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生成整体论视野下的乡土聚落研究方法
2020年04月13日 09:26 来源:《贵州民族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杨宇亮 党安荣 谢浩云 赵立华 字号
关键词:生成整体论;人居环境科学;乡土聚落;研究方法;沘江

内容摘要:

关键词:生成整体论;人居环境科学;乡土聚落;研究方法;沘江

作者简介:

  【摘要】文章针对乡土聚落既有研究方法的不足,基于生成整体论的哲学思维与人居环境科学作为复杂科学的契合性,提出“源头—节点—边界—格局”的乡土聚落的整体研究框架,该方法的特征为大主导小、空间嵌套、时间包含,以尺度交叉的学科集群为研究途径。案例在流域的整体视野下,以盐的生产与流通为线索,探讨沘江流域内外的盐井、村落与古桥的空间关联性。认为,生成整体论赋予乡土聚落的研究方法以普遍意义:从分析思维走向生成思维;重视多尺度、多学科的视角转换;积极面对经典空间研究的转向。

  【关键词】生成整体论;人居环境科学;乡土聚落;研究方法;沘江

  【作者简介】杨宇亮,博士,云南大理人,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民居聚落、聚落地理。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澜沧江流域中段村落人居环境的时空特征” (项目批准号:51668068) 的阶段性成果。

  一、引言

  人居环境科学是一个开放复杂的学科群,强调“以整体的观念,寻找事物的相互联系”,“这是人居环境科学的核心,也是它的方法论”,通过“对整体观的回归,批判性地整合,运用生成整体的观念,有机地处理各方面的关系”。生成整体论是一种在系统论整体性基础上,强调系统动态性与时间延续性的哲学观,与人居环境科学的复杂科学属性具有天然的契合性,可以为其提供坚实的底层思考框架。金吾伦认为,“部分只是整体的显现、表达与展示,部分作为整体的具体表达而存在,而不仅仅是整体的组成成分,整体通过连续不断地以部分的形式显现其自身”,“人居环境科学方法论的核心是整体论方法论”。

  乡土聚落是人居环境科学的重要子系统。陈志华、李秋香等以经典视角开展乡土建筑与聚落的研究而成果斐然。近年来,在人居环境科学的整体视野下,李严等探讨了军事聚落与明长城军事制度的关系;钱利等讨论了小流域与传统村落整体保护的策略;郭巍等讨论水利系统对圩田景观的形成过程与文化衍生的影响;周政旭等以贵州为例,开展了民族聚落人居生态系统研究。上述研究趋向已不再局限于聚落本体的微观视角,而将乡土聚落置于宏观视野中,拓展了传统的研究范畴。然而,除少数文献关涉乡土聚落的方法论外,对于具有范式意义的乡土聚落研究方法论自身的研究,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本文以生成整体论视野切入,探讨乡土聚落的整体研究方法。

  二、乡土聚落的整体研究方法

  (一)框架:层级关联的全局

  我国的乡土聚落数量可观、地域性强、分布广泛、类型多样。以民族或地域开展谱系化分类固然经典,却有整体视野匮乏之虞。但若以生成整体论的视野切入,则所有聚落均可回归为以“人”为核心的人居环境,纷繁芜杂的乡土聚落均可被纳入“源头—节点—边界—格局”四个彼此相联的层级系统之中,而在动态中构成全局性的研究整体。

  1. 源头:产业聚居

  产业是人类聚居的源头。产业的形成多依赖于某种自然资源,自然资源在连续的地理空间中具有相似性,因此形成了产业与聚落在连续空间的相似本底环境。例如,中国传统村落的分布热点往往与某种产业的整体背景相关,如江南地区的精耕农业与桑蚕养殖,是塑造当地乡土聚落的土壤;成都平原的林盘形成可追溯至农耕的产业源头。除农业外,矿业、手工业是农耕社会常见的产业类型,这些生产型的聚落均构成乡土聚落的源头。

  2. 节点:交流整合

  节点因交通而产生,是生成整体论的系统动态性与时间延续性的最好反映。节点至少包括两类:一是交通条件较为优越的地方形成的商业型聚落,二是因交通联系而形成的建筑物、构筑物,如桥梁、庙宇、驿亭等。商业是人类的交流联系中最常见的一种,与农业的内敛性不同,商业具有外向性特征,从业者必须依靠商品与外界交换维持所需。商业活动不仅使源头与节点的物资得以双向交流,也促成了非物质层面的文化传播,文化在动态中成为整合乡土聚落的力量。

  除商业贸易外,交流还包括宗教传播、族群迁徙、军事征伐等,如藏传佛教是藏文化区的文化纽带,常在日常居住区外形成独立的庙宇、宗教构筑物等。应该说明,聚落成因多样,既是节点、又是源头的情形也不罕见。

  3. 边界:内部趋同

  聚落间的联系以人为载体,就必然受制于山脉、水系、气候等地理因素造成的边界约束,进而产生边界的内部趋同现象,表现为两点:边界内的高程、气温、降水等条件相对一致,加上适宜聚居的物理环境只能限定在一定阈值内,使基于理性的聚落选址具有趋同性;边界限制了人类活动的对外联系,但边界内的交流却广泛而紧密,最终因文化涵化使聚落多有趋同。

  例如界定流域的分水岭就是明确的边界,流域内的水系汇集区既是自然地理单元,又构成了边界明确的人文地理单元。流域由分水岭围合而成,崇山峻岭使人们的对外联系困难重重,但并非不可逾越。流域内以水系为脉络,沿河地段易发育为地势平缓的台地或冲积扇,是乡土聚落的趋同选址区。边界的存在还促成了内部相似的文化地理单元,如民族聚居区、语言方言区、宗教认同区等。如贵州省镇宁县的扁担山地区,以白水河为脉络穿行山间,形成长约30km,宽约1000m的河谷平坝,清晰的边界内聚合为四十八个布依族大寨,具有高度的同一性。

  4. 格局:本底环境

  格局是地物要素在空间中的总体分布状态,是现实世界的表观,表现为多个边界单元的集合。在典型山地环境中,山脉与水系作为尺度最大、最基础的地物要素所构成的山水格局,具有实质的结构性力量,深刻影响着乡土聚落的源头、节点与边界,成为塑造乡土聚落的本底环境。

  人类活动尽管受限于地理边界的约束,但确有需要时,这种障碍也可以克服,如滇西北的乡土聚落分布于高山大川,却多因跨越多个流域边界的茶马古道所联系,空间分布与联系强弱是由更大尺度的格局所限定,聚落群的视野因此得以拓展至更宏观的边界之外。

  (二)特征:大主导小、空间嵌套、时间包含

  乡土聚落的整体框架存在时间尺度与空间尺度的显著差异。塑造边界、格局的地理空间尺度(S) 大,而且其形成的时间尺度(T) 极其漫长;形成源头、节点的聚落空间尺度(s) 小,其形成的时间尺度(t) 也是非常近晚的。在S>>s、T>>t的条件下,大尺度要素对小尺度要素形成明显的限定与约束作用,即“大(尺度) 主导小(尺度)”的特征。

  就空间关系而言,乡土聚落作为源头、节点被容纳于大尺度的边界之内,边界又被容纳于尺度更大的格局之中。源头、节点作为聚落尺度对象,被地理尺度的边界、格局所容纳,后者形成的高程、水系、坡度等物理环境影响了聚落的分布与变化,这种影响虽不构成因果决定,但以总体趋向限定了人居行为的选择阈值,以从小到大的多重“空间嵌套”特征,深刻影响了乡土聚落的形成。

  布罗代尔认为,时间的多尺度特征对于历史研究具有极为深刻的作用。在人居环境的形成过程中,衡量源头、节点的聚落时间尺度是数十年至数百年,这一时间单位足以感受聚落的变迁。衡量边界、格局的地理时间尺度却长达数千至数十万年,这一时段对人为活动而言几乎难以觉察,但这种“时间包含”的特征却为乡土聚落的营建提供了相对恒定的物质环境。

  (三)途径:尺度交叉的学科集群

  “源头—节点—边界—格局”的研究框架涉及不同的经典学科,必然要求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方法。具体而言,针对某一特定对象,需要从上一层次,以更广大的视野、更具有整体性的观点来进行研究,使各有擅长与短板的学科整合于人居环境科学的整体视野中。如地理学长于人地关系研究、GIS长于宏观空间格局分析、人类学长于“客位”视角的田野调查、历史学长于史料分析与阐释、建筑学与城市规划长于建筑或聚落本体的空间分析与构建。这些不同学科的研究对象、研究尺度相去甚远,但借鉴不同学科形成新的研究范式,恰恰是拓展乡土聚落研究的重要范畴。

作者简介

姓名:杨宇亮 党安荣 谢浩云 赵立华 工作单位:云南师范大学 清华大学 云龙县文物管理所 云龙县检槽乡文化站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