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象征的再生产:形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一个文化路径
2019年06月21日 08:50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京)2018年第6期 作者:赵超 青觉 字号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民族象征;历史记忆;情感体验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民族象征;历史记忆;情感体验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塑造稳固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从精神层面消解竞争性狭隘民族主义和化解国家认同危机的关键途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不仅受到利益分配机制的影响,而且受到族际认知、情感体验等因素的制约。象征是催生中华民族相同的情感体验和共同历史记忆的重要工具,人们通过视觉、听觉和触觉等感官系统直观地感知到中华民族共同体,使中华民族共同体得以具象化和人格化。因此,通过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纪念碑、雕塑等物质形态的象征以及纪念日、政治仪式等非物质形态象征的再生产,可展现中华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和身份标识,从而形塑强烈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关 键 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民族象征;历史记忆;情感体验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项项目“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研究”(18VSJ092);国家民委民族研究项目“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历史经验研究”(2018-GMC-002)。

  作者简介:赵超,苗族,中央民族大学民族政治学博士研究生,中共重庆市委党校编辑;青觉,土族,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院长,教授。

  一、问题的提出

  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但作为一个具有强烈共同体意识的民族则是在近代与西方民族国家的对抗中形成的,特别是在抗战时期这种共同体意识最为强烈。然而,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巨大冲击下,民族国家之间的边界变得愈发模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式微的趋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诸领域的发展取得重大成就,同时,不同空间区域、社会阶层和各民族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伴随全球化而来的多元化社会思潮,特别是一些极端社会思潮的涌入从心理层面加重社会的分化程度,消解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心理基础。在全球化、市场化和信息化的背景下民族国家的边界变得模糊,民族国家之间的交流互动愈加频繁。如此一来,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我国的国家认同一方面必须直面来自外部其他政治共同体认同的挑战,另一方面还面临来自内部亚国家认同的挑战,尤其是狭隘民族认同的挑战。在多民族国家不同民族群体中形塑稳固的共同体意识,是从精神层面消解竞争性狭隘民族主义和化解国家认同危机的关键途径。中国的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需要稳固的心理认同基础来凝聚力量,使人们朝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前行。因此,党中央审时度势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大现实命题。

  那么,如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许多学者从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宏观视角提出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路径①,但具体到每个领域如何铸牢则语焉不详,阐释性的政治话语色彩较浓,缺乏必要的理论框架和分析工具。有些学者跳出了这种视野宏大、以阐释为主的窠臼,从中观的视角探讨如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比如,彭谦和李阳提出共享发展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关键途径②;赵刚认为,民族政策是影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一个重要变量。这两种观点侧重于理性主义的视角,将利益关系视为民族关系的内核,突出中华民族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实际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强弱不仅仅取决于共同体成员对共同利益的关注程度和利益分配机制的公平性,还取决于某种共同的价值规范,特别是共同的文化认同。

  基于此,有些学者注意到文化认同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作用。范君和詹小美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提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路径,立足文化景观、传统节日、符号和服饰等方式具象化中华民族共同体,使人们能够直观地感知中华民族共同体③。马英杰认为,中华文化的“大一统”观念吸纳了多样性的少数民族文化,内卷民族团结,因而他提出发展少数民族文化有利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④。这一观点过分强调多元文化的发展,相对忽视一体文化的培育。刘晓伟则从电视剧这一微观视角提出在制作少数民族题材电视剧时,可以通过表达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叙事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⑤。不难看出,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具有多重路径,但学界忽视了历史因素和主观的情感因素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的作用。正如滕尼斯所说,共同体是那种依靠传统的自然感情而紧密联系的交往有机体⑥,只有共同利益没有情感纽带和共同历史记忆的共同体注定难以为继。在特定的情境中,情感因素甚至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为了某种族群情感,许多人可以为本族群牺牲”⑦。共同体这一概念凸显的是传统的、历史的、情感的和相互承认的有机结合体,而象征正是催生这种共同的情感体验和共享共同历史记忆的一个重要工具。简单来说,象征就是用具体的媒介物表示某种特殊的意义⑧,即某个具体的媒介物和象征意义两个要素构成象征,象征本体(被象征对象)与媒介物之间是一个类比的关系,从二者中分别抽离出某种具有相似性的属性进行类比,进而建立起表达关系。“象征有如隐喻,它或者借助于类似的性质,或者通过事实上或者想象中的联系,典型地表现某物,再现某物,或令人回想起某物。”⑨现代国家并不天然排斥象征,也并不将其视为远古时代的非理性之物,而是视为国家政治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政治元素,甚至制定相关的法律来保护象征。

  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和不易被直观地感知的民族实体,需要借助特定的象征物展现出来。正如有学者指出:“国家是看不见的;在它被看见之前必须对之人格化,在它能被爱戴之前必须对之象征化,在它能被认知之前必须对之形象化。”⑩国家通过构建国旗、国歌、国徽和地图等物化形态的政治象征,实现国家的具象化。国家如此,中华民族共同体同样如此,也需要借助特定的象征实现具象化和人格化,使民众能够通过视觉、听觉和触觉等感官系统直观地感知到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象征就是通过特定的媒介物(如石榴、长城、纪念馆、博物馆、民族英雄塑像等有形物和纪念日、文艺作品等无形物)类比中华民族的全部和部分属性,表达出某种特定的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形象地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团结状态比喻成石榴籽紧紧抱在一起,石榴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一个重要象征。通过石榴这一象征的隐喻,可以生动形象地将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各个家庭成员(石榴籽)的团结一致充分展现出来。象征与中华民族共同体之间是一种类比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替代。安东尼·史密斯指出象征在建构民族认同中的重要作用:民族主义者“利用阅兵、纪念仪式、周年庆典、阵亡者纪念碑、誓词、货币、旗帜、对英雄的颂扬和对历史事件的纪念等方式,不断强调认同与统一,从而唤起同辈公民对他们的文化纽带和政治亲缘的记忆。在许多时候,对民族认同的成功和持久而言,这些仪式和象征的内容是最具决定意义的”(11)。那么,象征形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作用机制是什么,可以构建哪些类型的象征,象征的优势和限度是什么?

作者简介

姓名:赵超 青觉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