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赖海榕 林林:民族认同及其塑造 ——读安东尼·史密斯的《民族认同》
2019年10月15日 09:41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京)2019年第2期 作者:赖海榕 林林 字号
关键词:民族认同/民族主义/领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内容摘要:

关键词:民族认同/民族主义/领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安东尼·史密斯认为民族认同有领土和族裔两个基本维度,塑造和消解民族认同的因素有经济、政治、军事、宗教和文化等。全球化正在急剧改变各国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生活,不仅增强了全球意识,也促进了民族主义与民族认同。

  关 键 词:民族认同/民族主义/领土型/族裔型/全球化

  作者简介:赖海榕,1971年生,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350117;林林,1993年生,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350117

  在现代,民族认同可能是最具感染力的认同神话,它的表现形式千变万化,也正是这种差别构成了世界上许多地区的和平与冲突。安东尼·史密斯(Anthony D.Smith)是当代西方著名的民族和民族主义理论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民族主义与族裔研究专业荣誉教授,也是民族主义跨学科研究领域的重要开创者。他在当代民族和民族主义研究领域发表了多部重要的研究成果,如《民族主义诸理论》《民族的起源》《民族主义:理论、意识形态、历史》《民族主义和现代主义》。安东尼·史密斯的重要著作《民族认同》(National Identity),介绍了民族认同的性质、起因和后果,此书出版后颇受读者欢迎,中文版由译林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史密斯在书中系统阐述了民族认同理论,认为民族认同是多元融合的产物,不是源于单一的建构符号,也不仅仅来自天生的血缘关系。面对全球化进程,他驳斥了民族“衰退消亡说”,认为民族和民族认同还将继续存在甚至得到强化。

  一、民族认同具有领土和族裔两个基本维度

  1.民族认同的含义与起源

  民族认同这个概念复杂而抽象,以至于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下,不同的社会群体都能在这个尽管抽象但情感上却异常具体的民族认同中,使自己的需求、利益和理想得到满足。史密斯认为“民族认同”一词是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中心理想,也是一个分析性概念。民族认同是“对构成民族与众不同遗产的价值观、象征记忆、神话和传统模式的持续复制和重新解释,以及对带着那种模式和遗产及其文化成分的个人身份的持续和重新解释”。①民族认同包含了文化认同和政治认同两个方面,并同时存在于文化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汉斯·科恩(Hans Kohn)区分了“西方的”和“东方的”民族主义,认为西方的民族主义是在共同法和共有领土范围内的公民理性联合,属于“公民的”民族主义,而东方的民族主义建立在对共同文化和族群本原的信仰基础之上的,即“族群的”民族主义。②

  公民的民族概念是在划定的领土上,拥有一定程度的共同文化和公民的意识形态,通过一系列相同的理解、抱负、情感与观念将领土上的人口结合在一起。因此,历史性的领土、法律政治意义上的共同体、全体成员在法律政治意义上的平等关系、共同的公民文化与意识形态——这些都是标准的领土民族模型的构成要素。而“族裔”的民族则与此不同,它将重点放在以出身和原生文化为基础的共同体上。在领土民族模型的概念中,个体必须隶属某个民族,但可以选择所属的民族。而在族裔概念中,则没有这种选择的余地,无论你留在自己的共同体内,还是迁移到其他共同体中,你仍然是你所来自共同体的无法改变的、不可分割的一员,并且身上永远带着这个烙印。换句话说,一个民族主要是一个拥有相同血缘的共同体。③族裔型民族认为最重要的不是领土,而是血缘。民族被视为一个虚构的“超级家庭”,并以血统和宗谱来支持民族的诉求。在这种观念中,民族能够将自己的源头追溯到一个推定的祖先,其所有成员都是兄弟姐妹,这种家庭的纽带将他们与外人区分开来。并且他们通过创造共同体的神话、历史与语言传统的普遍自觉意识,成功地使一种族裔民族的观念在大多数成员的头脑中保留下来并具体化。因此,家族谱系和推定的血缘纽带、大众动员、方言、习俗和传统是族裔民族的构成要素。

  两类民族模型——领土模型和族裔模型,存在两条民族形成的路径——官僚体系两吸纳与方言动员。第一类民族是由贵族政体的精英从水平共同体中创造出来的,通过强大的国家把社会下层和外围地区吸纳进来。无论是对政治版图内的少数群体,还是对边界之外的他人,这类民族都将表现出一种热忱的领土民族主义。如美国和新加坡,通过自上而下的民族塑造,强化了领土意识和民族意识。另一类民族是在一个垂直共同体中被排斥的知识阶层和一些中间阶层“自下而上”地创造出来的,利用族裔历史、语言、宗教和风俗等文化资源对其他阶层进行动员,从而形成一个积极的、政治化的“民族”。无论是对内激励与净化“真正的”民族及其成员,还是对外反抗争夺政权的外国压迫者与竞争者,这类民族都展现出一种强有力的族裔民族主义。④第三世界民族国家的去殖民化都是此类例子,通过对圣地、往昔英雄和黄金时代的纪念,来强化族裔和族群的边界,增强他们的自我意识,从殖民地“领土民族”中分离出来,塑造为族裔民族。

作者简介

姓名:赖海榕 林林 工作单位:福建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