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新时代、新眼光:正确认识中国的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
2019年08月15日 08:44 来源:《黑龙江民族丛刊》(哈尔滨)2018年第12期 作者:陈烨 字号
关键词:新时代/坐标系/民族问题/民族政策的价值/完善和落实

内容摘要:

关键词:新时代/坐标系/民族问题/民族政策的价值/完善和落实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时代,对中国的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的认识要有新眼光。历时的、纵向的和共时的、横向的认识构成了正确认识中国的民族问题的坐标系,既不能让现行的民族政策为历史上就存在的民族问题负全责,也不能把当今民族问题的责任全部推给过去让历史负责。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以任何理由否定中国民族政策的认识、理论和主张都是错误的。我们必须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正确认识我国当前的民族问题,调整、完善和落实现行的民族政策,强化“四个认同”,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作者简介:陈烨(1966-),男(蒙古族),内蒙古赤峰人,民族文化宫研究馆员,主要从事民族理论、民族学研究(北京 100031)。  

  关 键 词:新时代/坐标系/民族问题/民族政策的价值/完善和落实

  自从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高屋建瓴,针对我国当前以及今后的民族工作提出了许多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特别是在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方面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开辟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同心共筑中国梦的伟大征程和伟大时代。这就要求我们正确认识中国的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必须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的精神,必须具有与时俱进的新时代的新眼光。

  1947年,以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为标志,中国共产党踏上了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道路的征程。70多年的历史实践证明,我国各民族自治地方和各少数民族的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成就尤其令世界瞩目。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新时代我国民族工作“五个并存”的阶段性特征更加凸显,特别是境内外敌对势力从未放弃利用民族、边疆问题作为突破口这一战略图谋,反对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暴恐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稳定的任务依然繁重[1]。如果不认清这点,无论怀有什么初衷,也无论持有什么愿望,对中国的民族问题进行不着边际的说三道四,对现行民族政策进行不负责任的品头论足,以表达不满和指责,甚或开始寻求所谓的替代政策,都是极端错误的。在新时代的历史条件下,在经济社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而改革势在必行的情势下,应该怎样认识中国的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既是一个时代命题,也是需要回答的问题。

  一、确立正确认识中国民族问题的坐标系

  我们知道,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的发展史、一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发展史。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的民族问题是伴随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历史形成过程而出现的。正确认识当前中国的民族问题,首先要具有历史的眼光和视野,任何停滞、僵化、固着于当前的认识都是片面的、局部的,得出的结论也会失之于片面甚至错误。

  历史上,内蒙古、新疆、西藏等地方都曾闹过所谓的独立。对于这段历史,我们许多人是清楚的,内蒙古闹独立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鼓动内蒙古部分王公贵族提出“民族自决”主张,分裂中国的手段;新疆闹独立,成立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是20世纪30年代苏联勾结一些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上层图谋、策划的一出历史闹剧;西藏闹独立是英帝国主义直接操纵、勾结西藏僧俗上层搞分裂中国的阴谋。这些历史上所谓的“民族独立”运动,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充分表明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是强大的、无可匹敌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是难以拆解和打破的。但是现在有些人认识“藏独”“疆独”问题时,却不去正视“藏独”“疆独”是中国社会历史问题的延续,而是把矛头直接指向我国现行的民族政策,认为民族区域自治让少数民族有了“领土意识”;民族识别强化了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国家对少数民族的系列照顾政策,纵容、娇惯了少数民族的“闹事情绪”等等不一而足。这种罔顾历史、歪曲现实,直接要现行的民族政策为历史延续问题负全责,非但求全责备,而且直接损害了我国现行民族政策的正当性、合理性和合法性。

  按照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民族问题是作为社会历史遗留问题的一部分而存在的。解决中国社会历史遗留问题,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责无旁贷,但其所实施的政策却不可能完全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一切社会问题,民族政策也是如此。历史问题有其自身的延续性。按照民族发展规律,民族问题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发生变化和反复的。无视民族问题的历史因素而认识民族问题,就不会形成对民族问题的全面、合理和正确的认识,或者说这是一种残缺的认识,恰如我们认识一个人,他现在的一些问题虽表现于当下,但问题的产生、发展却可能要追溯到他成长的过程。有民族的存在就有民族问题的存在,在当前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任何国家的任何政策也不可能永远、彻底地解决民族问题。历时、纵向地认识我国的民族问题,这是正确认识民族问题的纵坐标。

  既然我们确立了正确认识民族问题的纵坐标,也要确立相应的横坐标,否则不会形成一个合理的坐标系。因此,要正确认识民族问题还须具有共时、横向的眼光,即建立正确认识我国民族问题的横坐标。

  中国民族问题的产生或者激化有着国内和国际的两种因素,可以说是两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国内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民族问题从“本质上是阶级问题”转变为社会历史总问题的一部分以来,逐渐浮出水面并呈现日益增多之势。这不是说在改革开放以前不存在民族问题,而是因为民族问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被当作阶级问题的,具体的民族问题被隐含在宽泛的阶级斗争的空间和话语之下。实行改革开放,由于指导思想和经济社会形势的变化,民族问题骤然增多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一种正常现象,因为,改革开放前民族问题给人感觉不那么明显才是不正常的。那种认为“文革”时期民族政策执行得好、民族问题才少的认识实在是一种谬见。认识当今中国的民族问题,必须看到今天中国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必须看到各民族的社会发育程度,必须看到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和西部民族地区的发展差距,必须看到少数民族地方、社会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间的适应问题,尤为重要的是必须看到我国现行的民族政策需要进一步落实、调整和完善。

  国际方面,我们要认清当今世界的发展形势。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但是我们所处的世界却并不安宁,尤其是由民族问题引发的冲突、骚乱、内战屡屡发生。据统计,在世界范围内打算从母国分离或者具有分裂倾向的民族或种族达3000多个[2]。20世纪末,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为标志的“第三次民族主义浪潮”席卷全球,世界格局产生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虽有自己独特的应对民族主义浪潮的优势,但是并不游离于世界发展潮流和形势之外,这种国际因素对中国的民族问题有着推波助澜的效果;再有国际反共、反华势力并不愿看到社会主义中国政治社会稳定、和平崛起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频频向中国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招手示好,诋毁中国的民族政策,或者或明或暗资助、纵容民族分裂势力不断制造事端。

  这种国内和国际因素的交汇形成的聚合效应,使得我们国内的民族问题在当前表现为多发、凸显。这就是共时、横向地认识中国民族问题的横坐标。

  从坐标的纵轴看,中国的许多民族问题从来就不是新近产生的,而是历史上就存在,而且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而呈现高潮或低谷,因此,我们说不能让现行的民族政策为历史上就存在的民族问题负全责,毕竟当今的民族问题许多还是历史的遗留、残存和变形;那么从坐标的横轴看,与其他许多社会问题一样,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变化出现新的民族问题同样是正常的,所以,我们同样不能把当今民族问题的责任全部推给过去让历史负责,毕竟当今的民族问题有了新的变化和时代特征以及新问题的产生。假如缺少这种纵横交错的认识眼光,就不会形成对中国的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的全面、合理的认识。

作者简介

姓名:陈烨 工作单位:民族文化宫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