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丹珠昂奔:高度重视“两个命运共同体”建设
2017年05月02日 08:35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丹珠昂奔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如果说民族是在历史上形成的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人们共同体,那么,民族视角的国家就是由民族构成的人们共同体。人的一切活动都脱离不了语言、地域、经济、文化,但语言、地域、经济、文化等在民族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却形成了不同种类,如同老虎豹子、乌鸦喜鹊、土豆白菜、芹菜萝卜,动物的、植物的“类”的存在经过了漫长的进化史,民族的“类”的存在同样经过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具体的民族承载着这一“类”的区别,作为人类语言文化生态的基础要素而存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单一民族的国家已不多见,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世界存在着大大小小的人们共同体——民族,也存在着大大小小的由不同的人们共同体(民族)组成的国家。虽然国家由民族构成,但国家是一个历史范畴,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列宁说:“国家是阶级的统治机关。”

  有民族就有民族利益,同样,有国家就有国家利益。迄今为止的民族和国家承袭的是由人和土地这两个核心所代表的历史“遗产”,这种历史“遗产”格局的形成只是历史利益斗争中强弱浮沉的结果,因而也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民族形态和国家形态。历史上国家的扩大和缩小、民族的流迁和分布,都超出了人们对国家和民族理想的划分和设想。国家政权的更迭生动地描绘着每一个历史瞬间的社会状态——这个状态在殖民统治开始后表现得尤为突出。在私有制产生以来的阶级社会中,由强者书写的历史往往是带有野蛮、专制、血腥的历史,不结束这样的历史,即从私有制进入公有制社会,人类真正的文明史——和谐、民主、自由、平等、法治、道德,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极大丰富的高度发达的理想社会就不可能来临。

  私有制产生以来,利益争夺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现象。人的民族和国家归属,自然地从人与人之间的利益争夺走向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的利益争夺。无休止的利益争夺无不伴之以无休止的弱肉强食和对自然的疯狂索取和摧残,回转身来,人们才看到——压迫和剥削、弱肉强食和对自然的掠夺索取和摧残,都是套在自己颈上的绞索——资源有限,人欲无限;利益有限,斗争无限。你死我活后留下的问题是:“你死”我不一定能“活”。虽然丛林法则开启的历史还在继续,但这一法则已经不适用于高度发展了的人类这一高智商、有情感的动物。同时,科学技术的发展、知识的积累,尤其是智能因素的介入,既使人类变得空前强大,也使人类变得空前脆弱——科学技术、军事力量(武器)的强大,无不考验着人的理性道德智慧和管控能力,以及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平等、自由、民主、有规则的相处,因此,大与小、强与弱、多与少的界线便走向相对化。从血缘部落到地缘部落,从民族共同体到国家共同体,虽然人类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甚至在忙碌着进入智能社会,人作为“民族的人”“国家的人”,除了适应和协调与自然的关系外,大量的精力都在应对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民族与国家的矛盾。能不能处理好这些矛盾,对每一个民族和国家都是挑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