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刘润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挽救了中国传统文化
2019年05月07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5月7日总第1686期 作者:刘润为 字号
关键词: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人;五四运动

内容摘要:中国共产党人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并取得伟大胜利,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文化观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伟大胜利,并形成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当前,我们应当深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新的时代要求开拓创新,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不断推进中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新时代,不断继承和弘扬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活力与生命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这既是中国文化强国战略的本质要求,也是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生动实践。

关键词: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人;五四运动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加强对五四运动历史意义的研究,深刻揭示五四运动对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深远影响。”对五四运动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如何评价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批孔”的问题,因为“批孔”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近现代史的进程,而且影响到今天以至未来的思想文化建设。要对这个问题求得正确的结论,就必须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站在“历史逻辑、实践逻辑、理论逻辑相结合的高度”加以深入研究。

  近十多年来,有人对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批孔”颇多微词,认为它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应当予以否定。这个看法是不够客观的。那么,当年的“批孔”有没有问题呢?当然有问题,主要是有些偏激或过头。比如,传统文化学养十分深厚的鲁迅,在激愤之下曾提出要“扫除”“助成昏乱的物事(儒道两派的文书)”。诸如此类的观点和做法,是无须回避也不可回避的客观事实。之所以产生这种现象,既有主观上的原因,也有客观上的原因。

  关于主观上的原因,毛泽东同志曾经在1942年做过深刻的分析。他指出:“那时的许多领导人物,还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他们使用的方法,一般地还是资产阶级的方法,即形式主义的方法。他们反对旧八股、旧教条,主张科学和民主,是很对的。但是他们对于现状,对于历史,对于外国事物,没有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精神,所谓坏就是绝对的坏,一切皆坏;所谓好就是绝对的好,一切皆好。”尽管陈独秀、李大钊等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人物曾以不同方式肯定过“孔学优点”,但是这种表态很快被淹没在对儒学激烈批判的浪潮中,并未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批孔”是当时的潮流所向,激烈“批孔”的学者是当时文化界的耀眼明星。例如,四川学者吴虞就是因“批孔”而声名大震,以至被胡适誉为“只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

  从客观原因上说,则是因为儒学为一些反动势力所利用。那时的儒学,占第一位的不是学术意义上的存在,而是政治意义上的存在。辛亥革命推翻了皇帝,却未能推翻封建专制。其中,封建地主阶级仍然盘踞在广袤的中国乡村。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演化来的政权、族权、神权和夫权,成为束缚广大农民的四条绳索,让他们备受剥削和压迫,既无力反抗,也无心反抗。鲁迅笔下的闰土、祥林嫂、阿Q等等,绝非纯粹的艺术虚构,而是辛亥革命以后底层众生的真实写照。至于社会上层,孙中山之后的“总统”“总理”之类,无一不是改头换面的封建统治者。“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多少复辟倒退、祸国殃民的丑剧均假孔子之名而行!袁世凯称帝要“尊孔”,张勋复辟要“尊孔”,军阀争权要“尊孔”,土豪劣绅作威作福要“尊孔”,甚至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也要“尊孔”(如美国传教士李佳白曾于1913年出版《尊孔》一书)。为给守旧势力张目,康有为于1916年公开发表《致总统总理书》,要求宪法立孔教为“国教”,并复行“拜圣之礼”。事实毋庸置疑地表明,到了五四前夕,儒学原典中的那些崇实、进取的正能量已经消耗殆尽,而它的僵化、保守因素则被放大到极致。此时的儒学已经变成异常腐朽的学说,此时的孔子则成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守护神。

  中国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中国共产党人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并取得伟大胜利,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文化观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伟大胜利,并形成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五千多年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先秦稷下学宫的“诸子百家”到社会主义文化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从“强不执弱,富不侮贫”“国虽大,好战必亡”到新中国“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从“天下大同”“四海之内皆兄弟”到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提倡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从“仁、义、礼、智、信”古代社会伦理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等。这些无不流露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刻印记,无不闪耀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光芒,无不彰显着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得到了生动而精妙的具体诠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断走向世界,并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互联网技术呈现快速发展,传统文化借助微博、微信、视频、音频等新媒体与新技术,不断实现内容扩展与形式更新,并逐步引领新的时代文化潮流。当前,我们应当深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新的时代要求开拓创新,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不断推进中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第三,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是党领导新时代文化建设的重要使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立足于新时代,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阶段,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既不应迟到,更不应缺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不是全面复古、以古非今,而是古今贯通、古为今用。古今文化的相融相长,需要在扬弃中继承,在继承中创造,在创造中弘扬,在弘扬中创新。文化繁荣,方显国家昌盛;国家昌盛,必需文化繁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题中之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与责任担当。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近百年来,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弱小还是强大,中国共产党都始终初心不改、矢志不渝,领导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涵养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丰富和发展当代马克思主义,这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文化建设的重要历史使命。

  在新时代,不断继承和弘扬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活力与生命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这既是中国文化强国战略的本质要求,也是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生动实践,更是中国共产党人为人类谋发展的重要使命。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承担起这一艰巨的历史使命,领导全国人民努力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

 

  (作者单位:南昌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润为 工作单位:南昌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