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思想政治教育
新媒体境遇下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转换
2014年10月08日 14:55 来源:《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武汉)2014年6上期 作者:熊建生 李小红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媒体创设的话语环境中,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关系、话语内容、话语输出理念和话语表达方式受到挑战,面临着在国与国之间、代与代之间、精英与大众之间、精英与精英之间内容的话语转换问题。一、新媒体的传播特性及其创设的新的话语环境当今社会,新媒体的“身影”已无处不在,基于计算机技术之上的新媒体有着区别于传统媒体的传播特性,这些特性使它为受众所“青睐”,成为改造话语环境的强大力量。新媒体在自身技术支撑下创造了新媒体环境,同时又由于新媒体环境中的话语运动逐渐创设出新的“话语环境”,话语环境正逐渐变为一个博弈的场域,思想政治教育话语面临着从“权威范式”向“对话范式”转换,而在“对话范式”里。三、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话语转换新媒体境遇下,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关系、话语内容、话语输出理念和话语表达方式面临挑战。

关键词:思想政治教育;话语表达;精英;知识分子;对话;媒体环境;宋体;大众;传播特性;话语关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熊建生,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小红,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湖北 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 新媒体具有“超时空”、“双向互动”、“多人参与”的传播特性,这使得社会话语有了由“权威环境”向“博弈环境”转变的可能性。思想政治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话语表达过程。在新媒体创设的话语环境中,思想政治教育的话语关系、话语内容、话语输出理念和话语表达方式受到挑战,面临着在国与国之间、代与代之间、精英与大众之间、精英与精英之间内容的话语转换问题。

  关 键 词:新媒体/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话语转换

 

  新媒体是不同于报纸、电视、广播、杂志等传统四大媒体的“第五媒体”,它以计算机技术为支撑,是数字化的传播媒体。计算机技术的支撑使得新媒体诸如网络、数字杂志、手机短信、触摸媒体等有了与传统媒体不一样的传播特性。这些新的传播特性对话语关系中的“说者”和“听者”带来了巨大影响,逐渐创设出新的“话语环境”。思想政治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话语表达的过程。在新媒体境遇下,思想政治教育应逐步实现内容的话语转换。

  一、新媒体的传播特性及其创设的新的话语环境

  当今社会,新媒体的“身影”已无处不在,基于计算机技术之上的新媒体有着区别于传统媒体的传播特性,这些特性使它为受众所“青睐”,成为改造话语环境的强大力量。

  第一,新媒体具有“超时空”的传播特性。“超时空”即指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超越时间是指新媒体的传播速度几乎具有与事件发展同步的特点,新媒体的传播具有超强的即时性。以微博为例,微博用户可以通过微博即时报道发生在身边的任何事件,几乎达到与事件发展相同的速度,受众通过微博可以即时了解事件动态,并且通过微博转发及其他网络互动形式,使事件的扩散速度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超越空间是指信息的传播超越了地域的限制,不仅突破了国内地域的界线,也突破了国家与国家的界线,信息的流动已经没有了国界的束缚。新媒体“超时空”的传播特性将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信息场,人们在新媒体境遇下倾听话语、编织话语、传播话语。

  第二,新媒体具有“双向互动”的传播特性。如果新媒体较之于传统媒体只是在时空上有所超越,那么它还不能说是“革命性”的进步。新媒体的革命性的进步在于它打破了传统媒体只能进行单向线性传播的束缚而带来了信息双向互动的可能。新媒体境遇下,每个受众都有机会成为“自媒体”,他们都有渠道表达自己对于传播内容的看法,同时他们也有能力制造话语、传播话语,改变了传统的狭隘的在传播者规定的渠道内回馈信息的状况。在新技术的支撑下,信息的流动呈现交互性,传播者传播的信息会受到受众的制约,信息的来源已不限于传统权威媒体,事件的解读也不限于权威的解读,受众制造的信息在某些时候甚至能影响话语方向,受众从被动接收到主动制造,传播者与受众的关系不再是线性单向的,而是互动共生的。

  第三,新媒体具有“多人参与”的传播特性。如果新媒体仅仅只限于单个个体与传播者的互动,那么新媒体所创造的世界就不会那么激动人心。新媒体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它可以将人们聚集到一起形成一个虚拟的团体、组织、社区,这种聚集尤其表现在人们对于某一公共事件表达观点时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其中大批观点相似的人通过新媒体在虚拟空间聚集,通过各种渠道发表他们的观点,不断扩大的队伍发出日益响亮的声音,在一定时机下成为“社会舆论”。在虚拟世界的背后是现实世界个人的话语表达,虚拟世界的舆论成为影响现实世界的力量,成为制约权力的手段。正是新媒体这种“多人参与”的特性使得人们有了聚集的途径,也只有聚集才能真正产生有效的力量。

  新媒体“超时空”、“双向互动”、“多人参与”的传播特性,使社会话语环境有了从“权威环境”向“博弈环境”发展的可能性。所谓“权威环境”,是指在话语关系中“说者”与“听者”的关系是自上而下、教育与被教育、“说”与“听”的关系,信息呈现的是一幅单向流动的画面。在这种环境中,“说者”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垄断媒介和知识,完全掌握话语权,“说者”在传播过程中仅只把“听者”当作一个个“容器”,或者把“听者”当作靶子,仿佛他们“中弹即倒”[1](P176)。但是在“博弈环境”中,“说者”和“听者”本身的界限业已模糊,“说者”也是“听者”,“听者”也是“说者”,“说者”和“听者”在同一个对话过程中是相互转换的。但是,在这个对话过程中并不意味着双方没有交锋和斗争,事实上,对话的过程是比“权威环境”的话语形式复杂得多的博弈过程,其中的“说者”有自己的利益、原则、立场,“听者”也有自己的利益、原则、知识背景,“说者”不能动用强权使“听者”服从自己,“听者”也不可能轻易让“说者”完全放弃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听者”和“说者”若想使对话进行和完成,只能是在碰撞过程中逐渐达成共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