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五通”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2020年03月18日 09:23 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纳日碧力戈 陶染春 字号
关键词:“五通”;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万象一源

内容摘要:

关键词:“五通”;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万象一源

作者简介:

  摘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需要“五通”——心通、情通、语通、文通、政通。民心相通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之本,感物入心、及物归心、物感物觉是民心相通的根据。情感是人类的自然属性和文化属性,各民族情感交融有助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民心相通离不开语言互通,少数民族在学好自己母语的同时,学好国家通用语言,做到“两全其美”,这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条件。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共生的地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来自“满天星斗”的文明源流,辨析和研究这种包容、交融、互联的复杂性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地认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性。处理好民族事务,解决好民族问题,政治道路、政治理念和政治制度是关键,新中国创建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确保“政通族和”的重中之重,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政治保障。

  关键词:“五通”;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万象一源

  作者简介:纳日碧力戈,教育部长江学者,复旦大学特聘教授、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内蒙古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陶染春,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民族研究中心博士后。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构建中华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少数民族视域研究”(编号:17ZDA152)的成果之一。

  一、心通

  民心相通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之本。中国古人说感物心动,心动音生;希腊古人说物触灵魂,语文产生。感物、物触人皆有之,是普遍性的,但语言和文字对感物和物触的反映可谓千差万别、丰富多彩,这是特殊性或相对性的根据。古人洞见何其相似乃尔!物质第一,传通第二,心智第三,“三生无限”。物感入心,心映万象,民心相通,万象共生。人生百变,语言丰富,文化多彩,但物感物觉的原初时刻相同,心灵触动的刹那间无异。民心相通就出现在这个原初时刻和刹那间,要及时发现,及时捕捉,及时抓牢。这个共享的原初时刻和刹那间为“及物归心”打下基础,一个是“地”,一个是“天”,为天下大同作证,为民心相通助力。宇宙万物丰富多彩、千变万化;物感物觉时刻更新,鲜活生动。不过,这种变化不居有物感和归心的普遍性,让民心相通,让天下大同。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首先要从民心相通做起,认真捕捉普遍性的物感物觉,捕捉物感物觉的那一刻,促成“及物归心”“万物玄同”“万象一源”。新中国成立前,历代统治阶级歧视少数民族,否认他们的客观存在,否认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国民党政府把少数民族看作相当于汉族“国族”的“大小宗支”[1]。新中国成立后确认了55个少数民族,一反国民党的同化政策,也没有按照斯大林的民族定义区分氏族、部落、部族和民族,而是统称“民族”。毛泽东主席明确指示:政治上不要区分哪个是民族,哪个是部族或部落[2]。

  从政治上看,中国将上述人们共同体统称为“民族”,对于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则,增强各民族间的凝聚力,维护祖国的统一,团结各民族人民共同进行革命和建设,都是十分有利的[3]。

  中国的“民族”概念颇有“及物归心”之意,重在民心相通,超越千差万别。“多”归“一”,“一”归心,心通千灯照,心通万象明。普遍的“一”和特殊的“多”是世间万象的两个方面,“一”容“多”,“多”生“一”,是层级关系,是发展关系,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和“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关系。民心合正道,民心融万象,民心地天通。民心相通是解决多元一体“一”与“多”关系的金钥匙。语言多、文化多、民族多是资源,是动力,不是累赘,更不是威胁;认同家园,心向祖国,是和合,是归一,不是同化,更不是消除。要让民众的心灵打上共同的印记,用不同的语言高唱共同的乐章,用不同的文化拥抱共同的家园,复调和声,雅俗共赏。

  万物生长,万象共生,共同遵守统一的宇宙规律。人的心力和人的意志符合这个宇宙规律,才能够让希望变成现实,才能够充分利用物质“尚未”的可能性和开放性[4],推动希望的实现,建设中华各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铸牢共同体意识,进而提升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以百川归海的气度,不忘理想,充满乐观,克服艰难,勇往直前。

  二、情通

  情感是人类乃至动物界的自然属性,对于人类来说还是文化属性。从美学、新马克思主义到社会学、人类学,从苏珊·朗格、阿格妮斯·赫勒到舍勒、格尔茨,不同的学科和不同的学者都对情感进行了深入研究[5]。康德著有《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后人称为“三批判书”,其中后两本涉及伦理和美学,强调道德意志的本质和原则,人类精神活动的目的、意义,美学鉴赏力和幻想力以及其他因素。康德认为理性的全部旨趣在于回答三个问题:我们能知道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可以希望什么[6]?这三个问题对知识无所裨益,但是对理性和伦理有真正的价值[7]。意志自由超越了时空、因果秩序的表象,因为“呈现给我们的感官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8],这个观点和康德关于物自体不可知的理论是一致的。需要指出,物自体本身就是认知的对象,也是“心物”,如果不能被认知,就只能是唯心或者意志的产物,难免陷入虚幻。如果从心物交融的符号学①观点出发,把“物性”“对象”“思维”都看成“物物相指”“事事相指”的关系,而不是彼此隔绝、无关联的“物自体”“事自体”“思自体”,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可以被感知,可以有条件地②被思考,也可以被认知、被把握的。因此,包括情感在内的心理活动一定和物质有关联,从物质中来,到物质中去,心与物因关联互指而自立③。我们能够从符号关联不断加深和扩大对物质世界的认识,当然这是一个无尽和开放的过程。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情感、我们的希望就派上了用场,我们用不期待回报的情感和融入自然的美德去关爱他人和他族,超越我们十分依赖却又十分简单化的感官境界。仅就这一点来说,它呼应了马克思

  生态哲学。马克思《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阐明了人与自然的辩证关系,“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9]。

  由物质变换出发,马克思的生态哲学中的善不是人类的纯粹利益,也不单是自然的内在价值,而是人与自然互动产生的物质变换。这种物质变换使得人可以向自然界提取其身所需,也同样有义务反馈自身的能量来养育自然[10]。

  当然,这种“符号善”或“互联善”不仅限于物质变换,还包括精神变换,包括人的自觉和自信。只有把“自恋自爱”融入“大地之爱”,把自我融入人与自然、人与万象的符号之网中,我们的认知才有根基,我们的意志才有推动,我们的实践才有根据,我们的希望才有光明。格尔茨充分肯定他者文化的独到之处,认为人类生活具有神圣性,阶级、种族、辈分之间要平等[11],群体和个人的尊严来自群体认同[12]。他说:“地方知识告诉我们:拥有美德的群体和个人,包容他者的群体和个人,是最有尊严的群体和个人。”[13]

  “符号善”或“互联善”虽然是一种超越之善,但不能凭空超越;其超越的对象就是具体的情感,其中就有“自怜自爱”。“自怜自爱”是本能,无需否认,只是这种本能的情感要不断接受反思,不断被超越,升华成为“大地之爱”、人间之爱、他族之爱。

  人民楷模都贵玛收养了 28位南方孤儿,把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他们,2006年获得第二届中国“十杰母亲”的荣誉称号。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都贵玛“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14]。由彭军执导、胡绍祥编剧的电影《海林都》,根据草原额吉都贵玛等人物,演绎“3000孤儿进草原”的历史时刻,讲述乌兰牧骑队员阿柔娜养育南方孤儿,大爱无声、大爱无疆的故事。影片中的那些南方孤儿长大成人,都说自己是真正的蒙古人。这种大爱超越民族,甚至超越人类,恩德广及草木昆虫。

  如果在中国革命的红色记忆库中寻找民族团结的例子,“彝海结盟”是首选之一。工农红军要过大凉山,作为红军高级领导人的刘伯承与当地的彝族果基支头人果基小叶丹结拜为兄弟,歃血盟誓,互赠礼品,红军顺利通过大凉山。

  彝海,原名“鱼海子“,彝语叫“乌勒苏泊”,意即海子。……就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举行了举世闻名的“彝海结盟”。果基小叶丹叫人找来一只鸡,但没有酒和酒杯。刘伯承便从红军警卫员皮带上解下两个瓷盅,叫警卫员舀来彝海的水,以水代酒。当沙马尔各子杀了鸡,将鸡血滴入两个瓷盅后,小叶丹要刘伯承先喝。按照彝人风俗,先喝者为大哥,兄弟就应该服从大哥。刘伯承高兴地端起瓷盅,大声地发出誓言:“上有天,下有地,今天我同果基小叶丹在彝海子边结为兄弟,如有反复,天诛地灭。”说完后一口喝下血酒。果基小叶丹笑着叫“好”!也端起瓷盅来大声说:“我小叶丹同刘司令结为兄弟,愿同生死。如不守约,同这鸡一样地死去。”说完后也一口喝干。刘伯承当众将自己随身带的左轮手枪和几支步枪送给了果基小叶丹,果基小叶丹也将自己骑的黑骡子送给了刘伯承……

  次日,红军先遣部队在果基小叶丹的向导下,通过俄瓦彝海子向北前进。沿途山上山下,到处是成群结队的彝人,发出“啊吼”的呼喊声[15]。

  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前,周恩来总理用红铅笔在地图上画内蒙古的行政区,每画一个地方都征求乌兰夫的意见,内蒙古自治区的区界就这样画出来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从民族团结的大局出发,说服不同意见,排除阻力,最终确定了内蒙古自治区的行政区划[16]。毛泽东说:“蒙绥合并问题要开两扇门,一扇是蒙人要欢迎汉人进去开发白云鄂博铁矿,建设包头钢铁企业;一扇门是汉人要支持把绥远合并于内蒙古自治区,实现内蒙古统一自治。”[17]

  1956 年 10 月,党中央提出建立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倡议……在讨论中曾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是合的方案,即把广西全省改建为壮族自治区;另一个是分的方案,即保留广西省的建制,管辖原广西省东部地区,另把广西西部壮族聚居的地区划出来,建立壮族自治区。采取哪个方案为好,党内、党外都有不同意见。……1957 年 3 月,政协全国委员会在京邀请广西籍人士举行座谈会,协商成立壮族自治区问题。周恩来同志……反复阐明“宜合不宜分”,“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道理。他还指出:“有人说壮族特点少。壮族留下来的历史痕迹是比较少些,但壮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化,这些都是它的特点。”“我们只要从事实出发,毫无疑问就应该承认壮族是一个民族。”他还强调,汉族要体会少数民族的心理感情,“不要一讲到壮族自治,就讲汉族的民族感情”。经过充分酝酿,大家同意采取合的方案[18]。

  情投金不换,意合百脉通。民族团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取得全面胜利的法宝之一。

  ① 指普安索(John Poinsot)-皮尔士(Charles Peirce)传统的符号学。

  ② 指“物”“象”“思”的交会处。

  ③ 在相对和关系中自立,不是无关联的绝对自立。

作者简介

姓名:纳日碧力戈 陶染春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