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陈辉 严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内在逻辑 ——以实践思维方式的视角
2019年08月15日 08:47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武汉)2019年第1期 作者:陈辉 严墨 字号
关键词:实践思维方式/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方法论

内容摘要:

关键词:实践思维方式/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方法论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实践思维方式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用实践思维方式审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其内在逻辑表现为:实践过程决定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实践主体目的性决定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对象与内容;实践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统一决定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方法与路径。

  关 键 词:实践思维方式/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方法论

  作者简介:陈辉,中央民族干部学院教研部(北京 100094);严墨,中国民族图书馆(北京 100031)。

  实践思维方式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实践思维方式立足人的活动本质,强调人不仅是“存在”,更是“活动”,因此不能仅从人的存在本性理解人,还要从人的活动本性理解人,从人的实践特性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理解人与人的关系,这种理解方式就是实践思维方式,它具有“实践的唯物性和辩证性、主体性和客体性、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主观逻辑和客观逻辑的‘四个’统一”[11]的特点。因此,实践思维方式与以往的思维方式不同,是以人为主体和中心的一种革命性的思维方式,是一切从实践活动本性和方式出发去把握和解决问题的哲学思维方式。一切从实践活动本性和方式出发,要求主体把实践作为思维的立足点、出发点和归宿,并按实践的内在本性、规律来认识和把握实践对象的规则、途径和方法。

  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是中国共产党解决民族问题实践与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相结合问题的历史过程。因此,其作为一种实践过程必然要正确认识和回答主体是“谁”、对象与内容是什么、方法与路径如何这三个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三个问题,才能清晰显现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内在逻辑。本文希望从实践思维方式的维度,探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内在逻辑,从而为推进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构建提供有意义的启示和借鉴。

  一、实践过程决定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

  实践必然离不开主体,但是由于实践过程的复杂性和多元性常常导致其主体的虚置、遗忘或被人为地扭曲。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是“谁”,也会因为人们对这一实践过程的理解差异而有不同的回答。“体用关系”的思维方式把实践主体简单化为物质与精神的对立,“主客体关系”的思维方式把实践与实践主体抽象为主客体的二元对立,只有把实践的主体作为整体来考虑,才能真正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主体的复杂形式和特性。

  (一)坚持实践过程的物质与精神统一,反对“体用关系”的思维模式

  “体用关系”的思维模式是中国传统哲学思维的一种体现,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在处理中西文化的关系时经常采用的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是近代知识分子在实现“救亡图存”过程中,处理中西文化矛盾的一种无奈选择。其包含两种思路:一是主张坚持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体系的主体地位,而将西方资产阶级文化和价值体系尤其是民主政治和科学技术只应用于实用层面的“中体西用”的思路;二是提倡“以西为体、以中为用”的“西体中用”的思路。“体用关系”的思维方式本质上割裂了实践主体的精神性与物质性统一。这种思维方式片面强调实践主体的精神性或物质性,是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

  从传统的“体用关系”思维方式出发,认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应该坚持用中国传统的民族治理思想的“体”去统帅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用”,如有人错误地用家族、宗族代替民族;或者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体”统帅中国传统民族思想的“用”,如有人忽视中国民族的特殊情况,机械地套用斯大林的民族概念来认识中国的民族现象。实际上,这两种观点都错误地理解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因为“体用关系”的思维方式把实践的主体和客体简单看成某种价值关系,从而导致实践主客体关系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被简单化。在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实践过程中,这种“体用关系”的思维方式会割裂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和中国传统少数民族治理思想精华的一致性,而忽视实践的总体性和历史性。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不能仅仅固守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某些具体结论,而是需要与中国民族国情相结合。与此同时,现代化与全球化进程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打上鲜明的时代烙印。中国传统的少数民族治理思想的精华也只有在现代化和全球化历史背景中接受检验才能焕发出新的生命,而不是墨守中国传统的少数民族治理思想,并用传统的治理经验去“化”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体用关系”的思维方式不仅会丢掉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基本立场和方法,也会使中国传统的少数民族治理思想被错误地理解和发展。所以,传统的“体用关系”思维模式,无法科学地认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

  (二)坚持实践过程的主体与客体统一,反对“主客体关系”的思维模式

  “主客体关系”思维方式是一种建立在近代欧洲认识论基础上的主客二分的思维方式,他们来自把实践简单地理解为主体与客体的关系。用“主客体关系”思维方式理解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谁”为主体的问题,必将会先在地把“中国”作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而客体则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并且片面地认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过程中,“中国”是能动性的主体,片面强调解决民族问题的中国特色、中国经验,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作为被动性的客体,忽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所揭示的一般性规律和基本的方法。马克思早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对这种“主客体关系”思维方式进行了批判,并明确指出“主客体关系”的思维方式从本质上来说,是旧唯物主义的“客体的或直观的”思维方式。用“主客体关系”的思维方式看待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会人为地割裂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传统民族治理思想、中国民族国情三者作为实践过程的整体性和辩证关系。正如实践中的主客体是互动并互为转换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是上述三者互为主客体的,只有根据实践过程的阶段性特征、中国的民族国情和时代发展的要求确立主客体。因此,传统的“主客体关系”思维模式,无法科学说明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问题,导致错误地强化“中国的特殊性”和逻辑的先在性。

  (三)坚持实践过程的整体性,把握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

  实践思维方式要求我们理解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过程中的主客体关系必须立足于实践。从实践过程来看,实践主体是物质性与精神性的统一,主客体的统一,因此,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实践主体必然是具有导向性的能付诸行动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和民族工作者。

  1.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实践主体。理论创新必然要有其实践主体,如果我们离开这个实践主体去谈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内在规律,必然是缘木求鱼。因此,“实践主体”必然是“践行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人”,内在地包括从事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理论与实践探索的理论家和民族工作者,以及推动、践行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中国共产党人。

  2.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精神”主体。实践主体的实践行为受精神导向的指引。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为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创新指明方向并保证其科学性。中国共产党在运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基本原理、观点和方法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并实现中国化过程中,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主导,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科学性。如果我们虚化其“精神”主体,其他非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思想观点将会乘虚而入,取代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就会缺乏明确的规定性,失去政治方向,最终必将走向歧途。

  作为能动的实践主体,必须是历史与逻辑的统一,抽象与具体的统一。因此,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的主体是实践主体,必须从实践的过程中来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理论工作者和践行者在解决中国民族问题过程中,特别是在不同历史时期马克思主义政党面临重大的民族问题时,在批判继承传统的少数民族治理思想的同时,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而不是简单、机械地脱离实践的主体的目的性和历史性,只强调中国民族的特殊性和历史性,并以此改造、肢解甚至取代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这必将会削足适履,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潭,为各式各样的非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创造空间,提供土壤,使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中国化走上邪路和歪路。因此,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基本原理和方法,紧密结合中国民族国情,辩证地吸收中国传统少数民族治理思想的精华,才能坚持其革命性和科学性,才能保证其中国化本质规定的正确性,才能不断推进其中国化的不断发展,才能真正地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实现民族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陈辉 严墨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干部学院教研部 中国民族图书馆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