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赵磊:“一带一路”建设与边疆民族地区的发展 ——兼论新疆的发展机遇与实践
2019年06月13日 09:29 来源:《学习与探索》2019年第5期 作者:赵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五年以来取得了显著成效,实现了从愿景到规划再到实践的发展历程,不仅为加强全球国际合作、促进世界共同发展提供了新平台,而且为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提供了新机遇。在这一过程中,长期处于发展缓慢状态的我国边疆民族地区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区位优势获得了宝贵的发展时机,促进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由高速度向高质量的转变,实现了对外开放发展的新突破。其中,处于“一带一路”建设核心区位的新疆已经在陆路运输和国际航空港建设等领域独树一帜,其政策效应与发展效果尤为突出。但是,民族地区发展受经济水平、产业结构及历史因素等制约,依然面临诸多现实困境,而走出困境的根本路径则在于积极整合区域资源、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区域内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同时致力于产业化、品牌化、国际化建设,构筑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的发展战略。

  自2012年以来,美国高调重返亚太,这对中国的海洋战略构成了一定压力,在此背景下,重视西向战略,重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不仅能够有效地进行战略缓冲,缓解地区紧张局势,而且能够创造战略机遇,促进地区发展。在此过程中,毗邻中西南亚八国(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的新疆是我国最大的沿边自治区,独特的区域位置决定了新疆必将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通道以及核心区。

  一、“一带一路”的逻辑:“节点—网格”秩序 

  是否有成熟的理论可以概括“一带一路”的学理基础或逻辑,或者说“一带一路”的自身逻辑是否超越了以往的相关理论?对于这一问题的分析既需要逻辑也需要原理论。从内涵来看,“一带一路”是对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的超越。世界体系理论的逻辑是“中心—边缘”秩序,而“一带一路”的逻辑是“互利共赢”,即通过互联互通将边缘地带打通成为节点,节点之间形成网格,每一个国家都是“自中心”,由此国家在网格体系中实现公平与普惠(详见下表)。

  “一带一路”建设与边疆民族地区的发展 ——兼论新疆的发展机遇与实践 

  在过去五年,“一带一路”建设有一个明显特征,那就是大多数重点项目建在边缘或半边缘国家,如中亚五国、中东欧十六国等,而且这些国家很多是“内锁国”(land-locked country),如东南亚的老挝、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中东欧的捷克等。中老铁路、亚吉铁路、中欧班列等使这些“内锁国”可以联通海洋,变成“陆联国”(land-linked country),实现了陆海统筹,由此共享全球化的红利与福祉。

作者简介

姓名:赵磊 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

职务:国际关系与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 职称:教授

课题: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一带一路’战略与新疆社会发展”(16ZDA152)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