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影响因素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分析
2020年07月21日 09:15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武汉)2019年第6期 作者:罗振男 孙凤 字号
2020年07月21日 09:15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武汉)2019年第6期 作者:罗振男 孙凤
关键词:农牧民/风险倾向/羊群效应/防控措施

内容摘要:

关键词:农牧民/风险倾向/羊群效应/防控措施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风险倾向是人们生产生活决策中的重要动因之一,了解农牧民风险倾向及其影响因素是防范和化解农牧民风险的基础和根本。通过对民族地区的问卷调查,运用结构方程模型以羊群效应为中介变量,重点分析广告效应、政策效应对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认为农牧民的风险倾向存在羊群效应;广告效应进一步增强农牧民的风险倾向,但对羊群效应有弱化作用;政策效应对农牧民风险倾向的抑制作用不足;广告效应对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影响力大于政策效应。提出了提高农牧民组织化程度,加强农牧区信息化建设,提高政策供给质量,加快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等防控措施。

  关 键 词:农牧民/风险倾向/羊群效应/防控措施

  作者简介:罗振男,女,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社会科学定量研究方法;孙凤,女,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社会科学定量研究方法。

  20世纪80年代,社会学家乌尔利希·贝克创立了风险社会理论。与传统社会风险来自外部不同,风险社会的风险则是内生的、建构性的,源于“人们的重大决策”[1]。随着信息化发展和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影响风险社会的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呈现全球化趋势[2]。党的十九大报告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跨越的重要关口。习近平总书记从政治、经济等八个方面对当前我国所面临的风险进行了系统深入的分析阐述,强调要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我国是农业大国,目前仍有近一半人口生活在农村,即使到2030年城镇化率达70%时,农村还将有4亿多人。农牧民日常生活、生产经营存在着各类风险隐患。从日常生活看,农牧民群体受“乡土文化”影响较深,攀比现象严重,存在超前消费和非理性支出倾向;从生产经营看,理念落后与追求高收益并存,加之政策性贷款门槛高、手续繁,民间高利贷盛行,导致农牧民风险倾向与其实际抗风险能力不相匹配。这使得农牧民的决策本身存在着潜在风险。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背景下,需要针对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具体表现,探索其影响因素,为引导农牧民有效决策、提升风险防控能力提供参考。

  一、文献综述及理论依据

  (一)文献综述

  农业、牧业作为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交织特征明显的产业,其特性既具有一般风险所有的特性,又具有其自然、突发和不对称的属性[3]。受内、外部环境双重不确定性的影响,农牧民主要面临自然灾害、牲畜疾病、市场价格、医疗教育等系列风险[4]。现有研究将农牧民风险主要来源分为主观意识行为,自然环境的不确定性和两种结合的潜在风险三个方面[5]。由于农牧民信息来源不同,风险判断识别能力各异,对风险的态度和处理方式也存在偏差,反映出农牧民不同的风险意识和倾向。韦伯指出,农民持有一种典型的“传统主义”生活态度,即不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求代价最小化[6]。斯科特认为,农民遵循“安全第一”的原则,并以此最大化地回避各种生产风险[7]。丁士军、陈新建等认为,农户的风险管理策略是理性的,在各个风险领域农户均存在较强的风险规避特征[8],风险偏好也存在明显的异质性[9]。与此相反,庹国柱、张跃华等人则认为,农民不仅缺乏风险规避意识和行为,反而是风险爱好者,对风险持欢迎态度[10]。一些学者也从风险意识对生产和决策行为的作用方面展开了实证研究,姜岩等指出,农户风险意识是农户经济决策的先行指标[11];陈振、李景刚等认为,风险认知是影响其土地转出意愿的决定性因素,农户风险意识对农户土地流转意愿有显著的负向影响[12-13]。

  就风险意识的影响因素而言,陈传波等指出,农户对各类市场的可接近性、信息的掌握程度、公共政策的有效性等决定了农户的选择行为和结果。特别强调,政府的一些意愿良好的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没有充分考虑到脆弱农户的承受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负面影响[14]。宝希吉日等认为,户主的年龄、草地面积和与亲戚朋友来往的频率等对牧民的风险管理态度有显著的影响[5]。现有针对农户风险意识的研究更多强调的是农户在生产经营中形成的风险意识,对牧户风险意识研究较少,且对社会文化因素,如大众传媒和社会群体等影响风险意识研究不多,对政策效应自身对农牧民风险意识的影响更少。

  (二)理论依据

  风险倾向是指特定风险领域里决策者接受或避免风险的一种态度倾向[15]。风险倾向直接影响着农牧民面对风险时的决策和选择。风险行为影响因素模型研究认为,风险倾向受风险偏好的影响,且与风险偏好保持着一致性[16]。风险倾向越高的人,越倾向于接受风险,其风险意识越弱。认知和理解风险,都是建立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和行为基础之上的[17]。风险倾向同样受到公共政策,社会群体、风俗习惯、价值观念、文化素养等诸多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本文关注羊群效应、大众传媒和公共政策的影响。

  1.羊群效应。“羊群效应”最早是生物学动物群聚特征的概念,后被引用到社会学、经济学等领域。Banerjee(1992)认为是一种忽视自身所掌握信息而依靠模仿他人的行为和现象[18]。行为主体在已有信息约束下,有意识地模仿他人决策,改变自己的预期,从而采取同他人相似行动[19]。

  我国农牧区是一个以亲缘与地缘为中心的“熟人社会”[20],农牧民受个人信息获得、理解认知程度及分析判断能力等诸多因素影响,对社会事件的认知具有片面性,往往以获取他人信息作为自身的决策依据,极易受其影响,一般不能理性地选择,而是基于惯习做出选择,通过群策行为降低风险评估成本,即为羊群效应。农牧民的羊群效应,不仅可以有效规避因个人能力限制、信息不完备带来的风险,同时也能通过其他农牧民抵御风险行为所产生的溢出效应降低行为成本、规避风险,增强其获利信心。既有研究发现,羊群效应存在于农户的意愿中,即自身特征并非是影响农户意愿的唯一决定因素,其他农户也会对其产生一定影响,且在影响因素中其他农户的影响力较大[21]。因此,农牧民群体的风险倾向会受到他人意愿的影响,降低风险和成本,做出风险决策行为,导致群体意愿出现趋同性,这实际上就是羊群效应作用下的羊群行为。

  2.风险的社会扩大理论。风险的社会扩大理论是分析风险问题的一个理论框架,它将风险感知与影响风险行为的心理学、社会学和文化观念结合起来。Kasperson等研究构建了“风险的社会放大”的研究框架,认为风险或风险事件会通过放大站的加工进一步影响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政策制定。放大站包括社会群体及其成员(如科学家或科学机构)、大众传播媒介、社会团体、公共机构[22]。风险的社会扩大理论突出了媒体在大众风险感知中的重要作用,海量的媒体报道影响了公众对于事件严重性的认知以及社会团体和机构的政治议程[23],与媒体(如电视、报刊、网络等)接触越频繁的人,风险感知越强[24]。HSE(health & safety executive)认为,媒体对外行公众的风险感知有重要影响,大众媒体影响着人们对危险的理解,尤其是当人们对这些危险缺乏直接经验和相关知识的时候,媒体的作用更明显[25]。“扩大”包括放大和衰减两层含义,但是在偏远落后、人口分散的农村牧区,危机管理不完善、不及时的情况下,媒体的广告作用主要表现为放大。保险广告会夸大风险、保健品广告会夸大健康的风险,一些地位性消费品却夸大商品的符号意义,有意隐瞒可能存在的风险,如贷款买车、贷款买房等。贝克提出:无论是冒险取向还是安全取向的制度,其自身带来了另外一种风险,即运转失灵的风险,从而使有风险的措施被“制度化”成为政策,转变成制度化了的“风险”。政府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其根本目标在于引导农牧民正确认识风险,有效防范化解风险。风险的社会扩大理论认为,负有风险管理职责的公共服务部门是探讨风险放大概念的潜在实际效能的理想实验台[22]。

  现有文献主要集中讨论传统农耕作业为主的农业风险,对牧民的专题研究较少,特别是从社会群体、大众传媒、公共政策等多角度分析影响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因素更少。本文关注社会群体中的羊群效应、大众传媒中的广告效应和公共政策的政策效应对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影响,以内蒙古***的5个基层旗县为研究对象采取结构方程模型,并提出以下研究假设,影响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因素分析,揭示其影响强度及影响路径,为提升农牧民风险防控能力、防范化解农村牧区基层风险提供借鉴参考。

  

  图1 农牧民风险倾向影响因素理论模型

  二、数据来源及变量选取

  (一)数据来源

  本文的数据来源于2018年3月在内蒙古***开展的“内蒙古农村牧区金融需求及金融服务现状”问卷调查。调查采用分层抽样的方式,选择了内蒙古***东、中、西部的5个旗县,由内蒙古农调队协助发放问卷1000份,回收1000份,其中有效问卷992份,问卷有效率为99.2%。调查根据内蒙古的农、牧民分布情况,旗县选择兼顾了农区、牧区的代表性和农村牧区金融及民间借贷的典型性。本文选用问卷第七部分的Likert五级自我评价量表,对农牧民生产经营方面的投入、效益、保险,生活方面的贷款超前消费,资金来源的借贷等观念、行为倾向进行了分析。选项和对应赋值(括号内数字为赋值)分别为:同意(5)、比较同意(4)、一般(3)、比较不同意(2)、非常不同意(1)。样本的分布情况为:新巴尔虎左旗160个,占16.1%;东乌珠穆沁旗198个,占19.9%;科尔沁右翼前旗215个,占21.7%;科尔沁左翼后旗219个,占22.1%;杭锦后旗200个,占20.2%。

  (二)变量选取及描述性统计

  风险倾向有两种定义,一些学者认为,风险倾向是个体相对稳定且可以识别的人格特质[26],这种特质会对决策行为产生影响。另一种定义认为,风险倾向是基于过去积累而形成的一种“趋向”,而非个体特质[15]。随着个体知识积累、信息获得和经验增加,风险倾向将有所改变,且其量化值会随着风险情景的不同而变化[27]。本文将采用风险倾向的第二种定义方式,研究影响农牧民风险倾向的因素。选取风险倾向作为(潜在)因变量,广告效应和政策效应作为(潜在)自变量,羊群效应作为中介变量,从问卷中选择可测指标对变量进行测量,并对所涉及的10个变量进行了描述性统计,具体测度项如表1所示。

  表1 研究涉及的变量及描述性统计

潜变量 可测指标 均值 标准差  
变量代码 含义(字母为问卷中对应题项)  
羊群效应 X1X2X3 K.生产经营中,我购买保险是受邻居、亲友影响I.我选择高利贷款是受邻居、亲友影响G.日常生活中,我选择贷款是受邻居、亲友影响 2.151.932.28 1.0370.9741.095  
风险倾向 X4X5X6 M.生产经营中,我倾向选择收益高风险大的农作物或饲草料N.日常生活中,我倾向于超前消费O.在紧急情况下,我接受高利贷 2.211.932.38 1.1720.9991.423  
广告效应 X7X8 L.生产经营中,购买保险是受广告影响H.日常生活中,选择贷款是受广告影响 1.881.92 0.8440.845  
政策效应 X9X10 F.日常生活中,选择贷款是受政策影响J.生产经营中,购买保险是受政策影响 3.263.14 1.3781.451

作者简介

姓名:罗振男 孙凤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