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张连海:论现实民族志方法的源起 ——以马林诺夫斯基的三次民族志实践为例
2019年07月15日 09:43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年第2期 作者:张连海 字号
关键词:马林诺夫斯基;现实民族志;社会调查;社会科学调查

内容摘要:

关键词:马林诺夫斯基;现实民族志;社会调查;社会科学调查

作者简介:

  【摘要】马林诺夫基斯两次基里维纳岛民族志实践与麦鲁岛民族志实践,存在四个关键不同:1、前者带着问题意识和理论准备进入田野,就像科学家带着理论假设进入实验室一样,以增强研究的针对性和深入性,而后者是泛泛收集资料;2、前者“到达”田野并“进入”田野,强调参与观察,通过体验性认知达到深入理解,而后者仅“到达”田野,主要依靠访谈,以外部视角看待研究对象;3、前者掌握“土著”语言,深入理解被研究者的文化,而后者依靠翻译开展调查;4、前者革新民族志写作方式,交代田野工作背景和理论预设,将田野笔记与民族志有机结合,而后者只是田野资料的简单罗列。基于此,笔者认为,马林诺夫斯基发明现实民族志方法,既是其理论背景的延伸,更是田野实践的“遭遇”和研究对象的特殊性,促使其在实践中矫正田野工作,进而将理论预设与实践背景整合于民族志书写中的结果。

  【关键词】马林诺夫斯基;现实民族志;社会调查;社会科学调查

  【作者简介】张连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社会学系博士,湖北民族学院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讲师,研究兴趣为社会文化人类学、社会网络以及感官民族志,主讲民族社会学、社会研究方法等课程。

  一、问题的提出

  民族志的权威地位是由坚持科学主义的马林诺夫斯基等人确立起来的,追随马林诺夫斯基的整整一代人类学家认为社会人类学开始于1914年特罗布里恩德群岛。马林诺夫斯基之前的民族志没有任何特权,人们并没有给予人类学工作者以超出其他地方文化观察者如旅行家、传教士、殖民地行政官员等更权威的发言权。马林诺夫斯基通过与特洛布里恩群岛岛民长达两年多的亲密接触,获得“土著人”生活的第一手资料。在对资料进行质性分析的基础上,撰写关于他们的民族志。在这一过程中,人类学者将他们的发现与先验的理论取向整合起来,以个体经验和科学权威为基础的合法性由此确立。马林诺夫斯基开创的民族志田野工作模式后经普里查德(EvansPrichard)、格拉克曼(MaxGluckman)、利奇(EdmundLeach)等人的完善而成为现代人类学的标准模式。

  马林诺夫斯基开创了人类学新时代,研究人类学史的专家已经获得大量的关于马林诺夫斯基信息。有人认为,他的理论背景是发明民族志方法的主要原因,也有人认为,马林诺夫斯基受到文学启发,还有人认为,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现实民族志,马林诺夫斯基只是顺应时代潮流,充当其中的代表人物而已,更有人认为,他的波兰背景是决定性因素等等。诚然,以上原因或多或少影响到马林诺夫斯基革命性地变革民族志方法,但还是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为什么马林诺夫斯基麦鲁岛民族志经历(Mailu,Samarai,巴布亚新几内亚中部省的一个岛)与基里维纳岛(特罗布里恩德群岛中的一个岛)民族志经历有如此巨大的不同?是什么在短短一年内,甚至是几个月里改变了马林诺夫斯基?本文试图通过比较三次民族志实践,有所发现。

作者简介

姓名:张连海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社会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