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甘南州矿产资源开发与民族关系互动研究 以四家企业与周围村庄关系为例
2016年11月02日 10:06 来源:《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智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智渊,男,汉族,甘肃静宁人,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讲师,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社会学与环境社会学。甘肃 兰州 730020

  内容提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矿产资源开发逐步成为甘南州的经济支柱之一。文章从甘南州矿产资源开发产业的资本结构、管理与技术人员结构的外源性切入,分析了矿产资源开发中的民族交往活动,认为矿产资源开发的外源性,使之成为当地民族关系接触与互动的媒介,从而促进了民族关系互动与民族社会的发展。

  关 键 词:甘南州/矿产资源/开发/民族关系/互动

  标题注释:2011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西部和边疆地区项目)“草原地区矿产资源开采与生态环境保护——甘南州矿产资源开发状况的社会学调查”阶段性成果,项目号:11XJC840009。

  甘肃省甘南州由于社会发展迟缓,与外界交往不足,一直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随着当地人口的增多与人们消费需求的增长,传统的农牧业难以满足当地社会经济的现代化,而神山富矿的自然条件使得矿产资源开发自然而然成为甘南州现代化的主要途径之一。但矿产资源开发需要较为雄厚的资金投入、从勘探到开采的复杂技术、熟练的作业工人与工程师,这一切都不是甘南州当地所具备的。因此,甘南州的矿产资源开发,大多属于当地政府招商引资项目的外源性开发,故“当前我国西部地区的环境生态问题,不仅仅是环境问题,已发展成重大的社会问题,涉及民族团结、民族生存、民族发展,严重制约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设。”[1]在甘南州则因为属于藏族自治州而更有民族性的因素。“在加快实现民族社会的变迁进程中,不仅要大力发展民族地区经济,培植适合于民族社会变迁的政治文化;而且要不断地积极引导民族意识的发展方向,全面提高民族社会成员的心理和文化素质,改善和优化民族地区的生存和生产条件。”[2]因此,矿产资源开发作为多民族交往的媒介和发展经济的手段,不但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改善和优化了民族地区的生产生活条件,而且促进了当地各民族、尤其是汉藏民族关系的发展。

  一、资本与管理技术人员的外源性

  甘南州自古以来以农牧业为主,工业的发展主要在改革开放之后逐步显现,且主要存在于矿产开发领域。故当地发展工业如采矿业,首先受限于资本与技术。因此,甘南州的矿产资源开发产业所需要的资本与技术均存在外源性。

  (一)资本的外源性

  甘南州矿产资源企业的资本投入与管理技术人员等几乎都来自外地,如甘南州合作市的早子沟金矿有限责任公司、夏河县的冰华矿业公司、碌曲县的忠曲金矿公司、玛曲的格萨尔黄金实业公司都属于招商引资的合资或者独资企业,管理人员大多数来自外地。从表1和表2可以看出,2007年之前的早子沟金矿公司,主要股东是三个:合作市矿产资源管理站、甘肃省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甘南藏族自治州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其中合作市矿产资源管理站、甘南藏族自治州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计占股份的60%,属于当地资本;而甘肃省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占股份的40%,属于招商引资资本。2007年,甘南州政府为了克服早子沟金矿资金匮乏和缺乏先进的采矿、浮选技术,通过再次招商引资引入了山东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入股早子沟金矿,进一步改变了早子沟金矿公司的股权结构,加大了外地资本的份额。改制后的早子沟金矿公司中山东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占早子沟金矿股份的52%;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矿产勘查院(简称三勘院)成为改制后的早子沟金矿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占早子沟金矿公司股份的30%;合作市矿产资源管理站、甘南藏族自治州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是早子沟金矿的参股单位,代表甘南州政府享有股东权利,参与早子沟金矿的管理,股份份额合计为18%。从以上股份额度来看甘南州当地的资本所占的股份比例显著降低。表3中,玛曲县格萨尔黄金实业公司的最大股东为玛曲县国资委,持有股份50.78%;玛曲县卓格尼玛有限公司持股3.08%;甘南州黄金公司持股1.52%;玛曲县格拉工贸公司持股1.53%,皆属于当地资本,合计持有玛曲格萨尔黄金实业公司股份为56.92%;甘肃省第三地质勘察院持股43.08%,属于招商引资资本投入。碌曲忠远金矿的股本投资全部来源于河南轩瑞公司,属于外地资本全资控股。而夏河冰华公司股本构成从表4可以看出,浙江响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股份比例为47%,自然人毛军持股38%,傅波持股10%,付爱平持股5%。经调查三个人均为湖南籍商人,因此夏河冰华公司的四个股东无论是法人股还是自然人股,均为外地资本。由此可见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甘南州的矿产资源开发从资本的构成上即具有外源性的特征,且外地资本持股比例较大。

  (二)管理与技术人员的外源性

  作为甘南州改革开放之后现代化路径选择之一的矿产资源开发,除资本需要招商引资之外,当地也缺乏相应的管理与技术人员。从实际调查的情况来看,早子沟金矿截至2013年6月共有职工499人,其中汉族380名,占全体员工的76.15%;藏族119名,占全体员工的33.85%,且中高层管理人员主要为汉族(见表5),系山东招金公司和甘肃省第三勘察设计院委派而来。而玛曲格萨尔黄金实业公司合计有职工258人,其中藏族188名,汉族70名;中层干部藏族32人,汉族18人,汉族职工占全体员工的27.13%,藏族员工占全体员工的72.87%(见表6),管理层的汉族均为甘肃省第三勘察设计院委派。碌曲忠远金矿的管理人员与一线人员皆为河南轩瑞公司派驻的汉族职工,没有当地村民或者当地职工。夏河冰华公司的管理人员与技术人员皆为来自于股东家乡的汉族职工,其中管理人员30人,工勤人员10人,来自于河南、湖南、四川等地;而采矿与运输矿石、从事一线生产的皆为外包队,外包队中除驾驶挖掘机和从事生产的一线技术人员外,矿石运输队的80多名司机皆为阿木去乎镇的带车带人的藏族村民。

  从以上情况来看,资本的外源性决定了其管理人员的外源性,且每个矿产资源开发企业管理与技术职员的比例大小与外源性资本所占公司股权结构比例的大小呈现正相关性。外源性汉族职工的进入,使得当地形成了(联系倾向于非感情、正式或惯例的,不亲密的并且是部分人格的)次级群体,[3]经过次级群体的构建与密切接触,给当地社会带来结构上的同化(结构同化意味着不同民族成员在日常生活中交往非常频繁、关系十分紧密,这种状况必然会带来普遍的通婚),与民族互动关系的加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