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库尔特·勒温:行动研究与民族问题
2019年05月14日 09:12 来源:《民族教育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库尔特·勒温 陈思宇 曾文婕 字号
关键词:少数民族;族际交流关系;行动研究;四环节周期模型;实验性工作坊;整合方式

内容摘要:

关键词:少数民族;族际交流关系;行动研究;四环节周期模型;实验性工作坊;整合方式

作者简介:

  摘要:出于观照民族状况和改善族际交流关系的需要,人们呼唤对民族问题开展行动研究。由于缺乏测量进展的客观标准,消解了从业人员得到满足的合法愿望并使对相关问题的学习和认知无从发生。就此,社会实践需要一种行动研究。一种关于各类社会行动的条件与效果的比较研究,必须包括数学和理论分析的概念问题,以及社会变革中的实验室实验和现场实验。因此,一种行动研究的整合方式已经兴起,多种社会科学相互交叉,不同的科学交互合作。行动研究得益于若干步骤的螺旋上升,由规划、行动、关于行动结果的事实调查与再规划的周期所构成。为了检验个体对群体环境影响的特定假设,需要实验性工作坊,并对发生的重要变化加以科学记录。行动研究亦存在内在危险:一是有人秉持毋需更多社会科学的观点;二是来自“当权者”的抵制;三是社会科学被误认为是“技术统治论”。对此,需要实践者认识到只有通过社会科学,才有望获得做好一份工作所必需的权能。族际交流关系是一种双向活动,族际交流关系的改进必须研究两类群体的互动:一是少数民族与多数民族之间的互动;二是地方、国家和国际事务之间的互动。

  关键词:少数民族;族际交流关系;行动研究;四环节周期模型;实验性工作坊;整合方式

  基金项目:本文系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青年项目“教育行动研究三重迭代螺旋模型建构研究”(项目编号:GD18YJY01)、第63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一等资助项目“课程行动研究知识创造的机制、方式与策略”(项目编号:2018M630958)、华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科研培育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7SK16)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1890-1947),男,德裔美国人,博士,麻省理工学院群体动力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拓扑心理学、实验心理学、行动研究等,被公认为行动研究的创始人。陈思宇,女,广东汕尾人,博士,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行动研究方法、马克思主义教育。曾文婕,女,四川广汉人,博士,华南师范大学价值教育研究与开发中心主任,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学、学习哲学研究。黄甫全,男,四川洪雅人,博士,华南师范大学价值教育研究与开发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学、教育文化学研究。潘蕾琼,女,宁夏固原人,博士,华南师范大学价值教育研究与开发中心讲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学、优良品德学习。

  巴尔道先生明确地指出了人们在改善族群关系中所面临的挑战。尽管他为克利夫兰状况描绘出了一幅颇为温馨的图景,但他强调,他根本不确定自己的报告是否反映出了表面背后更多的东西。尽管巴尔道先生枚举了过去10年中不同民族所取得的重要进步,但他不确定这些进步能否继续保持,还是会产生足以扭转这一趋势的强大反压力。他质疑改善族际交流关系中所应用的方法缺乏有效性,甚至缺乏对业已证明有效的方法提出建议。因此,他呼吁开展行动研究,开展有助于实践者的研究。我有幸与很多组织、机构和个人交流,他们就族群关系领域中的问题前来寻求帮助。他们包括各种背景与目标的社区、学校系统、独立学校、少数民族组织的代表,也包括劳工和管理者,以及联邦和州政府等部门的工作人员。

  从这些交流中,我得出两个基本事实:人们存在着强烈的善意,愿意正视这一问题并真正采取行动。如果这些强烈的善意能够被转化为有组织的、有效率的行动,那么,美国族际交流关系的危险便不复存在。然而这确实存在难度。这些急于求成的人感到迷茫:(1)当前的状况如何?(2)哪些危险?(3)最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目前正在康涅狄格州(以下简称“康州”)的工作人员中进行一项族际交流关系的访谈调查。我们想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行动,以及他们遇到的主要障碍。这些工作人员中有些提出他们工作的最大障碍也许是他们自己不清楚应该做什么。

  这种模糊性导致的后果之一是缺乏据以测量进展的标准。想想族群工作人员开完自己张罗的友好会议后回到家时的情景吧,他在回味他所编排的节目,他所听到的激动人心的吁求和朋友的赞美之词令他忍不住兴高采烈。然而,当又一起歧视案件被曝光时,他又困惑不已,所有这些是否只是一种粉饰?他将朋友的认可作为自己工作进步的衡量标尺是否是正确的?

  缺乏成就的客观标准会导致两个严重影响:

  第一,它消解了族际交流关系的工作人员对在现实基础上得到满足的合法愿望。在这种情况下,对自己的工作满意或不满意主要成为了一个性格问题。

  第二,在一个缺乏成就客观标准的领域里,学习无从发生。如果我们不能判断一种行动是前进还是后退,如果我们没有标准去评价努力与成就之间的关系,那就无法防止我们做出错误的结论,而且还会怂恿我们养成错误的工作习惯。真实的事实调查和评价是任何学习发生的先决条件。社会研究应当是改善族际交流关系这种实践工作的优先事项之一。

作者简介

姓名:库尔特·勒温 陈思宇 曾文婕 黄甫全 潘蕾琼 工作单位:麻省理工学院群体动力学研究中心、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华南师范大学价值教育研究与开发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