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 学科纵览
国家认同中的族群不对称研究述评
2020年01月16日 09:19 来源:《民族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郝亚明 字号
关键词:国家认同;族群认同;族群不对称;社会支配论;民族平等

内容摘要:

关键词:国家认同;族群认同;族群不对称;社会支配论;民族平等

作者简介:

  摘要:基于社会结构中群体地位和群体权利差异普遍存在的基本认识,社会支配论提出了国家认同中的族群不对称假设。这一假设包括关系不对称和程度不对称两个部分。前者是指支配族群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存在积极的正向关系,而从属族群两种认同之间的关系则倾向于相互独立乃至相互冲突;后者是指支配族群的国家认同程度要高于从属族群。尽管存在理论解释上的竞争和实证结论上的抵触,但包括一些大型国际调查数据在内的实证研究部分证明国家认同中族群不对称现象的客观存在。正视这一现象并进一步探讨其背后的现实因素和理论脉络,对于理解国家认同困境的形成和推动多族群国家建设有着不容低估的重要意义。族群不对称假设的现实启示,是将民族平等作为化解多族群国家认同困境的基本理念。

  关键词:国家认同;族群认同;族群不对称;社会支配论;民族平等

  项目基金: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华民族文化与国家认同研究”(项目编号J7JZD043)、天津市社科规划项目“增进少数民族五个认同的社会融合路径研究”(项目编号:TJSR16-00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郝亚明,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地址:天津市,邮编300350。  

  在民族主义依然作为一种主流意识形态,而国家的族群结构却日趋复杂的时代,多族群国家认同当仁不让地成为学界的核心议题之一。然而相关领域学术研究一片繁荣的背后,却潜藏着话语重复、观念陈旧的隐忧。理论研究尚未能解答一些根本性问题,政策研究也难以回应实践中的重重挑战。例如,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关系到底如何?多族群国家认同的有效构建路径是什么?诸如此类问题依旧悬而未决,分歧多于共识。

  社会支配论(social dominance theory)与马克思主义有着紧密的理论渊源,它从群体地位与群体权利的不平等出发提出了族群不对称假设,明确指出多族群国家认同在族群之间可能呈现分化状态。这一理论视角从基本观点到解释路径都体现出极大的创新性,对于多族群国家认同的理论发展与实践进程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有鉴于此,本文尝试对族群不对称假设的理论背景、解释框架、实证检验等问题进行系统梳理,并在此基础上探析其理论价值及现实启示。

  一、国家认同中族群不对称假设的提出

  对于多族群国家建设而言,其中心任务之一就是强化所有族群的国家认同,进而巩固国家的合法性。在此过程中有两个问题最为引人关注,一是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二是各族群对国家的认同程度。在学术研究中,学者们长期就两种认同之间是冲突对立还是共生共存而争论不休;在政治实践中,政治家们时常忧虑少数族群较低的国家认同危及到国家统一稳定。一些社会科学理论尝试对此做出解答,一些国家政策也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干预。

  威尔·金里卡(Will Kimlick)曾指出,多族群国家在国家认同问题上存在三种选择。第一种选择是“国家表达主流民族群体的民族认同,并试图同化其他民族群体或至少将他们归到私人领域”;第二种选择是“国家对所有内部民族的认同给予平等的公开承认和容纳”;第三种选择是“国家试图建构并推进一种新的超越现有民族认同的超民族认同或泛国家认同”。前两种现实选择分别对应于同化主义(assimilationism)和多元主义(ethnic Pluralism)的理论视角,而第三种现实选择则在一定意义上与熔炉主义(melting-pot)有类似之处。

  同化主义倾向于否认族群认同的存在价值,将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关系视作零和关系;认为经由文化适应等同化过程,少数族群成员与所属群体的联系与日俱减,而国家认同则不断地形成与发展,最终使得各个族群都保持水平一致、程度较高的国家认同。多元文化主义认为,只要尊重和承认多元文化的存在和价值,就能实现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统一,并可能实现两者的相互促进;通过尊重和承认少数族群的文化价值,可以使得各个族群都具有同等程度的国家认同程度。熔炉主义对现存的族群认同具有一定的包容性,并尝试将其熔合到国家忠诚之中;但认为当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发生冲突时,前者应当处于毋容置疑的统治地位,在吸纳各族群认同的基础上熔合而成的新认同,最终成为全体国民共同的心理皈依。

  在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上,三种理论视角做出了各自不同的判断。同化主义认为两者之间是冲突对立的关系,必须通过同化来消除族群认同的影响,以实现国家认同的主导性;多元主义认为,两者之间体现出共生共存的关系,保护和承认族群认同可以强化国家认同;熔炉主义则认为两者不存在明确的线性关系,与同化主义相比,其在国家认同建构过程中对少数族群认同有一定的包容性。在国家认同程度上,三种理论视角均认为不会出现族群分化。同化主义认为可以通过同化于主体族群来实现各族群的匀质化,多元文化主义认为可以通过承认保护尊重各个族群认同来换取一致性,熔炉主义认为可以通过吸纳并融而为一的方式实现无差别化。

  针对上述三种传统主流理论的观点,社会支配论提出了族群不对称假设,对多族群国家认同的两大核心问题做出了创造性乃至是颠覆性的回答。基于群体之间存在普遍性支配关系的认识,族群不对称假设认为支配族群与从属族群在国家认同上可能出现分化。这种分化可以归结成两个方面:关系不对称,是指支配族群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存在积极的正向关系,而从属族群两种认同之间的关系则倾向于相互独立乃至相互冲突;程度不对称,是指支配族群的国家认同程度要高于从属族群。概括而言,在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关系上,族群不对称假设认为存在不对称关系,因支配族群与从属族群而不同;在国家认同程度上,族群不对称假设认为其在族群间不是匀质的而是分化的。作为一种颇具新意的视角,族群不对称假设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在理论上,它推动了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关系的讨论,提出了两种认同之间关系的新类型;在实践上,它对多民族国家建设,尤其是国家认同建构过程有着极富启发性的政策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郝亚明 工作单位: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