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全球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与发展
2014年04月01日 15:43 来源:《理论月刊》(武汉) 作者:雷江梅 杨万庆 字号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几代中央领导集体不断全面认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不断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识和探索。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全球性思维促成和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和发展,并将继续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前进。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即是社会主义与全球化进程在当代条件下互动的产物。

关键词:全球化;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几代中央领导集体不断全面认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不断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识和探索。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全球性思维促成和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和发展,并将继续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前进。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即是社会主义与全球化进程在当代条件下互动的产物。

  关 键 词:全球化;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

  作者简介:雷江梅,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网络教育学院;杨万庆,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网络教育学院。

  中图分类号:D6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544(2009)11-0025-05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整体经济实力的明显增强,国际竞争力的迅速提高,为更深入地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奠定了较为坚实的经济基础。与此同时,全球化以新科技革命为主要推动力,以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广泛交往为基本内容,以各民族国家的相互依存发展关系为纽带,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推进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条件和广阔的世界舞台,使中国社会主义在全球化发展中既可以利用科技革命的最新成果,又可以借鉴其经验教训以转化为自身发展的动力。在此期间,邓小平理论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首要的基本理论问题,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命题。“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深化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主题。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回答了“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问题,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根本价值取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都围绕三大问题对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进行了探索,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即是社会主义与全球化进程在当代条件下互动的产物。[1]

  一、邓小平理论的全球性思维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

  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视野关注世界风云变幻,关注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在历史与现实、世界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当代社会主义实践的比较、互动和结合中,把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目标和途径置于全球化发展的时空背景中加以审视和提炼,考虑中国的命运,设计中国的未来,从而创造性地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1.准确把握世界格局,揭示时代特征

  列宁认为,只有了解世界历史的总进程并把握时代的基本特征,“才能以此为根据来估计这国或那国的更详细的特点”,进而“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2]邓小平继承列宁的思想,力主“应当把发展问题提到全人类的高度来认识,要从这个高度去观察问题和解决问题。”[3]邓小平还说“我们搞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现在的路子走对了,人民高兴,我们也有信心。我们的政策是不会变的。要变的话,只会变得更好。对外开放政策只会变得更加开放。路子不会越走越窄,只会越走越宽。”[3]邓小平所说的“现在的路子走对了”可以理解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对外开放政策只会变得更加开放”,邓小平深知对外开放的重要性,深知中国与其他国家互动、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性,这也是长期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摸索得出的经验。必须从世界政治、世界经济的角度设计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与目标。

  邓小平根据世界格局的新变化与人类发展的全球性趋势,概括出世界特点与时代特征:“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或者说发展问题。和平问题是东西问题,发展问题是南北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东西南北四个字。”[3]这就使得中国的社会主义有一个科学的世界参照与时代坐标。和平问题的实质是全球政治问题,发展问题的实质是全球经济问题,可以看出,发展是“十分突出”的核心问题。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既表现于中国社会发展的趋势内,又存在于当代世界主题的转换过程中。实际上,“和平与发展”,表征着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向,蕴含着世界错综复杂的多样化关系,概括了不同国家之间的互动性特征。邓小平通过对时代特征的揭示和对全球经济、政治基本格局的把握,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强力推进以及对社会主义发展目标与途径的调整,提供了崭新的理论依据。邓小平对时代主题进行的科学判断,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确立了时代坐标。

  2.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目标与根本途径

  中国是在与世界联系中建立社会主义的,同样,中国也只能在全球化的时空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以全球性思维审视社会主义发展目标及其途径,是社会主义在当代世界有所开拓、有所发展的基本前提。

  1987年8月29日,邓小平在会见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约蒂和赞盖里时说:“我国经济发展分三步走,本世纪走两步,达到温饱和小康,下个世纪用三十年到五十年时间再走一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这就是我们的战略目标,这就是我们的雄心壮志。要实现我们的雄心壮志,不改革不行,不开放不行。”[3]中国的发展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由于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历史起点和发展路向,因而体现着差异性、多样性等诸多特点,因而发展目标不尽相同。但同时,不同国家又都有其一定的共同性追求与参照,这就使不同国家的现代化有着基本的目标评价系统及其标准。邓小平提出的“三步走”战略,以在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为发展目标,这一目标的确立与全球化趋势是一致的。其一,经济发展是全球化的中心点与物质载体,大力发展生产力是实现社会发展总体目标的前提和基础。其二,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的目标的设定,不是主观性和随意性的,而是通过对中国与世界各国在发展起点、特点等方面的比较、对照,客观地确立的。在21世纪中叶中国力争“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一在世界参照中所形成的发展目标是具有具体性、可操作性的。其三,由于“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本身是一个动态概念,这也就预示着中国只有跟上全球化的步伐,才能在与世界的互动中实现自己的初步理想。

  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途径、措施的选择和确立,具有鲜明的全球化意蕴。其一,把握全球化浪潮的推进动力,明确地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3]科技革命即是经济全球化的根本动力。“中国要发展,离开科学不行。”[3]世界发展一日千里,“特别是科学技术,追都难追上。”[3]因此,“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3]在全球化趋势中敏锐地把握住科技发展的动力作用,是邓小平把重视和加快科技发展作为推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战略。其二,在对全球经济发展的观察中,提出了台阶式发展模式。从全球发展的角度看,隔几年上一个台阶,他说:“过几年有一个飞跃,跳一个台阶,跳了以后,发现问题及时调整一下,再前进。”[3]“我们不抓住机会使经济上一个台阶,别人会跳得比我们快得多,我们就落在后面了。”[3]其三,参照全球化的主要特征,确立了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目标。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3]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保证自身目标实现的最有效手段。这一体制改革目标的确定,从根本上打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全球化浪潮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历史通道。其四,根据全球性的开放态势,形成了中国的开放决策。邓小平认为,只有通过开放吸收外国的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等,才能促进中国的发展,从而赢得社会主义的比较优势。邓小平高瞻远瞩地揭示了中国开放的发展趋向:“如果开放政策在下一世纪前五十年不变,那么到了后五十年,我们同国际上的经济交往更加频繁,更加相互依赖,更不可分,开放政策就更不会变了。”[3]开放与全球化是同一进程的两个侧面,邓小平的开放战略与全球化有着特征、内容、效果上的一致性。中国的开放,是一种多领域、全方位的开放,体现着中国走向世界、吸收人类文明成果的自觉,构成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基本点和必由之路。

  3.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全球性意义

  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有着丰富的全球性意义。首先,“中国发展得越强大,世界和平越靠得住。”[3]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坚定力量。“中国人不比世界上任何人更少关心和平和国际局势的稳定。”[3]“中国不能把自己搞乱,这当然是对中国自己负责,同时也是对全世界全人类负责。”[3]全球化的过程以及结果,都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与世界历史的互动、互进关系,这正是社会主义的全球性价值之所在。邓小平从对世界负责的高度,在全球化背景下审视中国问题,显示了中国共产党人对世界所肩负的道义与责任。其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对人类社会发展道路的创造性探索,在参与全球化进程中展现社会主义的优势。一方面,向世界、向未来的展开过程,另一方面,以自己特殊的方式创造“世界历史”的过程,更是在全球化中展示自身价值的过程。中国社会主义不但为人类社会历史增加着丰富内容,也为全球性社会主义事业的推进产生着积极的示范效应。“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将始终站得住。”[3]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既折射着社会主义的普遍历史价值,又预示着未来人类的发展趋向,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以至人类社会发展道路的开辟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希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一个须扎根于中国国情的跨世纪课题,又是一个须站在时代制高点上的“全球性”课题。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全球性意义在于,它将深刻地影响并改变世界的现实面貌与未来前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