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列宁和斯大林对“民族文化自治”的批判
2020年02月18日 08:00 来源:《民族研究》(京)2018年第4期 作者:王希恩 字号
关键词:民族主义/民族文化自治/马克思主义/民族政策

内容摘要:

关键词:民族主义/民族文化自治/马克思主义/民族政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国际共运史上,第二国际期间出现的民族文化自治主张影响极为深远,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制订民族纲领的重大思想障碍。纵观列宁的著作,民族文化自治是列宁在批判民族主义问题上最为着力、用心最多的一种理论,被列宁定性为“最精致、最绝对、最彻底的民族主义”。与列宁的观点一致,斯大林在同一时期对民族文化自治的批判也极为集中,一些问题说得更为透彻,着重从历史发展规律上对民族文化自治做了否定。我国现阶段民族工作的目标是各民族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而不是各行其是、独自发展。这一目标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过程,也体现在不同领域不同层级的相关制度和政策之中。民族文化自治着眼的是各民族自身的文化诉求,体现的是西方自由主义理念和“公民社会”建设。基于民族文化自治固有的性质和局限,以及我国现有民族工作体制的优越性,民族文化自治绝不能成为我们民族政策的选项。

  关 键 词:民族主义/民族文化自治/马克思主义/民族政策

  作者简介:王希恩,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民族理论研究室研究员。北京 100081

  在国际共运史上,第二国际期间出现的“民族文化自治”主张影响重大,成为第二国际关于民族问题争论的主要分歧点。①“民族文化自治”基于民族问题又超越民族问题,严重模糊了无产阶级革命中的阶级视线,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制订民族纲领的重大思想障碍。以列宁和斯大林为代表的俄国布尔什维克联系俄国实际,深刻揭示了民族文化自治的民族主义实质,由此提出和阐发了马克思主义在民族问题上的一系列原则性观点,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大幅度发展。但从第二国际到当今时代的一百多年间,民族文化自治的影响不绝如缕,以至于在我国重新认识和评价,乃至“引入”民族文化自治的声音近年来也时有所见。所以,民族文化自治既是历史问题,又是现实问题,很有必要在回顾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述的基础上做出澄清。

  一、“民族文化自治”的提出及大致内容

  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工人运动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各种矛盾纷繁复杂。不同于西欧国家的单一民族结构,中东欧国家,尤其是奥匈帝国和沙俄帝国民族众多,民族关系与阶级关系纵横交织。这使得领导工人运动的社会民主党不能不把民族问题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不能不在自己的斗争纲领中将民族问题的解决纳入其中。

  “民族文化自治”最早是1899年9月在布隆召开的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代表大会上出现的一个民族纲领建议,主要内容是“居住在奥地利的每一个民族,不论其成员所居住的地域,组成一个自治团体,完全独立地管理本民族的(语言的和文化的)一切事务”。但这个建议被大会一致否决,而后通过了另外一个纲领,将此表述为:“同一民族所居住的各***域共同组成统一的民族联盟,完全按自治原则来处理本民族的事务。”②完整来说,就是在奥地利要依据民族聚居情况设立一些民族***,以取代与民族划分不相一致的传统省份。每一个***都设立一个议会,用民族议会来取代旧的地方议会,对该地区的民族和文化事务行使独立的立法和行政权。同一民族居住的几个地区应组成民族联盟;每一地区的少数民族的权利则由代表整个奥地利的议会制定法律加以保障。③

  列宁对两者做了比较后讲,相比前一个纲领,“这是一个妥协性的口号,因为这里丝毫没有提出超地域的(按人的民族属性的)民族自治。但这个口号也是错误的、有害的,因为把罗兹、里加、彼得堡、萨拉托夫的德意志人结成一个民族根本不是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④

  1905年,为了统一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在民族问题上的认识,奥托·鲍威尔(Otto Bauer)受托写了一本理论专著《民族问题和社会民主党》,并于1907年发表。奥托·鲍威尔是当时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人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到1934年又成为该党公认的领袖,同时也是“奥地利马克思主义者中最重要的人物”,而他的《民族问题和社会民主党》一书也被认为“对各民族在一个多民族国家内进行合作的问题做出了杰出的贡献”。⑤

  该书首先阐述了自己的“民族”概念,将其说成是“通过命运共同性而结成的一个性格共同体”,然后论述了多民族国家中工人阶级面临的民族问题,社会主义和民族原则等问题,最后谈到了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的民族纲领和策略。鲍威尔在书中对布隆大会上提出的“民族文化自治”纲领做了系统阐发。他着重从文化方面论述民族问题,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被排除在民族文化共同体之外,占统治地位的有产阶级独自地把民族文化财富据为己有。社会民主工党力求使民族文化,即全民族的劳动成果也成为全民族的财产,从而把所有民族同胞联合成一个民族文化共同体,这样才能使民族成为一种文化共同体。”在鲍威尔的笔下,“文化共同体”原来只是民族的一部分,即民族中有文化的剥削阶级部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是被排除在民族文化共同体之外的,而把所有民族同胞联合成一个民族文化共同体,正是社会民主党的奋斗目标。为此他为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制订了一个旨在“彻底改造奥地利”的民族纲领,大意是:

  1.奥地利应改组为各民族民主联盟的国家。

  2.应组成以民族为界限的自治团体来代替历来的邦,每个团体的立法和行政均由根据普遍、直接和平等的选举权选出的民族议院管理。

  3.属于同一民族的各***域组成单一的民族联盟,该联盟完全按自治原则来处理本民族的事务。

  4.每个***域内的少数民族应组成公法团体,这些团体完全按自治原则来管理少数民族的学校事业,并且在官厅和法院面前给其民族同胞以法律方面的帮助。⑥

  显然,鲍威尔的这个纲领与之前奥地利社会民主党通过的纲领完全一致。鲍威尔设想,“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像它以前的任何新的社会制度一样,也将彻底改变建立和划分共同体的原则。它将消灭那些今天还支持从封建时代和早期资本主义时代遗留下来的多民族国家的那些势力。它将把人类分为按民族划分的共同体,这些共同体掌握它们的劳动资料,自由地和自觉地掌握本民族文化的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社会也将实行国际分工,“它将逐渐把民族共同体变为一个巨大的新型的国际共同体的自治成员。把整个文明人类联合起来去共同征服自然,并把人类分成享有本民族文化财富和自觉地掌握本民族文化的进一步发展的民族自治共同体。这就是国际社会民主党在民族方面的最终目的”。⑦

  《民族问题和社会民主党》是关于民族问题的专论,涉及问题普遍为人们所关注,因此发表后在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乃至第二国际各党中都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且其观点也几乎为“中派”各党所普遍接受。⑧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西方“第三条道路”和民族问题的凸显,鲍威尔的民族理论再度引起了人们的重视,他的《民族问题和社会民主党》一书也被译为西班牙、法、意、英等多种文字出版。在国际共运史上,鲍威尔的这本书是关于民族文化自治的代表性著作,但始终不无争议。西方民族理论界认为鲍威尔代表了马克思主义在民族理论上所达到的高度,而在传统马克思主义者那里,鲍威尔又作为修正主义以及唯心主义代表受到批判。⑨

  此外,同为奥地利社会民主党领袖的卡尔·伦纳(Karl Renner)也有关于民族文化自治的很多论述,与奥托·鲍威尔一道被视为民族文化自治理论的主要创始人和阐发者。对鲍威尔的民族文化自治观点,列宁称其为“超地域的(按人的民族属性的)民族自治并要设立民族议会和民族事务大臣的口号”,是“更加错误的。这种违背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切经济条件并且在世界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中都没有试行过的制度,是某些人的机会主义的幻想”。⑩的确,鲍威尔的《民族问题和社会民主党》一书尽管应时而生、颇有影响,但缺乏科学研究必要的实证依据,抽象而空洞,经不起实践验证。

作者简介

姓名:王希恩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