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多民族文化交流中的“仙妻”形象研究 ——以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为例
2020年04月03日 09:07 来源:《民族文学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王丹 字号
关键词:“凡夫寻仙妻”故事;女性叙事;“丝绸之路”;文化交流;

内容摘要:

关键词:“凡夫寻仙妻”故事;女性叙事;“丝绸之路”;文化交流;

作者简介:

  摘 要:汉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和锡伯族是生活在新疆“丝绸之路”沿线的民族,他们传讲的“凡夫寻仙妻”故事及其“仙妻”形象不仅代表了这些民族以女性为中心的叙事传统,而且构成了以讲述空间、讲述内容、讲述情感为中心的多民族民众之间的生活交往关系。新疆作为文化地理空间作用于“凡夫寻仙妻”故事表现的共性及其表述,是民族交往、和谐生活的基础,并成为在多民族个性表达基础上的文化共同体意识的叙事行动。新疆多民族“凡夫寻仙妻”故事及其传统特点与语言文化圈及“丝绸之路”有密切关系。

  关键词:“凡夫寻仙妻”故事; 女性叙事; “丝绸之路”; 文化交流;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与理论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6ZDA162)阶段性成果;

  “凡夫寻仙妻”故事在中国流传久远,内容丰富,至今是中国人喜爱的民间故事之一。丁乃通《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400“丈夫寻妻”、艾伯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34“天鹅处女”以及金荣华《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400“凡夫寻仙妻(牛郎织女)”均是对此类型故事的概括和分析。

  男主角娶了一位仙女或动植物变的妻子,也因而获得了财富。后来仙女之父唤回仙女,或孩子因母亲为动物所变而受到奚落,或丈夫对妻子起疑并意图伤害等原因,仙女离去,财富也或随之消失。后来丈夫带着孩子前去寻妻,结局有三种:一是夫妻团聚,二是不能复合,三是隔很久才能见一次面(鹊桥相会)。1

  在中国不同区域、不同民族中,“凡夫寻仙妻”故事形成了不同的风格特点。本文将“凡夫寻仙妻”故事置放于中国西北“丝绸之路”民族文化共同体中,讨论新疆汉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锡伯族“凡夫寻仙妻”故事里“仙妻”形象的文化内涵及其生成的特殊力量。

  一、新疆的“凡夫寻仙妻”故事

  民间故事的讲述融入了民族的历史传统和社会生活。新疆是中国具有独特自然人文生态的地区,多民族共同生活,民族关系紧密;新疆多个民族属于跨境民族,民族属性与地理空间作用明显;新疆是“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商道往来及文化交流频繁。由这些要素构筑的文化空间,决定了新疆多民族交流、交往和交融的故事讲述蕴含的文化共同体意识成为多民族生活的根基,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不同民族讲述“凡夫寻仙妻”故事的特有魅力。

  《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新疆卷》中,汉族的《牛郎织女》2、哈萨克族的《孤儿和仙女》3和《耶迪盖勇士》4、柯尔克孜族的《王子佳尼侠》5、塔吉克族的《忠诚的小马》6、锡伯族的《放牛娃和仙女》7都属于“凡夫寻仙妻”型故事,其基本情节单元可以归纳为:

  1.男主角勤劳、善良、真诚、勇敢地生活着。

  2.他发现或被告知而去看仙女或动物变成的女子沐浴。

  3.他取走其中一位仙女的衣服,仙女便答应他结婚的请求。

  4.他们共同生活,因为某种原因,仙女妻子离开,或者幸福生活遭受威胁。

  5.男主角解决难题,通过考验,寻回妻子,或者捍卫他们的生活。

  6.最终他们团圆,或者一年见一次,或者不能在一起。

  在这些故事中,“凡夫”寻找“仙妻”的经历基本有两次,第一次发生在“凡夫”通过某种途径发现“仙妻”及其秘密,第二次发生在“仙妻”离开后或遭抢夺时,“凡夫”再次追寻她,这两次“寻”的过程是推进故事发展以及体现故事讲述特点的重要情节单元。

  新疆多民族的生活实践使民族关系构成的文化关系成为新疆文化空间关系的核心,这些关系凝聚为国家共同体意识。因此,新疆流传的“凡夫寻仙妻”故事不仅是故事讲述行为本身,而且构成了以讲述空间、讲述内容、讲述情感为中心的多民族民众之间的生活交往关系。具体而言,新疆汉族的《牛郎织女》与其他地区汉族流传的同类型故事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时携带了地方叙事传统。哈萨克族的《孤儿和仙女》是有难题考验母题的故事,《耶迪盖勇士》侧重叙述“凡夫”与“仙妻”后代的神奇英勇。柯尔克孜族的《王子佳尼侠》和塔吉克族的《忠诚的小马》突出男主角为了理想与爱情历经磨难,他们的冒险游历及寻妻历程彰显了英雄成长的情节。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和锡伯族的故事英雄情结鲜明,“凡夫”就是英雄,这个英雄经历了非凡的考验,他或是王子,或是孤儿,或是放牛娃,解决了几乎不可能解决的难题,并且历练成为英雄。“仙妻”都是非同寻常的鸟类或仙女,她们化身聪慧的姑娘,成为英雄的妻子,辅助英雄成长。作为地理空间和文化空间的新疆,自古以来就是诞生英雄的地方,盛行英雄崇拜,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凸显英雄是特殊空间关系作用的必然。

  二、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中的“仙妻”形象

  新疆“凡夫寻仙妻”故事中的“仙妻”是故事的核心人物,“仙妻”与“凡夫”之间构成彼此依存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她的生命经历及言行表达是建构“仙妻”形象的关键。新疆各民族“凡夫寻仙妻”故事中的“仙妻”存在诸多共性和差异,这与不同民族的历史发展、生活空间、文化传统有关系,亦与贯通新疆的“丝绸之路”带来的文化交往有关。

  (一)“仙妻”是谁?

  来自哪里?这是新疆各民族“凡夫寻仙妻”故事的重要情节。汉族故事中是神牛告知牛郎“仙妻”的身分:“你夜里藏在茶豆架下,可以看到天上的仙女,仙女也能看到你。你连续看到,天上的仙女就会做你的妻子。”8这意味着“仙妻”是天上的仙女。两则哈萨克族故事中的“仙妻”都是白天鹅,但没有具体交代她们住在哪里?“你藏在湖边,正午时分会飞来三只天鹅落在湖里。它们都是仙女,来湖中洗澡……神仙的小女儿才是和你相配的妻子。”9“孩子,她们是仙女……等她们再来洗澡脱衣服时,你把她的衣服偷回来。其他姑娘就飞走了,只留下你喜欢的那位姑娘,这样你就把她领到咱家来,别的以后再说吧。”10柯尔克孜族的故事中“仙妻”是白鸽,“三只鸽子飞来,照原来的习惯开始用人语交谈着,然后脱下衣裳下水池中洗起来”11。她们是仙国国王的小女儿,住在名叫库哈尔尼卡的仙国城。塔吉克族的故事中“两只鸽子落在花园旁边的湖里,一下子变成两个美丽的姑娘”,她们“住在离这里十分遥远的一个鸟国中。她们每个礼拜五都要来这儿洗澡,然后再飞回去”12。锡伯族的故事中“仙女”是天上七仙女中的七妹,被称为仙女格格。

  (二)“仙妻”如何被发现?

  发现“仙妻”,是“凡夫”第一次寻妻的经历。在汉族故事中,牛郎听了神牛的话,“钻到茶豆架下,朝天上望去,只见一群仙女在玉池里洗澡”13。哈萨克族故事中,塔则是由库特老太主动告诉他找天鹅妻子的秘密;哈再孜则是在狩猎途中发现天鹅变美女的事情,他的父亲告知他娶天鹅仙女为妻的方法。柯尔克孜族故事中,佳尼侠疑惑白须老人的话,“进到门内一看,眼前是一个水池……突然飞来三只鸽子落在池岸……三只鸽子抖动了一下羽毛舒展着身子,一下子变成了三位漂亮的姑娘。佳尼侠的心被三位姑娘脸上闪烁的美色颤悠了一下,即昏倒在地上”14。塔吉克族的故事讲,历险来到山顶鸟国的王子“正在花园赏花,突然见两只鸽子落在花园旁边的湖里,一下子变成两个美丽的姑娘”15。锡伯族的故事是小鹿告诉救命恩人放牛娃:“你从这里往日出的方向走,会遇到一座大山,进了大山再翻过十道山梁,山梁一个比一个高峻,在最后的那道山梁顶上,有一座美丽的湖泊,天上的七仙女常常下凡到这湖泊里来洗澡。”16放牛娃遵照它的话,跋山涉水来到湖边,见到了七仙女。

  (三)“仙妻”转化的方式是什么?

  汉族和锡伯族故事中的“仙妻”原本就是人的形态,为天宫的仙女。汉族故事只讲仙女在玉池中洗澡,没有谈及转化问题;锡伯族故事则讲仙女脱了衣裳,“在清澈晶亮的湖水中嬉戏、泼水……洗完了,玩够了,上岸穿衣裳准备飞回天宫……可小妹妹的衣裳怎么也找不着,不穿仙衣她是飞不起来的”17。哈萨克族故事中,天鹅要脱掉绒毛衣服,变成姑娘的形态。柯尔克孜族的故事讲,鸽子抖动羽毛,脱下衣裳,变成了姑娘。塔吉克族故事讲:“两只洁白的鸽子从蓝天上飞落到湖边,忽儿变成两个美丽的姑娘……这时,王子立即过去拿走了自己最喜爱的姑娘的白鸽衣,并放下一件事先准备好的绣裙。”18除了汉族故事的“仙妻”以外,其他四个民族的故事中,不论是仙女,还是白天鹅、白鸽,衣服是“仙妻”转化的重要依凭。

  (四)“仙妻”的衣服怎样被隐藏起来?

  汉族故事讲到牛郎窥视洗澡的仙女,没有提及衣服,也就没有隐藏的情节。锡伯族故事讲,仙衣是七仙女往来天宫与人间的凭借,放牛娃把它埋在屋后的烟囱底下。哈萨克族故事中,天鹅仙女的衣服有两种处理办法:一是塔则担心失去妻子,就把姑娘的神衣烧掉了。“天哪,”妻子看见后惊叫起来,“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招灾呀。你只要忍耐一年就啥事都没有了,你以为我生气了会飞走,是吗?你这不是自找灾难吗!’”19原来这衣服不仅是妻子形态变化的凭证,而且具有种种神力。二是把衣服藏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哈再孜把姑娘的衣服藏在一个木箱里,又把木箱藏在人们根本发现不了的地方。”20柯尔克孜族故事讲,鸽子姑娘的羽毛服在她没有生育之前不能给她,所以佳尼侠“制造了金箱子,在外又做了银箱子,银箱外又造了钢箱,钢箱外面又造了铁箱,把她的鸽羽衣裳锁在了里面”21。塔吉克族故事讲,仙女乘王子进宫拜见父王,找到白鸽衣穿在身上,变成鸽子飞出王宫。讲述中没有交代藏衣服的情节,但从仙女寻衣来看,王子将白鸽衣藏了起来。

  (五)“仙妻”嫁给“凡夫”后有没有离开?

  为何离开?在汉族故事中,织女被王母娘娘下凡强行带走,离开了牛郎和孩子。作为母亲和家长,王母娘娘不允许女儿与人间男子成婚。锡伯族故事讲,天宫戒律森严,七仙女要向母亲祝寿请安,她便灌醉了放牛娃,骗取了仙衣,带上孩子飞上了天空。哈萨克族的故事一则讲违背禁忌的塔则遭到国王的嫉妒和刁难,天鹅仙女与丈夫并肩作战,完成了难题挑战;另一则讲天鹅仙女因丈夫不遵守诺言,偷看了她身体的秘密而离开了他。柯尔克孜族故事中,鸽子姑娘随佳尼侠回到故乡,“佳尼侠却每天出去叼羊、狩猎。对于这种不公正对待,夏米西巴奴感到有些不满”22,她以结婚要征求父母意见为由,向婆母询问衣裳所在,找到衣服后她穿上飞走了。塔吉克族故事讲,鸽子仙女找到白鸽衣,变为鸽子离开了,原因是,“你若诚心娶我,就按人间的规矩,亲自去喀拉塔格山迎亲”23。

  (六)“仙妻”离开后与“凡夫”有无再见面?

  如何见面?汉族故事讲,牛郎穿上用神牛皮做的鞋,拉着儿女,腾空追赶被带走的织女。“眼看就要追上,王母娘娘拔下头上金簪照脚下一划,一条大河出现了……金哥玉妹的哭声惊动了玉帝,玉帝一看是一对孩子,怪可怜的,于是,就决定让他们一家每逢这日的夜晚相会一次。”24锡伯族故事中,后悔莫及的放牛娃又一次得到小鹿的指点,他历经艰难,到达天宫,故意抢去孩子们的游戏玩具,引出妻子。哈萨克族《耶迪盖勇士》中,天鹅仙女飞走后,两人就没有见面,但留下了一个无比智慧的孩子。柯尔克孜族故事中,佳尼侠按照鸽子姑娘离开时留下的话,再次历险。国王同意了他们的婚事,佳尼侠和夏米西巴努相见了。塔吉克族故事讲,“王子听了鸽子的话,急得连宫门都没进,骑上小马,朝着妻子消失的方向追去。”25他再次历经险阻,在鸟国得到帮助,一路披荆斩棘,到达白鸽国度,见到了白鸽仙女。

  (七)“凡夫”经历多种考验。

  “凡夫”面对和解决难题的考验是不少民族“凡夫寻仙妻”故事的重要情节,尤其是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等突厥语系民族同类型故事的关键性母题。哈萨克族《孤儿和仙女》讲,烧掉妻子神衣的塔则招来了祸事,国王企图抢夺他的妻子,要求他搬来某座山上的花斑石、活捉西山的老虎、找来“好于一切”的东西。柯尔克孜族《王子佳尼侠》中,佳尼侠又经历了见到鸽子姑娘之前经历的所有磨难,他在飞鸟的协助下穿过云团,昼夜飞行,才来到仙国城。塔吉克族《忠诚的小马》中,王子也是如此,他战胜路途上火河、浓雾和巨蟒的阻挡,进入白鸽国度。锡伯族《放牛娃和仙女》讲,放牛娃接受了仙女母亲的难题考验。在这一情节单元中,哈萨克族和锡伯族的难题考验类似,柯尔克孜族与塔吉克族的讲述较为接近。汉族《牛郎织女》则讲,牛郎与织女被王母娘娘分开,即便牛郎能飞升上天,也未能追上。除哈萨克族的故事以外,“凡夫”历经重重考验均发生在“仙妻”失踪后,他第二次寻妻过程中。

  (八)“仙妻”与“凡夫”的结局怎样?

  哈萨克族《孤儿和仙女》中,在妻子的帮助下,塔则解决了三道难题,而且“残暴的国王被消灭了,人民举国欢腾。人民亲眼看到了塔则的才智,大家汇集在一起,让他坐在宝座上,推举他为国王。塔则备受人民的尊敬,他公正地领导着国家,使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26。柯尔克孜族《王子佳尼侠》中,仙国国王为佳尼侠与夏米西巴努举行了盛大婚礼,并把一座城给了佳尼侠;佳尼侠帮助父亲击退了强敌,继承了王位;夏米西巴努遭遇意外,佳尼侠殉情而死。塔吉克族《忠诚的小马》讲,离开王子的白鸽仙女受到父母的责备,正当她思念丈夫时,王子出现在她面前。他们在白鸽国举行了婚礼,骑小马,返故乡。“从此,王子和贤惠美丽的妻子辅助国王,使国家逐渐富强起来。”27汉族故事中,织女与牛郎最终分隔在天河两岸,“到了七月七那天晚上,人们突然看到满天喜鹊向着天河扑去,互相咬着尾巴,搭成一座鹊桥。牛郎一手拉着金哥,另一手拉着玉妹上了桥,织女也从桥那边走过来了,走到鹊桥中间相会了”28。锡伯族《放牛娃和仙女》中,尽管放牛娃完成了三道难题的考验,但仍然得不到仙女母亲的应许,她拔出玉簪,划出大河,分开了他们。

  总体而言,汉族故事《牛郎织女》最具有农耕文化的叙事特征。比如在茶豆架下看天上的仙女,还讲到“河那边的织女在哭,河这边的牛郎拉着金哥和玉妹也在哭。后来,天边的织女变成了一颗星,叫织女星;另一边的牛郎和两个孩子变成了三颗星,叫牛郎星。人们想念牛郎织女,每晚总是到茶豆架下仰望天空。”29这则故事在讲述牛郎织女爱情的同时,也在解释牛郎星与织女星的来历,将天象与人间生活联系起来,形象生动。连接天界与人间的桥梁是茶豆架,这又成为七月七日观看牛郎织女相会的通道。这些都是汉族“牛郎织女传说”的经典母题。

  柯尔克孜族《王子佳尼侠》、塔吉克族《忠诚的小马》和锡伯族《放牛娃和仙女》中的“凡夫”在见到“仙妻”之前都有一段神奇而艰难的历程。卡布勒斯坦国的王子佳尼侠走完了陆地,去往海上漂流,他成功逃脱猴子王国,又饥又累地来到一座城,被一位老翁装进死马肚子里去到山上寻宝石。被遗弃的佳尼侠从冰山滚下,昏死过去,醒来来到飞禽国王的地方才得到救助。塔吉克族的故事讲,帕米尔高原上一个小国的王子为后母谋害,他与小马逃出王宫,历尽艰辛,来到一个城邦。王子揭下国王的告示,为其去宝山采宝。王子被塞进死马腹中,由猛禽哄抬至山顶。采到宝石后,王子被扔在山巅,饥寒交迫之时,小马带他到了鸟国。两位王子的经历基本相同,遇到的困难相同,解救的方式也大致相同。这样的经历在他们失去白鸽仙女,再次去找寻时又一次经历,成为难题考验的一部分。锡伯族故事中,放牛娃在森林里放养牛群,救下了猎人弓箭下的小鹿,得到它的指点,放牛娃翻山越岭去寻觅仙女妻子。其中描述路程的语言极富诗意,“走啊,走啊,走了好多日子,果然见到一座大山。啊,真是山连山,白云在山顶漂浮着。放牛娃翻越一个个山坡,绕过一座座险峰,登上第十座峰顶。他纵目四望,山顶上有一座美丽的湖泊,湖水像天空一样湛蓝,像镜子一般明净,在湖泊的周围,盛开着各种鲜艳夺目的野花,一片片茂密的森林,郁郁葱葱,各种鸟儿振翅争鸣,歌声婉转悦耳”30。这包含着关于锡伯族先祖的文化记忆。哈萨克族《孤儿和仙女》《耶迪盖勇士》也分别讲到男主角放牧、打猎的生活。由此可见,与汉族故事不同,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和锡伯族的“凡夫寻仙妻”故事带有浓郁的西北民族游牧兼狩猎生活的内容和情感。

作者简介

姓名:王丹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