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吕文利:新世纪中国边疆学的构建路径与展望(1998—2018) ——兼论中国边疆理论的三个来源
2019年07月15日 09:35 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吕文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引言

  近20年来,构建“中国边疆学”已俨然成为显学。据统计,自1992年第一篇题名中含有“边疆学”的文章发表以来,见诸中国知网的论文有105篇,[1]此外还有众多有关边疆学的著作问世。[2]最近几年来,因为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发展的需要,有关中国边疆学构建以及边疆理论的评述文章多了起来,有学者力图指出边疆学学科构建的困境,[3]还有学者专门对边疆研究的前沿问题进行述评,[4]甚至还有综述性质的专著出版。[5]事实上,正如很多学者指出的,对“中国边疆学”构建研究虽然热闹非凡,但是在基本的概念定义以及学科内涵上,还远未达到共识。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试图对20年来(1998-2018)中国边疆学的构建和边疆理论的发展做一评述,以求教于方家。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有关边疆的研究有三次高潮:第一次在19世纪,“这次高潮酝酿于康雍乾时期,形成于嘉道咸时期”[6];第二次是在20世纪前半叶。前两次研究高潮形成的主要背景都是国家面临危机之时,形成了有关边疆研究的群体和著作。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改革开放以及国家需要,形成了第三次边疆研究高潮。这三次研究高潮主要由马大正先生阐发其义[7],其观点亦为学术界所认可。这三次研究高潮,背景虽然不同,但在学术理路上殊途同归,即都有三个来源:古代传统、西方理论及现实实践。王国维在概括有清一代三百年的学术演进时说:“国初之学大,乾嘉之学精,道咸以降之学新”[8],虽然他的评论来源于清末西北舆地学之代表人物张穆对清代先儒的评论[9],但“道咸以降之学新”还是基本概括了当时学术的取向,而这个“新”,就在于立足于中国传统学术,而又力图经世致用,学习西学,以希解决现实问题,这是第一次边疆研究学人们的集体写照。第二次研究高潮亦是在出现民族危机之时,只不过此时随着列强入侵的深入,尤其是一些留学归来学者的推介,一些西方理论随之而来。而这些西方理论遇到了中国传统,曾一度水土不服,中国学人们也一度陷入挣扎,最后还是在现实实践中试图结合中国传统与西方理论,解决现实问题,突出表现在顾颉刚由疑古转向“中华民族是一个”理论的提出。[10]

  截至目前,第三次研究高潮方兴未艾,概括起来,我认为第三次研究高潮研究的主要问题是“中国边疆学构建问题”,所以不妨称第三次研究高潮为“中国边疆学构建时代”。

  “中国边疆学构建问题”需要解决的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学科的边界和内涵问题;二是学科的内容问题;三是学科的理论创新问题。20年来,学者们围绕这三个问题发表了众多成果,并有一些理论创新,诸如“大一统”理论、“夷夏观”的多角度阐发,“中华民族”以及“多元一体”理论的深化,多民族国家疆域形成和发展以及“朝贡体系”“藩属体系”的进一步研究等等。

  一、“中国边疆学”研究的两大“阵营”

  早在1992年,邢玉林先生就发表了第一篇带有“中国边疆学”概念的文章[11],初步探讨了中国边疆学的定义、功能、学科内容等。1997年,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马大正先生提出,“创立一门以探求中国边疆历史和现实发展规律为目的的新兴边缘学科——中国边疆学,这就是肩负继承和开拓重任的中国边疆研究工作者的历史使命!”[12]可以说,“中国边疆学”命题正是边疆研究老一辈学人上承清末西北边疆史地学及民国“边政学”的余绪,下启构建具有中国边疆学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需要而提出来的。多年来,马大正先生一直对如何构建中国边疆学进行思考,关于中国边疆学的学科定位,他认为:“中国边疆学既是一门探究中国疆域形成和发展规律、中国边疆治理理论和实践的综合性专门学科;又是一门考察中国边疆历史发展轨迹,探求当代中国边疆可持续发展与长治久安现实和未来极具中国特色的战略性专门学科。中国边疆学是社会科学的一个分支,应定位于社会科学学科分类的一级学科。”[13]周伟洲先生认为:“中国边疆学是研究中国历史及现实中国边疆(包括陆疆和海疆)的一门综合、交叉的学科。”[14]上述定义发端于深厚的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传统,大体代表了历史学者的思考,但在其他学科出身的学者看来,中国边疆学的学科属性或学科定义显然并非如此。多年来值得瞩目的是吴楚克、周平等学者所力图构建的中国边疆政治学,很多学者误解为他们所力图构建的“边疆政治学”与所谓“边疆经济学”“边疆民族学”“边疆社会学”等一样,是从属于“中国边疆学”下面的分支,这或许是个美丽的误会。在吴楚克看来,“‘边疆学’自身是否存在和如何发展并不制约‘边疆政治学’。”“边疆政治学是一门交叉边缘学科,成长于历史上的‘边政学’,发展于当今的民族学和政治学的复合之中”。[15]在周平看来,“边疆政治学”是一门学问、一个学科、一门科学。[16]从研究内容上来看,中国边疆政治学与中国边疆学研究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虽然在学科属性上,他们一致认为中国边疆政治学应该属于“政治学”下的分支学科,[17]但在学术雄心上,他们其实是另辟蹊径,力图建立与中国边疆学齐头并进的中国边疆政治学。实际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17年设立的名为“中国边疆学原理”的研究项目,也反映了与主要构建在历史学科上的“中国边疆学”大异其趣的学术路径与学术雄心。

作者简介

姓名:吕文利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