识的路径差异。这样我们在讨论本土化时,有时并不把民族志与影像民族志分开来讨论。本土化就是研究对象已经本土化的前提下,[7]我们(影像)民族志能够提出的方法。传统人类学研究异族文化的目的就是为了回到本文化,以异文化的知识为参照系,在比照下对本文化进行理解。马歇尔·萨林斯在谈论“主位/客位”时说道:“没有哪一部好的民族志是专注自身的。民族志或明或暗都是一项比较。通过比较,民族志的描述变成了客观的描述。”[8](P105)在这里,萨林斯谈到了经典民族志方法在以自我为研究对象时的无力表现。

  人类学作为舶来品,在其主动向中国这样的东亚国家输送人类学时,就更多注重的是实证材料与实用方法,以及社会进化理论和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体系。于是,哲学层面的人类学关怀就难以对等的包容其中或彰显出来。[9]在中国,有学者开始在中国人类学本土化研究中尝试向作为人类学的学理整体的哲学化的本体论寻找研究本国社会的合适方法,以克服“本土中心主义”的褊狭,这个过程表现从社会或文化的本质论转向人性的本体论。

  在探讨影像民族志本土化演进各种可能性之前,我们首先要把影像民族志做一个界定式的表述,虽然从学术取向上可以大而化之地以民族志来套述影像民族志,但民族志本身也是被不同的知识倾向的话语概括着的。以文化相对论表述,民族志可以被看作是对与西方社会不同的社会安排的素描。以文化整体观表述,民族志是人类学描述文化的一种实践,其关键在于赋予文化以整体观的意义。[10]民族志在后现代语境下呈现文学性写作的实验民族志倾向,通过对个人、自我和情感等传统民族志架构难以反映的论题,进入到文化差异的最深层面。

  在西方,人类学以回归文化批评的方式进行本土研究的路径之一,人类学回归文化批评是源自所谓的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表述危机”,它源于人类学面临的新挑战:“社会科学是否能够充分而又恰切地描述社会现实?以及对描述社会现实的手段之充分怀疑。表现为对于普遍的概念化理论体系的长期信奉,已经让位于对文化差异的贴切表述。”[10](P159)在人类学文化批评的语境下,影像民族志在本土化实践上表现为一种动摇过去民族志表述他者的根基的倾向,表现为对本土社会及文化的反思,这种反思既是学术回归本土和自身研究,社会回归各个社会层面的主体的自我审视。

作者简介

姓名:庞涛 工作单位: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