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王希恩:中华民族建设中的认同问题
2019年06月25日 10:13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 作者:王希恩 字号
关键词:中华民族;民族建设;文化认同;国家认同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华民族;民族建设;文化认同;国家认同

作者简介:

  【提要】把分散的多民族打造成一个整体的国家民族建设,是近代以来世界各国发展的一个普遍倾向,中国也不例外。中华民族建设实际上也就是“多元一体”建设,一方面要包容文化和族体的多样性,一方面又要认同国家的政治和文化,实现国家层面的一体化。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首先要从文化认同上表现出来。中华文化认同包括三个层面: 各民族的自我认同、各民族之间的相互认同和中华民族的一体性认同。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共同体,同时也是一个基于政治、经济和地域等因素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因此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除了讲文化认同之外,还要讲中华民族的政治认同,既包括国家认同,也包括利益认同与命运认同。自觉认识和发挥中国民族建设的优势,高扬中华民族的伟大旗帜,努力培育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当前我国民族理论工作的一项重要责任。

  【关键词】中华民族; 民族建设; 文化认同; 国家认同

  【作者简介】王希恩,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 民族理论和民族问题。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构建中华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少数民族视域研究”(17ZDA153) 阶段性成果。

  民族共同体意识和民族认同问题有重合的地方,但是分开来讲还是有差别的。按我的理解,民族意识或民族共同体意识包含民族认同,或主要是民族认同,但不完全等同于民族认同。所以,我选这个题目,主要谈其中的认同问题,还是能够成立的。就这个话题,我想着重讲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中华民族建设

  第一个问题,我想先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一个背景上的梳理。这里,先需澄清几个概念。

  首先是怎样理解“多民族国家”和“民族国家”。我们在文章、教科书和著作中经常提到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又讲我们是一个“民族国家”。既然是“多民族国家”,怎么又是“民族国家”?这不是很矛盾吗?其实这两个概念原来的确不是一回事,指的是单一民族构成和多民族成分构成的两种国家形态,但现在可以统一了,这有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当把“民族国家”仅仅理解成是由单一民族构成时,我们肯定不能讲中国是“民族国家”;但当“民族国家”也可以是多民族构成时,中国就既能说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也可以是一个“民族国家”了。两者并不矛盾。对这两个概念的理解都和我们谈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认同问题直接相关。

  所谓“民族国家”,实际上是来自欧洲的一个概念。西方的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们把历史上的国家形态做了一个排序:最早是城邦国家,比如希腊,古希腊就属于城邦国家。城邦国家都是小国寡民,一个城邦就是一个国家,比如雅典、斯巴达、底比斯等。按此理解,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乃至以前的“国家”也都是城邦国家,所谓“方国”“古国”“邦国”等即是这样的国家。夏、商、周可以看作是由这些小邦国构成的“联邦”。那时候的人口不多,一个城市加上周边一些领地就是一个“国家”。城邦国家之后是帝国,帝国就是由皇帝、君王统治的大国,地域广阔、民族众多,统治集权,像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波斯帝国等。中国自建立秦朝之后就进入了帝国时代,秦汉、大唐、元、清等都曾是强大无比的大帝国。欧洲进入中世纪后帝国解体了,进入了封建时代,出现了割据一方的所谓“封建领地”。每一块封建领土就类似一个小国家,有公、侯、伯、子、男等不同的等级。在“封建领地”之后,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及城市的形成,出现了市民阶级与封建君主结盟的民族君主国。民族君主国也就是早期的民族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从西方学者的观点来看,民族国家是城邦、帝国和封建领地之后的另外一种国家形态。但这种国家形态在欧洲比较典型,在中国,封建领地则不明显,因为自秦汉以后都是帝国形态,尽管有分裂割据的存在但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封建领地时代。中国的民族国家建设是辛亥革命以后接续清朝这个帝国开始的。

作者简介

姓名:王希恩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