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民族工作社会化背景下的民族社团及其作用发挥 ——以长沙市民族联谊会为例
2020年02月21日 09:19 来源:《民族论坛》2019年第3期 作者:严庆 徐月华 字号
关键词:民族工作社会化;城市民族工作;民族社团;长沙市民族联谊会

内容摘要:

关键词:民族工作社会化;城市民族工作;民族社团;长沙市民族联谊会

作者简介:

  【摘要】新时期的城市民族工作内涵丰富、涵盖面广,需要整合民族工作部门以外的社会力量参与城市民族事务治理。民族社团作为一种自发性民间组织在民族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发挥民族社团的作用也是民族工作社会化的要求之一。长沙市作为一个多民族散杂居城市所面临的民族问题复杂、多样、易变,长沙市为适应当前的民族事务治理实际,探索出了一条顺应民族工作社会化趋势的特色路子,其中长沙市民族联谊会在整个城市民族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民族工作社会化;城市民族工作;民族社团;长沙市民族联谊会

  【作者简介】严庆,法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徐月华,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不断加快,我国原有的社会生产结构和资源分配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民族因素不断嵌入到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当前的民族工作具有了全域化、生活化、多样化的特点。这些特点表明,民族工作不单是民族工作部门的分内之事,也是全体社会成员、各个社会领域需要共同参与、协同合作的“大家的事”。民族社团作为民族政治行为主体之一,是现今推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的重要依靠力量。因此,在民族工作社会化的背景之下,研究民族社团在整个城市民族事务治理过程中的作用十分必要。

  一、民族工作社会化与民族社团

  (一)民族工作社会化的提出是民族工作范围、范畴不断扩展的需要

  民族工作社会化最先于2002年由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务局在探索新时期散居民族地区工作模式时提出,其意涵是指民族工作部门从政策实施者、执行者的角色中淡化出来,变成裁判员,即将散居的民族工作从零散的、部门的、低层次的工作方式,转换成系统的、社会化的、高层次的工作方式,民族工作部门大胆地到社会各个领域里为自己的工作挖掘和重新配置资源,从而扩张并在新的层次上实现民族工作部门的职能。时任国家民委领导在考察江西民族工作时指出,民族工作社会化是一条很好的思路,是一条好经验,也是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一种新模式,值得全面总结和推广。

  民族工作社会化自提出以来,受到了学界和实务部门的关注,并形成了诸多研究成果。以“民族工作社会化”为关键词搜索中国知网,笔者发现截至2018年有关民族工作社会化的相关文献总共有82篇,最早发表的与民族工作社会化有关的一篇文章是在2002年。整体来看,相关文献主要围绕以下议题展开:

  其一,对某一特定地区城市民族工作社会化案例和经验的总结,如:《民族工作社会化的“昆明经验”》、《大力推动民族工作社会化——红河州的几点做法和经验》、《湖北探索和建立民族工作社会化新格局》、《张家口市积极借力推进民族工作社会化取得实效》等。通过梳理,笔者发现,我国多地都在积极开展“民族工作社会化”的相关实践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相关研究多以社会学的相关理论和方法为指导,研究成果侧重于一线务实。

  其二,关于民族工作社会化背景的研究。张小蕾、董堃指出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推进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民族工作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而要妥善解决这些新问题,提升城市民族工作的质量和水平,推动现代城市的不断发展,民族工作社会化是一条合理、可行的道路。张红文、达顿怀认为实现民族工作社会化,是做好新时期民族工作的实际需要,也是民族工作发展的必然趋势。《关于民族工作社会化的金玉良言》一文指出,在新时代下只有借助社会力量在社会中寻找新的工作层面把民族工作融入到社会工作中,以社会化的民族工作去应对民族问题社会化的局面,只有这样才能改变以往的“民族事务就是民族工作部门一家的事”的被动局面,也才能改变以往以“民委少数人去管众多的民族人口的问题”。可以说,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适应城市生活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如何处理好这些问题,是新时期民族工作急需解决的重点问题。当下越来越多的民族因素渗入到社会公共事务中来,这要求民族工作的方法要有所突破,而“民族工作社会化”的工作方法则顺应了这样的需求。

  其三,关于民族工作社会化实践的研究。李孟东指出民族工作社会化是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运用政策、法规、经济、行政等综合手段来推动民族工作的有益尝试,也是思想创新、工作创新的直接体现,广泛开展民族团结进步活动,还需要通过典型力量来带动各个层面的工作。

  吴新雄指出实行的民族工作社会化模式,就是通过“法规保障、政策扶持、规划实施”三位一体互补,“政府重视、社会、群众参与”三位一体互动,“方法出新、思维更新、理念创新”三位一体互为的组合运行,才能使探索民族地区全新的发展观有了保障、有了机制,实现共同团结奋斗和共同繁荣发展有了主题、有了载体、有了依托。卢新生提出民族工作社会化就是形成党委领导、政府组织、民族工作部门主抓、相关部门密切配合、社会各界广泛参与齐抓共管的民族工作格局。上述研究表明,在民族工作社会化的背景之下,制定有效、适用、切实可行的领导机制和运作模式对于城市民族工作来说至关重要。此外,民族部门还应健全制度规范,加强对社会典型力量的管理,这样才能为更好地开展民族工作社会化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根据上述文献来看,在当下日益增多的民族因素渗入到城市社会治理的背景下,我国多地都在积极开展与民族工作社会化相关的有益实践,总结出的经验为我们把握民族工作社会化提供了一些借鉴和启示,也为新时期推进民族工作社会化提供了参考,但整体来说缺少对民族工作社会化的学理性分析以及对于作为参与民族工作社会化的主体之一的民族社团的作用分析。在新时期的背景下,推进民族工作社会化要求在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民族工作部门主动发挥带头、牵头作用,重新配置社会资源,积极吸收接纳社会各方加入,鼓励企业、民族社团、宗教团体、社会精英、教师、工商业个体户、大学生等社会团体和成员加入到民族工作中来。

  (二)民族社团及其相关研究

  国外学界对于类似民族社团的非政府组织(NGO)的研究较为普遍,类似于民族社团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主要集中于如何保护少数群体权利方面,包括保护外来移民、原住民、女性、儿童以及地区内的少数民族的生存权、发展权、文化权、政治权等。巴巴拉·吉米尔(Barbara Gemmill)和阿比博拉(BamideleIzu Abimbola)在《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在全球环境治理中的作用》提到“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民间社会团体不仅是治理的利益攸关方,而且也是通过积极动员公众支持国际协议而加强国际合作的推动力”。尼古拉·班克斯(Nicola Banks)和大卫·赫尔姆(David Hulme)在《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在发展和减贫中的作用》中提到“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被认为是公民社会中唯一一个重要的行为者。在这一领域的成功将需要其从作为服务提供者的角色转变为更广泛的民间社会组织的促进者和支持者,通过这些组织,低收入社区本身可以参与对话和谈判,以增强其集体资产和能力”。特尔莫·鲁迪弗兰茨(Telmo Rudi Frantz)在《非政府组织在加强民间社会中的作用》提出“非政府组织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政府工作的一种补充,通过动员当地团体被视为促进自助和克服家长作风以及依赖性的必要条件”。凯瑟琳·辛金克(Kathryn Sikkink)在《拉丁美洲的人权,原则问题网络及主权》中提到“人权问题提供了一个逐步和重要的国家主权重新概念化的案例研究,在人权问题领域,不断变化的国际行动背后的主要推动者是跨国非国家行为者,包括国际和国内非政府组织,以及私人基金会,这些网络与其他形式的跨国关系不同,因为它们主要是由共同的价值观或有原则的思想驱动的”。雷蒙德L.布莱恩特(Raymond L.Bryant)在《非政府组织和政府:菲律宾生物多样性和原住民》中主要通过“对菲律宾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原住民祖先领域的案例研究,展示两个完全不同的非政府组织主导的保护议程如何具有共同的根本目的,即说服原住民内化国家控制实现自我监管”。国外类似于民族社团的非政府组织作为公民社会中的一个重要组成成分,填补了政府工作内容上的空缺,能够帮助少数群体有机会、有能力、有渠道争取和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这类社团不仅发挥了对政府工作内容的补充作用,同时也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实现了自我价值,具有独特的社会效用。

  国内关于民族社团的探讨主要集中于民族社团的定义、功能、特征、类型、问题这几个方面:

  其一,有关民族社团相关概念的研究。蒋连华在《统一战线与我国少数民族社团的公共性建构》中写到社会组织化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而“国家”或“政府”与社会组织的关系问题始终是社会建设的核心命题,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长期“弱社会”的社会状态与结构日益分化、利益日益多元的社会需求下,催生了我国社会组织公共性的理论话语与实践命题。郑信哲在《略论新时期城市少数民族民间社团问题——以城市朝鲜族民间社团为例》中提到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城市少数民族人口大幅增加,城市少数民族社团活动也逐渐兴起。宋素培在《民族社团的含义、类型及典型个案》中写到民族社团是现今推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的重要依靠力量,“民族社团”一词虽被频繁使用,却存在着概念界定不清、类型划分模糊、研究成果少等问题,并将“民族社团”划分为学术性、行业性、专业性、联合性四种类型,并结合典型个案具体呈现不同类型民族社团的特点与功能。通过梳理,不难发现,目前有关民族社团的研究应然层面的内容较多,实证性、学理性、机理性的分析还不足。

  其二,关于民族社团现状的研究。李然在《民族社团与城市民族工作》中指出我国民族社团目前存在着独立性差、封闭性强、学术化、精英化趋向等问题。政府应加强对社团的培育引导、管理沟通,社团自身也应进行组织创新和制度创新,增强开放性、自主性、群众性,形成政府、社团、少数民族之间的良性互动,提高城市民族工作的成效,构建城市多民族、多元文化和谐社会。良警宇在《试析青海民族社团的发展现状与问题》中从民族社团的类型与功能,管理与运行机制,办公设施、资金来源和人力资源状况以及公共关系和社会影响等几个方面对青海民族社团的发展现状进行总结,并分析其存在的问题,对其健康发展提出研究建议。民族社团作为带有民族因素的社会团体,能够为城市民族工作注入新鲜血液,同时也需要有关部门加强对其引导,并实施依法管理。从相关研究来看,国内学者对城市民族社团在城市民族事务治理中发挥的作用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民族社团对于推进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在城市少数民族社团的组建、许可等方面至今还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规定,各个城市对于少数民族社团的认识和态度也有所不同,一些城市少数民族社团的活动及其作用发挥还有很大空间。

  其三,关于民族工作社会化与民族社团之间关系的研究。国家民委十分重视各方社会力量在民族工作中发挥的作用,提到“从我国的民族工作体制和我国的国情来说,政府在民族事务中起主导作用是毫无疑问的……同时,也要看到,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社会团体等的影响越来越大,应该更多地发挥他们在民族工作中的作用”。袁影指出非政府组织凭借自身的诸多优势,在推动民族工作顺利开展中起着重要作用。民族社团因其自身的民间性、自主性、独立性在参与城市民族工作的过程中能更加直观地参与到少数民族群体的生活中来,针对性地为其解决社会生活中常遇到的问题和纠纷,有效化解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和误会,使问题在上升到政府层面之前能够得到切实合理的解决。林剑卫提到举社团之力,就是发挥以少数民族群众为主体的社会团体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让民族社团协助政府做相关的城市民族工作,一方面,要发挥一些现已成立的少数民族联谊会、伊斯兰教协会作用,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协调民族关系,调解民族矛盾和纠纷,开展民族文化活动,掌握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情况;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民族社团的管理,并鼓励建立一些具有合法地位的民间组织,支持他们开展促进民族团结进步活动和进行民族文化活动,让这些组织发挥民族团结的最大效能。社会力量是贯彻政府意志、落实国家政策的前沿平台,其参与城市民族工作的具体表现为社区、非营利组织、社会团体、高校、科研机构、社工机构等积极介入相关工作。王德靖在总结湖南城市民族工作经验时指出,为推动民族工作社会化营造良好社会环境,我们创建民族团结进步活动机制,积极开展民族联谊会活动,少数民族联谊会在协调民族关系、促进民族团结、维护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帮助民族地区加快发展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总之,民族社团作为非政府性的民间自发组织在城市民族工作中填补了政府容易忽视的空缺,并在其中充当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重视民族社团在城市民族事务治理中的作用需要首肯的态度,更需要相关支持性政策、理论研究等方面的跟进。

作者简介

姓名:严庆 徐月华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