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赵刚 李墨文: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时代属性
2019年10月11日 09:12 来源:《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镇江)2019年第2期 作者:赵刚 李墨文 字号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构性/时代属性;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构性/时代属性;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时代是思想之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从近代觉醒以来就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在反帝反封建斗争、新中国成立初期、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时代属性不尽相同。但是,无论在何种时代,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建构都是围绕着国家、民族主义和社会发展道路展开的,这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体现时代属性的基本规律。

  关 键 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构性/时代属性  

  标题注释:国家民委民族研究项目(2017-GMG-026);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西部项目(15XMZ013)。

  作者简介:赵刚,延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从事民族理论与政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李墨文,延边大学民族研究院,博士研究生,从事民族理论与政策、朝鲜族民族问题研究,吉林 延吉 133000

  [马克思主义与民族团结] 特约主持人 金炳镐,孟凡东

  主持人简介:金炳镐,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哲学博士,从事民族理论、民族政策、民族关系、民族学研究;孟凡东,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从事马克思主义东方学、近现代中华民族复兴历程、少数民族地区革命与建设史研究。

  马克思主义认为:“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1]72。人们的“现实生活过程”虽然纷繁复杂,但在一定历史时期都呈现出较为稳定的“时代主题”和“时代特征”,此时“意识”就会打上“时代”的印记。民族“意识”也是如此,“安德森认为‘民族’本质上是一种现代性的(modern)想象形式——它源于人类意识在步入现代性(modernity)过程当中的一次深刻变化”[2]8。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由“自在”发展到“自觉”与近代中国追求“现代性”的“时代”密切相关,并在随后的“时代”更迭中彰显着时代属性,也就是说,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是“时代”的召唤,又是对时代“主题”与“特点”的诠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彰显时代特点,表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在时代的需要下不断进行建构的,“时代”的变迁影响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内涵。从“民族”的视阈来看,“现代性”的时代也就是民族国家时代,在民族国家时代建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已成为迫切需要,民族国家时代下的中国国情特点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注入新内容。

  一、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特点下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费孝通先生认为:“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是近百年来中国和西方列强对抗中出现的,但作为一个自在的民族实体则是几千年的历史过程所形成的”[3],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由“自在”发展到“自觉”是“时代”使然,郑大华教授认为:“中华民族自我意识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尤其是甲午战争后,随着中华民族危机的日益加深而逐渐形成的”[4]。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特点为中国“民族”提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时代诉求,一是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他们通过不断发动侵略战争、强迫晚清政府和民国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控制中国经济和培养代理人等多种手段,把中国变成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这就造成了“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的矛盾”是中国社会各种矛盾中的最主要的矛盾[5]631。帝国主义“他者”的到来激发了中国人的“中华民族”观念,梁启超说:“谓对他而自觉为我,‘彼,日本人;我,中国人’,凡遇一他族而立刻有‘我中国人’之一观念浮于其脑际者,此人即中华民族之一员也”[6]1-2。在帝国主义“他者”的映衬下,中国人的“整体”观和“民族”观开始形成,这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帝国主义入侵所带来的中国人“民族”意识。二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帝国主义用文化侵略“麻醉中国人民的精神”,西方文化观念使中国延续上千年的文化传统出现危机,“天下主义”“夷夏之辨”观念在西方民族主义价值理念的冲击下开始崩塌[7]34。伯伦知理的国家学说、洛克的民族主义思想、黑格尔的民族主义等观点,迫使“传统民族观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近代中国民族主义从理论上逐渐生成,成为指导民族主义运动的重要思想”[7]40。梁启超、杨度、章太炎、孙中山、邹容等人,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阐述了“民族”的思想和理论,初步构建了中国人的“民族意识”,这是古老中国走向现代国家的民族思想历程。三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反帝反封建斗争异常残酷和艰巨,如何唤起民众成为重要的时代课题,孙中山在晚年指出:“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8]925。毛泽东说,在反帝斗争中,“没有普遍和深入的政治动员,是不能胜利的”[5]480。由于民族主义作为“政治上的学说和情感,是一种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意识形态”[9]530。因此,在抗日战争中“国家、社会、个人已被民族主义整合进‘中华民族’的命运共同体,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有效地动员社会、激发民族主义情绪”[10]238。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在民族战争中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族觉悟、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是必须的[5]521。正是在反帝反封建斗争中,政界和知识界精英们不断宣传“中华民族”观念,才使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觉醒的关键时期。

  “‘中华民族’概念及其思想观念的出现,是鸦片战争以来不断加剧的民族危机的产物”[11]31,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觉醒”体现了时代特点,首先,面对帝国主义的“他者”,近代政界和知识界精英们树立了“中华民族是一个”的整体观念。近代民族国家的开创者孙中山主张中国各民族融合为“一个”,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12]158,实质是各民族同化于中华民族。以费孝通、翦伯赞为代表的知识界精英和抗日战争后的中共,主张多民族共存下建立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费孝通与顾颉刚关于“中华民族”的论战,有力地推动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发展。以傅斯年、顾颉刚和蒋介石为代表的知识界和政界人士则主张中国只有一个民族,即中华民族[13]。在这些众说纷纭的思想中占据主流的是融合“各个”民族为“一个”的思想,体现的是近代单一民族建国理论。其次,在西方民族主义理论启发下,“中华民族”的属性问题被政界和知识界精英不断论及,梁启超在伯伦知理学说影响下,提出了“小民族主义”和“大民族主义”论,他的“大民族主义”,即“合汉、合满、合回、合苗、合藏,组成一大民族”。梁启超还提出过“中华民族自始本非一族,实由多数民族混合而成”的观点。孙中山的“民族主义”和“中华民族”观念,也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影响[14]。孙中山在领导革命的早期,他的中华民族观具有大汉族主义色彩,但在其革命的晚期,他提出的“各民族紧密结合为一个大中华民族”和“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观念则具有进步意义[15]109。最后,在反帝反封建斗争中,知识界和政界精英们推动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大众化”,有代表性的是资产阶级政党的“民族复兴”宣传和中国共产党的民族独立与民族解放策略。蒋介石政府在抗战中发起的“三民主义”宣传、新生活运动和国民精神总动员运动,推进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凝聚。而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创设性地解读了“中华民族”,确立了国家统一、民族平等和民族区域自治的建国方案,这些思想随着中共在全国影响力的增强而被国人所接受。中国共产党所宣传的中华民族,“为国人提供了民族认同的重要思想资源”[7]185。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觉醒的时代,从那时开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表现出紧扣时代主题进行建构的特点。在这个时代,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建构出“整体”“一个”“多民族构成”“历史悠久”“文化独特”等观念。但是,将“中华民族”等同于汉族的观念仍然浓厚,少数民族有着强烈的自我认同意识,少数民族与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联系等问题还不甚清楚,这给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进行丰富与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作者简介

姓名:赵刚 李墨文 工作单位:延边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