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文萃】新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下的资本主义危机
2020年06月30日 10:13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5期 作者:朱安东 字号

内容摘要:人类社会正经历着百年未遇之大变局。近年来各种让人诧异甚至震惊的事件不断发生,有观察者戏称我们进入了一个“黑天鹅群飞”的时代。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类社会正经历着百年未遇之大变局。近年来各种让人诧异甚至震惊的事件不断发生,有观察者戏称我们进入了一个“黑天鹅群飞”的时代。在这个过程中,民粹主义的兴起及其对所谓“自由民主”制度、战后国际体制以及全球化的冲击引起了广泛关注。随着民粹主义在许多国家兴起,甚至在一些国家登堂入室执掌政权,法西斯主义的影响也在上升,引起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些现象愈发清晰地表明,世界资本主义正在陷入一场系统性的制度性危机之中。这场危机的走向将决定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并认真应对。

  一、新自由主义激化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并导致危机

  理念层面的新自由主义已经存在近百年了,但在相当长一个时期都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直到20世纪70年代,为了应对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危机,为了打击本国国内工人阶级的力量以及社会主义和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民族经济的努力,国际垄断资本选择了新自由主义并使其成了资本主义体系的主流意识形态和政策导向。为了在第三世界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国际垄断资本不仅采用了文化渗透、经济制裁和政治胁迫等手段,还不惜采用军事政变甚至直接军事入侵等方式。而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则通过各种手段加强垄断资本——特别是金融垄断资本——对本国政治、经济和文化进程的控制。随着新自由主义的泛滥,工人的力量在资本主义各国受到严重打击,劳资力量对比越来越有利于国际垄断资本。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在交通、通信等领域大发展的基础之上,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重新布局了生产网络,许多产业转移到了新兴经济体,生产的组织也更加灵活,工人越来越去技能化,工人的组织性和斗争性都被严重削弱。

  新自由主义政策所引发的一个基础性的矛盾是全球性的生产过剩。全球性的生产过剩导致越来越多的资本脱实向虚,经济不断金融化,包括金融化了的产业资本在内的金融垄断资本逐渐取代产业资本,主导了资本主义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进程。伴随而来的是金融投机、金融欺诈和金融泡沫普遍化以及金融危机的频繁发生。危机爆发后,金融垄断资本让其所控制的政府在“救市”的名义下用巨额的财政资金挽救了自己,之后却通过削减福利支出等紧缩政策让中低收入阶层承担其代价,这必然引起大众的不满。民众不仅对于政府政策逐渐失去信心,越来越多的人对于代议制民主也开始质疑。西方国家的金融经济危机逐步转化为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危机。更为严重的是,包括新自由主义在内的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对于当前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制度性矛盾既无法解释,更无力解决,开始出现文化危机。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民粹主义在许多国家兴起。

  二、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带来了民粹主义的兴起

  民粹主义兴起的基础性原因是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尖锐化,从而导致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出现了系统性的制度性危机。金融垄断资本虽然仍能攫取大量利润,但其统治已经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和困难,比如不断给富人群体和大公司降低税收以及救助大资本已使西方国家的国债达到了难以持续的水平。面对这种困境,即便是在西方国家上层统治集团内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金融资本的统治危机有着更为深切的感受,从而对现有体制产生怀疑。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会或主动或被动地挑起和利用民粹主义,以转移中下层老百姓的愤怒,维护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民粹主义的兴起是金融垄断资本统治危机的一种反映,也对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形成了某种潜在的威胁,金融垄断资本自然要试图去影响甚至操控这个浪潮。

  民粹主义内在地要求以民为粹,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维护人民的利益,因此天然具有反对精英主义的特点。当前西方民粹主义的特点之一是其下层具有强烈的反对精英主义和建制派的态度,但其上层更多的只是作出这两方面的姿态,毕竟这些民粹主义政客原本就是精英和建制派中的一员。民粹主义浪潮中的普通民众对于代议制民主以及整个政治制度往往是质疑的,但民粹主义政客们又不得不利用现有的代议制民主体系来获得权力,在执掌政权后还不得不利用现有的政治体系和国家机器来推行自己的政策。

  为了避免成为矛盾的焦点,金融垄断资本必须要把普通民众的愤怒引向其他方面。于是,资本为了追求更多的剩余价值而把若干生产环节转移到工资更低的第三世界国家甚至干脆外包给第三世界国家的企业,这被解释为第三世界的工人抢夺了西方国家工人的工作。为了逆转中心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需要使相关生产环节回流至中心国家,这就需要对来自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的商品增加关税。同时,来自第三世界的(非法)移民直接在西方国家内部对这些国家的工人形成了工作岗位竞争,并且占用了“太多的”福利,因而应该对他们严格管理并拒绝非法移民。当前西方民粹主义似乎反对全球化,但至少从现有的已经执政的那些民粹主义政权来看,他们的政策只是部分地反对全球化。他们确实反对人员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反对(非法)移民,反对商品的自由流动,但似乎到目前为止并不主张反对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自由流动。

  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资本主义的危机导致了民粹主义的兴起,但民粹主义解决不了这种危机。一方面,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处于系统性制度性的深度危机中,急需改革;另一方面,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和资强劳弱的阶级力量格局又使得改革无法推行。民粹主义不仅无法缓解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危机,而且极有可能进一步深化危机。

  三、资本主义危机的深化可能会带来法西斯主义浪潮

  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制度性危机带来了民粹主义的兴起,这些因素也给法西斯主义的扩散提供了温床。近年来,随着资本主义各种矛盾的深化,那些长期受到压制和打击的、处于边缘地位的法西斯主义的人物和组织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其影响力和力量在不断壮大,甚至正式走上政治舞台。

  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进一步深化、广大民众生活的进一步恶化和愤怒情绪的进一步积累,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将越来越难以为继。广大民众在先经历了对新自由主义由希望到失望,再经历了对民粹主义由希望到失望的过程之后,许多人将陷入绝望。绝望可能带来两种前途。一种是从绝望到觉醒再到奋起,形成新一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高潮。但从西方国家工人阶级政党的现状来看,至少目前这种条件还不具备。第二种可能则是在整个中下阶层陷入绝望而金融垄断资本难以按照原有的模式继续统治而走投无路时,不排除法西斯主义因为各种机缘而在若干国家占据主流,甚至登堂入室的可能。

  历史已经表明,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危机严重到了垄断资本无法正常统治的产物,而一旦法西斯主义成为一个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法西斯主义者执掌了政权,不仅这个国家内部的那些“替罪羊”会受到残酷的压制甚至大规模的屠杀,而且发生侵略战争的风险也会急剧加大。这将使人类社会再次陷入灾难性的境地。要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唯一的希望就在于各国马克思主义者尽快组织起来,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尽快走出困境,联合各国无产阶级掀起一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潮。

  正如罗莎·卢森堡所说:要么社会主义,要么野蛮!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题《危机中的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5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阮益嫘/摘)

作者简介

姓名:朱安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