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王希恩:马克思主义民族过程理论述论
2019年10月11日 09:09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武汉)2019年第2期 作者:王希恩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民族形成/民族发展/民族融合

内容摘要: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民族形成/民族发展/民族融合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民族是一种历史过程的理论可以称之为民族过程理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族过程的论述在其民族理论体系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经典作家关于民族形成问题的论述,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形成;一种是现代民族,包括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民族的形成。与对民族现象其他问题的论述一样,经典作家们对民族发展阶段规律的揭示有着非常明确的价值导向,这就是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实践。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民族在资本主义时代更多是一个正在或将要走向消亡的现象,而在列宁和斯大林那里,这种消亡则是比较具体的、分阶段的。中国共产党始终认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民族的消亡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党的十九大又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重要内容。这都是对现阶段民族问题和发展现状的正确把握,是对马克思主义民族融合理论的进一步发展,为做好当前和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的民族工作指明了方向。经过数百年的民族发展历程,经典作家关于民族消亡和融合的理论正在得到验证。实践证明,要实现完全的民族融合并走向消亡,还有很长很曲折的路要走,我们还大可不必为这种前景而未雨绸缪。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民族形成/民族发展/民族融合

  作者简介:王希恩,男,中国社会科学院资深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民族理论、当代民族问题。北京 100081

  民族现象是一个历史过程,有其产生、发展及消亡的固有规律,是马克思主义一以贯之的观点。列宁说:“祖国、民族——这是历史的范畴。”[1]斯大林说:“民族也和任何历史现象一样,是受变化规律支配的,它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始末。”[2]这是最明白的表述。中国共产党就“马克思主义民族观”和“中国共产党关于民族理论和政策的基本观点”做出概括时,民族问题存在的长期性以及民族消亡的久远性从来就作为一种基本观点被强调。民族是一种历史过程的理论可以称之为民族过程理论。20世纪60-70年代苏联学术界曾将“民族过程”作为一项重点理论体系予以构建,虽然因其内容繁复和苏联的瓦解而未能得到流传,但其秉承了历史主义的原则是值得肯定的。我国民族理论界对马克思主义的民族过程理论有着长期研究的传统,将民族过程一般表述为(同时也是一种阶段划分)民族的形成、发展和消亡过程。经典作家关于民族过程的三个阶段都有过相应的论述,在其民族理论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对无产阶级民族问题纲领的形成乃至革命和建设实践都发挥过直接的指导作用。

  一、关于早期民族的形成

  经典作家关于民族形成问题的论述,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形成,或可说为民族的起源;一种是现代民族,包括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民族的形成。这些论述虽已久远,但都为我们留下了完整认识民族现象的珍贵理论启迪。

  比较而言,在关于民族形成的论述中,经典作家关于早期民族形成的论述较多,研究者的分歧也较多。因为这直接牵涉到什么是“民族”这一分歧最多的问题。此外,经典作家在各自著作中提到的“民族”场景不同、指向也不同,在相应的外文表述中本来也是不同的,但在中文译文中一律被“民族”代称了。这在早期“民族”的论述中又最为突出,自然也最容易形成人们在讨论中各执一词,各有所据,但却矛盾迭出的窘境。

  其实,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性状和我们一般理解的“民族”应该是一致的。民族就是具有同一习俗文化、地缘、语言、心理认同等族性要素的人群。或说,民族就是因族性为群的族类共同体。这些共同体只有历史形态、规模形态和族性特点的不同,并没有性质上的区别。在我国的民族识别过程中,毛泽东说的不要区分民族与部落,一律都称为“民族”①,不但是政治上的考虑,也是对中国人民族概念理解上的尊重。不管在人类早期的前国家社会,还是绵延至今的当代世界,民族都是一种普遍的和基本的人类群居形式。笔者同意这样一种概括:“具有历史原初意义的‘民族’是人类群体最稳定的一种共同体形式,它依托于不同地域、不同生存环境而形成了语言、生产方式、生活习俗乃至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差异,呈现出文化多样性及其互动过程中的自我认同与他识归类。这就是中文语境中的‘民族’。”[3]

  经典作家关于早期民族形成问题的论述也应该以此来理解,因为中文中不论对于经典作家文献中的“民族”怎样翻译,总还是以中国人对于民族的一般理解为基准的。

  关于早期民族的形成,其实就是我们一般理解的民族或族类共同体的形成。这样的“民族”主要分布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中,但他们没有专门的文章和著作讲这个问题,而是在论述前国家社会或原始社会发展史时大量涉及。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以下简称《起源》)是他关于前国家社会发展历史的代表作,而这一著作又很大程度上是在完成马克思的遗愿。因为马克思生前曾对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做了认真研究,做了详细摘要、批语和材料补充(也即我们现在所见的马克思的《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拟在此基础上阐发他的关于人类早期社会的历史及唯物史观。恩格斯的《起源》一书既参照和继承了马克思的研究又运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代表的是他和马克思在人类早期历史上的一些共同思想。

  《起源》详细论述了人类早期历史中家庭、私有制、阶级和国家的产生问题,其中也谈到了“民族”的形成。在恩格斯看来,“民族”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军事民主制”时代。这是国家产生的前夜:出现了自由民和奴隶的差别,富人和穷人的差别,产生了新的社会分工和阶级划分。随着人口的增加,“住的日益稠密的居民,对内和对外都不得不更紧密地团结起来。亲属部落的联盟,到处都成为必要的了;不久,各亲属部落的融合,从而分开的各个部落领土融合为一个民族[volk]的整个领土,也成为必要的了。民族的军事首长——勒克斯、巴赛勒斯、狄乌丹斯——成了不可缺少的常设的公职人员。”[4]这是恩格斯讲的“民族”产生的一个概况,但在不同的案例和叙述中又稍有差别。

  “大多数的美洲印第安人,都没有超过联合为部落的阶段。他们的人数不多的部落,彼此由广大的边境地带隔离开来,而且为不绝的战争所削弱,这样他们就以少数的人口占有辽阔的地区。亲属部落间的联盟,常因暂时的紧急需要而结成,随着这一需要的消失即告解散。但在个别地方,最初本是亲属部落的一些部落从分散状态中又重新团结为永久的联盟,这样就朝民族[Nation]的形成跨出了第一步。”[4]108

  而“雅典人比美洲任何土著民族都前进了一步:相邻的各部落的单纯的联盟,已经由这些部落融合为单一的民族[volk]所代替了”[4]127。

  此外,恩格斯还提到,“在荷马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希腊的各部落大多数已联合成为一些小民族;在这种小民族内部,氏族、胞族和部落仍然完全保持着它们的独立性。”[4]20又如北美印第安人氏族制度的演变:“一个原来统一的氏族集团怎样逐渐散布于辽阔的大陆;各部落怎样通过分裂而转化为各民族,转化为整个的部落集团。”[4]110等等。

  综上而言,恩格斯关于早期民族形成的论述并不多,明确提到的就是它由部落或部落联盟的“融合”“联合”和“转化”而成,时间是在国家形成之前或与之同时。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中的作用》中说的“从部落发展成了民族和国家”是对这个问题的集中概括[5]。

  但有理由提出,恩格斯上述“民族”的形成,讲的不是族类共同体意义上的民族,而是氏族社会末期部落或部落联盟之后的一种社会组织和政治机构。比如,前述恩格斯讲从部落融合为“民族”的时候,也讲了“民族”的领土、军事首长、“公职人员”、常设的“议事会”和“人民大会”[4]183。再比如讲日耳曼人的“马尔克”制度时说,日耳曼人进入罗马帝国之后以部落划分区域。这些区域内包括若干家庭的“血族”,“几个有亲属关系的村,构成一个百户,几个百户构成一个区。区的总和便是民族自身了”[6]。显然,恩格斯这里讲的“民族”形成,实际上是一种社会组织的变化,是部落之上的一个政治单位和区域单位的形成;讲的是从氏族政治向国家政治转变中的政治结构变化,而不是一种新的族类共同体的产生。

作者简介

姓名:王希恩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