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智库
法国智库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进入复苏阶段
2018年09月12日 11: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姚晓丹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许多国家的经济长期低迷甚至进入了衰退期。然而,近年来全球大多数经济体经济增速开始加快,世界经济似乎渐渐进入了新的增长周期。这种局面能否继续?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将如何发展?法国发现出版社将于9月13日出版法国国际展望与信息研究中心研究报告《世界经济2019》。该报告预测称,尽管促使世界经济复苏的各项因素有所巩固,但世界经济仍面临多重压力。本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进入全面复苏阶段

  法国国际展望与信息研究中心研究员伊莎贝尔·邦西杜安(Isabelle Bensidoun)表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尽管已经出现了一些能代表世界经济开始复苏的信号,人们在激动兴奋之余,难免也有所疑虑。人们担心这些信号并不能说明世界经济已经开始真正的复苏,债务比率过高、国际金融系统过于脆弱等问题,会让世界经济复苏难以持续。然而,进入2018年,从有关国际机构公布的各种数据看,世界经济确实已经进入全面复苏阶段,贸易活动、商业投资等能够促进经济复苏的因素都已经重新启动。在全世界范围内,失业率水平出现了下降趋势,而就业率提高让人们有能力进行更多的消费活动,这也增强了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此外,各国经济复苏日趋同步,不仅新兴经济体实现了加速增长,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也开始加快。在经过多年的沉寂后,发达经济体内的投资活动再次恢复到能够拉动经济增长的程度。除投资外,其他一些因素也有助于发达国家保持目前的经济复苏态势。这些因素包括:各国采取的宏观经济政策、不断改善的劳动力市场状况、信贷友好的财税和金融业状况等。

  从欧元区情况来看,目前欧洲许多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已经企稳,且经济增长主要是受国内需求驱动,信贷量的增加对欧洲银行重建盈利能力也有所帮助。在欧元区成员国中,德国经济表现一直较好,而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复苏情况,也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和机构的认可。

  多重因素施加压力

  法国巴黎第一大学经济学讲师热兹贝尔·库佩-苏贝朗(Jézabel Couppey-Soubeyran)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尽管可以认为世界经济的复苏趋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仍然有一些问题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一方面,一些旧有的问题仍然存在;另一方面,新问题的出现也让人们更为担忧。

  首先是通货膨胀问题。虽然发达经济体的通货膨胀水平有所提高,但是在排除了能源和食品价格的影响后,人们会看到潜在通货膨胀水平仍然较低。所谓潜在通货膨胀水平,是指在传统物价指数变化过程中,剔除暂时性价格波动成分后,反映一般物价指数长期变动趋势的通货膨胀水平。至少从长期发展趋势来看,潜在通货膨胀水平仍然萎靡不振。

  其次是货币政策问题。金融危机特别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发生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欧美都采取了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过,如何在既不破坏经济增长,又保持金融系统稳定,且避免经济过热的同时,实现货币政策的正常化,目前已经成为欧盟和欧元区成员国必须面对的挑战。这个任务并不容易完成,特别是人口老龄化、不稳定就业等问题阻碍了工资增长,让通货膨胀率无法快速达到预期水平。

  再次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问题。美国政府大规模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几乎影响到所有与美国存在贸易关系的国家。美国的做法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有关规定,也引发了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反制措施。由于美国政府已经宣布,会采取新的措施进行报复,因而贸易战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可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毁灭性影响。

  最后是欧洲一体化受到质疑带来的不利影响。在主权债务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问题的影响下,欧洲一体化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受到许多质疑。这些质疑也影响到欧元区的经济复苏。欧元区的单一货币制度需要改革,还要建立稳定机制和预算转移制度来应对周期性冲击。然而,无论是建立能够赋予欧盟大量共同预算的财政制度,还是建立共同保险机制,从政治角度来看,短期内都难以实现。为了保证经济的真正复苏,不仅需要继续进行与欧元相关的改革,还需要恢复欧盟民众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相关的改革活动要能够回应欧洲各国国民在安全、不平等和环境危机等方面的关切,并为他们提供保护。

  反思宏观经济分析框架

  库佩-苏贝朗表示,除现实因素外,专家经常使用的宏观经济分析框架似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人们可能不得不朝着更为实用主义的方向转变。例如,人们经常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示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的交替关系,即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但是,在此次经济复苏中,虽然失业率降低了,但是人们并没有观察到通货膨胀率显著上升。虽然美国的失业率很低,欧洲的失业率也在下降,但是潜在通货膨胀水平仍然很难达到需要的数值,这是因为工资的演变仍然缺乏活力。

  库佩-苏贝朗提到,此外,还包括财税政策对经济活动的影响,人们曾经大大低估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税收不仅具有激励效应,也会通过总需求产生乘数效应。因此,学者应重点关注,一旦微观经济基础与过往经验相互脱节,将会给用来指导宏观经济政策的经济模型带来哪些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姚晓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00.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